山西晋中法轮功学员15年被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综合报道)晋中,是山西省中部的一个地级市,辖区包括介休、榆次、太谷、祁县、平遥、灵石、寿阳、昔阳、和顺、左权、榆社等县区,一百一十八个乡镇。历史上以“信义”著称的晋商,主要活动于晋中市榆次、太谷、祁县、平遥、灵石一带,创造了名闻天下的经济奇迹。

丰富的传统文化,使晋中人民,很容易接受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洪传的以“真善忍”为准则的法轮大法,几乎所有县区都有人欢欣鼓舞进入大法修炼。修炼者沉疴得愈,身心健康,深深感受到法轮大法的美好,法光普照之处,道德回升,人心向善。试举一例,太谷县小白乡东里村李世和、扬美琴夫妇等法轮功学员,自九六年修炼大法以来,每年冬天他们都要义务清除东里村通往乡政府的柏油路上的积雪,既防滑又保护了路面;村里收各种款项,他们都带头缴纳;零八年“5.12”地震他们也积极捐助,受到大多数村民的赞誉。

但就是这样的高德大法,这样善良的一群人,却遭到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残暴镇压。中共晋中市和各县区610和政法系统的恶人们,为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积极追随邪党中央的指令,采取各种手段剥夺大法学员学法炼功的权利,阻止大法学员向受蒙蔽和毒害世人讲真相,绑架拘留、非法劳教、非法判刑、抄家罚款、暴力殴打、强制洗脑,各种恶行不可胜数。

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晋中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三十六人次;非法劳教二十人次,绑架和非法拘留一百五十七人次,一人被迫害致死。中共不法人员在对大法学员的经济迫害中,通过罚款和抄家等形式掠夺大法学员财物价值四十多万元,使大法学员的正常工作、生产和生活受到严重影响。

一、曹双梅在山西省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灵石县法轮功学员曹双梅,女,五十二岁,二零零三年夏天到介休发真相资料就遭绑架、抄家、拘留,在看守所绝食七天,警察怕担责任,勉强释放回家;一个月后再次被介休公安局无故绑架,曹双梅受尽折磨,二次绝食十多天,生命垂危,公安局只好将其放回;过了五、六个月,介休公安又派人到曹双梅家抓人,曹双梅走脱。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后,曹双梅被灵石公安局警察劫持,灵石公安局政保科长赵秀云大打出手,曹双梅被打得双耳失灵,牙齿松动,被非法关进看守所拘留一个月。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前后,曹双梅在家中被一群介休市公安恶警无故绑架后非法判刑。二零零八年五月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进行迫害。

入狱后,为了逼迫她“转化”,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对她关禁闭,用犯人包夹,强制看光盘洗脑,不让睡觉,罚站,长时间做奴工,用电棍电击,围殴,灌食,逼迫吃大便等方式折磨她。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被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监狱服刑犯人孙芳芬、张新琴包夹封闭殴打致死。死时骨瘦如柴,全身布满黑青。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欺骗曹双梅家属,谎称是心脏病突发而死。

就这样,一个本该含饴弄孙,享受天伦之乐的善良中年妇女,却因为自己的信仰轮番经受介休、灵石公安四次绑架、抄家、殴打、拘留后,又遭非法判刑,最后在山西省女子监狱仅一年时间就被折磨致死。

二、 非法判刑案例

晋中邪党610和政法系统非常邪恶的采用非法判刑的手段迫害大法学员。根据有限的资料和不完全统计,从九九年至今,全区已非法判刑三十三人次。被判刑者近百分之六十是妇女。年纪最小的十多岁,如昔阳县的焦丽波,年纪最大的六十多岁,如太谷县的程全英。最高刑期如太谷县大法学员武晋玲、李晓云被严判十年。还有的学员被反复多次判刑,如平遥县的大法学员冀灵仙被三次判刑,分别被判三年、五年、三年,刑期累计达十一年。太谷县大法学员韩来清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九年,一次四年,累计达十三年。

二零零三年:太谷县大法学员李海林、郭金仙分别被非法判刑七年、四年

李海林,男;郭金仙,男。二人均为太谷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冬天,李海林、郭金仙等三人张贴、散发真相资料,遭绑架,在看守所被恶人、恶警毒打过二次,上一次背铐。二位法轮功学员被恶党法院强判,李海林七年、郭金仙四年,二零零三年九月劫持到山西省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太谷县老年大法学员程全英被非法判刑六年

程全英,女,六十多岁,太谷县大法学员,山西教学仪器厂职工家属。曾患有“白毛丁”或“产后风”,是多年有名的“药罐子”。修法轮大法后,恢复身心健康,欣喜万分,经常与人分享大法的美好。九九年邪党开始镇压后,不惧红色恐怖,向民众传播大法的真相,因此而屡遭迫害。曾被非法拘留和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日,程全英在太谷县北汪乡曹庄村讲真相被无知村民举报。当晚七点,太谷县公安局副局长李保明、太谷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张晓洪、梁宇飞、孔令玉、梁宇飞、田劲松伙同北汪派出所警察在山西省教学仪器厂工会主席王善良的带领下,出动警车包围程全英住所,撬门入室,私闯民宅,非法搜查,抢走了大法书籍、复印机等个人财物,强行将程全英绑架到榆次看守所,后又被劫持到太谷看守所进行迫害。不许包括家人子女在内的任何人探视,经过秘密非法审判、刑讯逼供,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太谷县法院秘密“开庭”两次,于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程全英被投入山西省女子监狱迫害。程全英时间不长就被折磨至高血压、脑血管硬化、腰椎盘突出,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保外就医。回来后因炼法轮功身体好转,但多次遭到太谷公安、国安、司法、晋中女子监狱人员的骚扰,要绑架陈全英到晋中女子监狱指定医院复查。程全英不配合迫害,于二零一零年五月被迫流离在外。八月二日在文水租房处被太谷国保大队恶警李玉生、张元军、薛永平等绑架,当即就被劫持到了山西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一度因被迫害导致她病情严重,血压极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二零一三年一月十五日到期回家后仍不断受到太谷县公安局各种借口骚扰。

二零零零年~二零一三年:平遥县大法学员冀灵仙被三次非法判刑

冀灵仙,女,约六十岁,平遥县大法学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冀灵仙三次被非法判刑迫害。第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第二次事发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介休恶党警察跟踪到平遥一大法弟子家,伙同平遥恶党警察将冀灵仙等四名大法学员非法绑架并抄家。冀灵仙被非法判刑五年,投入山西女子监狱迫害。第三次事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冀灵仙在平遥县香乐乡北薛靳村发放神韵光盘时,被恶人构陷,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晋中市看守所。平遥县公检法人员于十二月十六日对冀灵仙非法庭审。所谓证据是三十多个神韵光盘。冀灵仙被非法判刑三年,现仍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

二零零八年:祁县大法学员段宝海被非法判刑三年

段宝海,男,祁县大法学员。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三日上午开汽车在本地讲真相时,被祁县城赵派出所恶警绑架,之后段宝海被祁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晋中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八年:平遥县大法学员赵月瑞、侯马市大法学员李南和一位张姓外地学员分别被非法判刑五—七年

赵月瑞,女,五十多岁,平遥县大法学员。李南,女,山西省侯马市大法学员,因被迫害流离失所到平遥。张姓大法学员,男,家在外地被迫害流离失所到平遥。因被介休市警察跟踪,介休市警察与平遥县警察共谋,于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在平遥县李南临时租住房中将赵月瑞、李南、张姓外地大法学员等四人同时绑架并抄家。之后赵月瑞被中共平遥县法院非法判刑七年,李南被非法判刑五年,被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迫害;张姓外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七年,关押在祁县监狱迫害。

二零零八年:榆次区大法学员刘俊梅被非法判刑四年

刘俊梅,女,五十八岁,榆次区大法学员,榆次化工厂退休职工。住榆次市王湖路化工局家属院。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刘俊梅在太原市柳巷“好利来”蛋糕店前发真相资料时被太原市公安局柳巷派出所恶警绑架并抄家。在太原市看守所非法超期关押近半年时间后,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七日被秘密非法判刑四年,偷偷地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不让家属接见。

二零零九年:太谷县大法学员杨美琴被非法判刑三年

杨美琴,女,太谷县大法学员,太谷县小白乡东里村人。二零零九年七月七日中午两点,杨美琴和村里另外六名大法弟子在一起集体学法时,因本村恶人乔本林举报,突遭太谷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玉生和当地小白乡派出所恶警绑架到太谷县看守所。同时还抄了七名大法弟子的家。扬美琴被非法扣押在太谷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太谷县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零年:流落太谷的襄汾县大法学员李晓云、张彦文分别被非法判刑八年、四年

李晓云,女,四十岁左右,山西襄汾县第三中学教师。因修炼大法和讲真相被迫害流落在太谷。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李晓云在太谷县城关临时租住房中被太谷县公安警察绑架并抄家。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襄汾县退休公安警察张彦文(男,六十岁)。二人被非法关押在榆次看守所长达半年多后,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被太谷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中共恶党法院头天通知家属和律师在县城法院,第二天却转移至胡村镇法庭,而且不通知家人和律师,家属找到后也不让进场,由县法院庭长罗明丽草草宣布了中共610早已定了的非法判决:李晓云十年(后改为八年)、张彦文四年。

二零一零年:昔阳县大法小学员焦丽波被非法判刑四年

焦丽波,女,昔阳县大法小弟子。焦丽波的父母因修炼大法、讲真相被非法判刑,她流离失所在北京打工,约于二零零九年七月被恶人蹲坑绑架。非法拘留近半年后,于二零一零年初被中共昔阳县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四年,被非法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一年:太谷县大法学员武晋玲被非法判刑十年

武晋玲,女,三十八岁,太谷县第二中学政治教师兼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中学一级教师,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她在工作中任劳任怨,业务过硬,是一位遵循“真、善、忍”的好教师,得到学生和家长的好评。

二零一零年六月以来,太谷县第二中学校长兼书记赵万科受邪党毒害,多次以停职、停课、收回住房为手段,胁迫武晋玲放弃大法修炼,并在全校师生大会等公众场合大肆攻击大法。其行为在明慧网曝光后,仍一意孤行、变本加厉与太谷县六一零及公安派出所共同转化迫害武晋玲,被武晋玲坚决抵制。

二零一一年元月三十日,中共山西省委610伙同晋中610,太谷610及晋中市公安国安,太谷县公安国安十几人穿着便衣,非法闯入武晋玲家中,对武晋玲实施了绑架,随后非法抄家。武晋玲被非法关押在榆次看守所长达半年多之后,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日被太谷县法院非法秘密判刑。法院头天通知家属和律师在县城法院,第二天却转移至胡村镇法庭,而且不通知家人和律师,家属找到后也不让进场,由县法院庭长罗明丽草草宣布了中共610早已定了的非法判决: 武晋玲十年。现武晋玲被非法关押于山西省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零一三年:太谷县大法学员韩来清被两次非法判刑十三年

韩来清,男,三十多岁,太谷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冬天,韩来清与其他二位大法学员张贴、散发真相资料时,遭绑架并非法拘留。非法关押一年半时间之后,又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零三年九月被劫持到晋中监狱迫害。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八日,韩来清在太原市府东街遇到一女法轮功学员当街散发真相传单,被人撕扯纠缠,便上前救助这位女士摆脱纠缠,结果被人恶告,随后被太原市公安局杏花岭派出所劫持至太原第二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韩来清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三年五月八日,太谷县与太原市杏花岭区中共公检法司合谋对韩来青进行非法庭审,非法判韩来青四年徒刑。家人提起上诉并据理力争。但历时三个月后,太原市中级法院追随邪党的迫害政策,无理维持对韩来青的冤判。现韩来清仍被非法关押在山西省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昔阳县大法学员王国慧被非法判刑五年

王国慧,女,昔阳县大法学员。二零一二年六月三日下午,王国慧在该县赵碧乡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告遭警察绑架且被非法抄家。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中共昔阳县法院对王国慧进行非法庭审。王国慧从容、镇定地做了自我辩护。王国慧家人聘请的北京正义律师,也为其作了无罪辩护。律师指出,王国慧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达到思想境界的升华,以她的感受告诉人们做一个好人,善待他人,不但没有危害社会,而是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王国慧是无罪的,应该当庭释放。法庭人员无言以对,后以休庭结束庭审。据悉,在场旁听的所有人都说法轮功真厉害,律师说的好。这场无罪辩护震撼在场的公诉人、审判员、法警和旁听者。整场庭辩下来,在场所有的人都听明白了修炼法轮功无罪。但邪党法院弃法律与公义于不顾,在家属亲友不知情下,对王国慧秘密非法枉判五年。当亲属询问为什么律师辩护无罪还判五年时,邪党法院竟说这要比照周边和先前判法轮功学员的例子来定刑。不以法律和事实为依据,却“比照先前和周边”,这就是邪党迫害的手法和标准。现王国慧仍被关押在山西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二年:祁县大法学员郭静、董铭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

郭静,男,六十一岁,祁县大法学员,西六支乡祁城村农民。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星期六上午九点,郭静正在本村正街摆摊修鞋时,被祁县国保大队与祁县西六支乡派出所恶警十余人绑架并非法抄家。

董铭,男,四十二岁,祁县大法学员,祁县体委职员。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六日,董铭被祁县国保“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从单位绑架并非法抄家。

郭静,董明被非法关押在祁县看守所迫害九个月之后,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分别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到山西省晋中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三年:平遥县大法学员郭芝兰被非法判刑三年

郭芝兰,女,平遥县大法学员。二零一三年三月三日晚,发真相资料时遭人恶告,被绑架,此事是平遥县“610”主任冀民主使。非法拘留一个月后,由平遥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被非法判刑的还有榆次区大法学员刘正芳、郑健美、马枚局等三人(二零零六年)昔阳县夫妻大法学员焦建民、刘爱平二人(二零零八年);灵石县大法学员曹福全(五年)、秦杜香(五年)、赵安平(一年)、曹利红(三年)、宋妙妙(三年);平遥县岳壁乡黎基村大法学员刘桂花夫妻,其丈夫(姓名不详)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判刑三年。这些大法学员被非法判刑资料不全,此处不再详述。

三、被非法劳教案例

一九九九年:榆社县大法学员郝彩仙因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郝彩仙,女,榆社县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十一月,郝彩仙和其他五位大法学员去北京上访,郝彩仙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其他五位学员分别被判非法拘禁二——四个月。

二零零零年:平遥县大法小弟子刘茂睿被非法劳教二年

刘茂睿,女,一九八二年出生,平遥县大法小弟子。九九年十月刘茂睿进北京上访,被平遥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时年仅十八岁。其母亲也因为大法进京上访而遭非法关押迫害。

二零零零年:太谷县大法学员赵天林被非法劳教二年

赵天林,男,太谷县大法学员。二零零零年九月十二日,赵天林在家中被太谷县公安局警察秘密带走,并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一年:灵石县大法学员师跃先被非法劳教二年

师跃先,男,约五十岁,灵石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师跃先被灵石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二年:灵石县大法学员王林英、师秀能二人分别被非法劳教三年

王林英、师秀能,二人为灵石县女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因修炼大法、讲真相,以灵石县公安局副局长孔毅、政保科长赵秀云、原仁义派出所所长谢林生、王建军等为首的一些不法之徒,多次对二人绑架、拘留、殴打、辱骂、折磨,并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分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太谷县大法学员孙因秀等六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孙国秀,女,约五十一岁,太谷县侯城乡北沙河人。王莲云,女,约三十八岁,太谷县北洸乡北副井村人。胡兰香,女,约五十八岁,太谷县纺织厂退休工人。朱仙花,女,约五十一岁,太谷县纺织厂工人。四人均为太谷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三年上半年,孙国秀、王莲云、胡兰香、朱仙花等六人去108 国道祁县段挂横幅、贴不干胶真相材料,遭恶人举报,被祁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后转回太谷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绝食抗议数日后被释放。当时太谷公安放出风声:非典期间劳教所不收人……但在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一日,太谷县恶警突然从家中绑架了以上四位大法学员,并送山西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半。

二零零四年:榆社县大法学员梁宪国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梁宪国,男,榆社县大法学员。二零零四年十月十三日,被榆社县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半。

二零零五年:榆次区大法学员王双春马梅菊分别被非法劳教二年、一年

王双春,男,约四十四岁,榆次区大法学员。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被山西省晋中市公安局以莫须有罪名绑架,被当地610不法人员非法处二年劳教。

马梅菊,女,榆次区大法学员。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一日被当地610绑架后,被非法处一年半劳教。

二零零五年:太谷县大法学员程全英被非法劳教一年

程全英,女,太谷县大法学员。二零零五年四月,程全英在太原市道场沟村讲真相被绑架后,送往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

二零零八年:榆次区大法学员郝金凤被非法劳教

郝金凤,女,榆次区大法学员。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在太原被公安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劳教时间不详。

二零零九年:介休市大法学员张雅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张雅云,女,介休市大法学员。二零零九年七月二日,张雅云被山西省孝义市610带走,并在当地看守所被迫害一个月后,又送太原劳教十五个月。

此外,还有平遥县岳壁乡黎基村大法学员刘桂花夫妻,其丈夫(姓名不详)因讲真相被恶人举报,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四、非法拘留案例

强行绑架、非法拘禁拘留是晋中610和公安国保迫害大法学员的经常性手段,在晋中迫害大法学员过程中大量发生。邪党迫害大法十五年来,晋中市大法学员被非法绑架拘留约有一百三十人次。(见附录一:下载:晋中市大法学员被非法拘留案例(25KB))从迫害初期的大法学员进京上访,到后期大法学员向民众讲真相,都成为邪党迫害的理由。甚至大法学员在一起集体学法,都成为邪党非法拘留迫害的理由。

作为一种迫害手段,绑架、非法拘留,有时被邪党单独使用,有的是为后续的非法劳教、非法判刑作铺垫和准备。即有许多大法学员被非法拘留之后,大多又经受了非法劳教或非法判刑的迫害。但因为迫害的隐蔽性,有许多情况不掌握,所以附录中大多数是以单独的非法拘留作为案例来列举的。

五、经济迫害案例

中共邪党对法轮大法学员的迫害,除了以非法判刑、劳教、拘留等形式进行司法迫害外,还实施了以抄家、罚款等形式进行的经济迫害。公务员大法学员还被工资降级、开除公职。大法学员在遭受严重司法迫害的时候,本身就是对正常生活、生产的严重干扰,再加上邪党恶警通过抄家、罚款等形式抢劫大法学员的财物,给大法学员的生活和生产造成严重困难。

仅根据并不完整的资料统计,就有三十三名晋中大法学员被采取了各种形式的经济迫害,涉及价值四十多万元的财产。而且这些学员大多是农村学员,还有被迫流离失所的外地学员。晋中市对大法学员经济迫害具体案例见附录二下载(20KB)

六、暴力迫害案例

1、灵石县大法学员曹双梅被狱警指使恶人围殴致死

二零零六年元旦前后,恶警赵秀云又一次大打出手,把曹双梅打得双耳失灵,牙齿松动,然后关进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曹双梅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监狱后,在监狱二队教导员雷润香指使下,曹双梅被关禁闭室,由几个刑事犯包夹。曹双梅被强制洗脑,包夹人员每天播放邪恶的谎言,轮班监视曹双梅。后来不让睡觉。再后来就开始打曹双梅。有一天晚上整整打了一晚上。二零零九年三月,雷润香处罚曹双梅在雷的办公室站了一天,并强制看光碟洗脑。还当众长时间用电棍电击曹双梅。随着迫害一天天升级,曹双梅一米七多的大个子,被迫害的一下矮了许多,走路都站不稳,瘦的皮包骨头,行走不能自控,在走廊里东倒西歪,来回撞墙艰难的扶着墙前行,浑身布满黑青。曹双梅绝食抗议迫害又被野蛮灌食,残忍的是灌食后,恶犯张新琴跳坐到曹双梅的肚子上上下乱蹦,当时在场的其他恶犯都害怕的不敢看了。长时间迫害,使曹双梅急剧恶化,终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含冤离世。

2、太谷县大法学员韩来清被狱警指使恶人连续群殴十八天

二零零一年冬天,韩来清与其他二位大法学员张贴、散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劫持到晋中监狱迫害。因不穿囚服,被用木棍毒打,胸部和下身被猛烈拳打脚踢。恶犯们疯狂地毒打了三、四十分钟,直至韩昏死过去。因抵制写所谓“年终考核总结”,被监狱犯人群殴至口吐鲜血,倒地不起。因抵制罚站面壁,被綑绑手铐背铐。恶人把韩来清的头按在地上,把两手分开,残忍地用针往指甲缝里扎,用火烧手指。这次对韩来清的迫害毒打长达十八天。

3、灵石县大法学员王林英等遭受公安恶警暴虐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灵石县公安局副局长孔毅、政保科长赵秀云、原仁义派出所所长谢林生、王建军等为首的一些不法之徒,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手段残酷恶劣。

4、王林英被打得全身发青,手、脸发紫,手背肿得有三到四厘米高

二零零一年春,谢林生不让女学员王林英炼功,强行把她绑架到派出所,让她交出大法磁带,并威胁说:“如不交出,就要把她的衣服扒光。”

二零零二年夏天,王林英发真相资料被赵秀云、谢林生劫持到派出所,严刑逼供。她被铐在暖气管上,不让睡觉,不让吃饭、不让喝水,整整折磨她一天一夜。

后王林英脱开手铐走脱,流离失所。当年十一月份,王林英在太原被发现,孔毅、赵秀云再次把王林英绑架回灵石县公安局,给她戴上手铐、脚镣,并拳脚相加。用木板打王林英的手背、脸及全身,她被打得全身发青,手、脸发紫,手背肿得有三到四厘米高,令人目不忍睹。

几天后,赵秀云再次施暴,把王林英打得眼发黑、头发晕,直到它们打累了才罢休。后把王林英非法劳教三年,这期间一直不让家人和孩子看望。赵秀云还不择手段地告诉劳教单位,要对王林英严加管教、不要怜悯。在劳教所王林英受到了严重迫害,头发、眉毛全部变白,高度贫血,大脑受到严重刺激。

5、师秀能被辱骂殴打致鼻青脸肿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谢林生、王建军骗师秀能到派出所核实材料,政保科长赵秀云暴跳如雷,把她打得鼻青脸肿,将她非法关进看守所,赵秀云还指使一些在押重犯对师秀能监控、欺负、折磨,师秀能吃不饱、睡不好,只能睡在刑事犯的脚头,非人的折磨致使她旧病复发,身体弱不禁风。

6、宋妙妙和曹利红被恶警用木棍打的遍体鳞伤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上旬,以赵秀云为首的一伙不法之徒,将宋妙妙和曹利红非法劫持到公安局,并指使一伙五大三粗的恶警用木棍把二人打的遍体鳞伤,特别是宋妙妙被打的不堪入眼,几乎全身没有多少好的地方。

7、恶警赵秀云威胁把女学员扔到只有野男人的地方受欺凌侮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至六日,有六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劫持,不同程度遭到恶棍赵秀云的非法行刑拷打,并叫嚣要把她们扔到荒山野外光是野男人的地方,受欺凌侮辱。

七、迫害大法学员的责任人员

见附录三下载(25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