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广东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据二零一四年传出消息,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又增加一人(陈正容,深圳),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又增加二十八人,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一百一十六人。至此,广东省内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人数达到一百六十二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达到六百一十二人。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南粤红祸》报道,截止于二零一二年底,已经证实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达一百五十七人。据二零一三年传出消息,广东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增加四人(张福英、区金楚、林少娜、陈莲芳)。

二零一四年,尽管中共司法人员在法庭丑态百出,广东公检法司有关人员还在昧着良心制造迫害冤案,欲将无辜法轮功学员强行送进监狱。以下是二零一四年广东省遭非法刑拘、逮捕、起诉、开庭(未判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共十三人):

所属地区 被迫害者 
广州崔冬岚(东兰)、陈文胜、孙波
惠州熊桂珍
揭阳刘少鹏、李美虹、吴淑琴
韶关付赤英、陈雪清
深圳于道萍、杨春红、高源
佛山郑晓敏

二零一五年,希望各界人士对以上正受到中共构陷的法轮功学员以予关注!

一、广东省多所监狱被曝实施药物迫害

六十多岁的陈正容女士,贵州遵义人,丈夫姓戴,也是法轮功学员,夫妇俩一直与在深圳工作的女儿一起居住,因为修炼法轮功,两人身体一直非常健康,看上去很年轻。陈正容女士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九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其丈夫同时被冤判)。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八日陈正容从广东女子监狱出狱,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于同年十二月十一日突然去世。陈正容的胳膊上有明显的针眼,疑在监狱时被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药物迫害是广东女子监狱严重罪行之一。例如,武汉法轮功学员柳木兰,被广东省惠州市惠阳区法院非法诬判三年半,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被转到广东省女子监狱四监区。狱警因为她拒绝放弃法轮功信仰,就声称她有“高血压”,在她的食物中掺入不明药物,每天逼她吃药,谎骗说是“降血压”的药。几个月后,柳木兰精神和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变得精神恍惚,双目无神,双耳出现幻听,视力模糊不清,头发蓬松凌乱,非常消瘦,脚也肿了,口齿迟钝……

又如,法轮功学员陈小月,二零零八年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广东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白血病晚期,被强制打毒针、抽骨髓。二零一一年三月十八日,陈小月出狱回家后,出现胸痛、腰痛、头痛、发烧,她说:这些都是打毒针引起的反应。

广东四会监狱也被曝实施药物迫害,如广东法轮功学员何镜如,二次被非法判刑,在四会监狱遭受药物摧残,造成肌肉萎缩。

据报道,广东阳江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转到四会监狱迫害,梅州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已转至韶关北江监狱迫害。至此,广东省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监狱主要有:四会监狱(男性)、北江监狱(男性)、广东女子监狱。另据报道清远监狱也参与迫害,广州法轮功学员刘勇文就被劫持到清远监狱。

二、二零一四年广东省非法判刑又增二十八人

据《南粤红祸》及二零一三年后报道出来的消息,截止于二零一二年底,广东省内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达到五百六十人。据二零一三年传出消息,广东省内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又增加二十三人,总人数达到五百八十三人。

据二零一四年报道出来的消息(有的是在二零一三年被非法判刑的),广东省内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又增加二十八人。以下是二零一四年报道出来的广东省遭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名单(二十八人),至此,广东省内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总人数达到六百一十二人。

被迫害者 所属地区 非法刑期 被迫害者 所属地区 非法刑期 
戴观娣河源6年李美萍梅州5年半
林家存潮州3年袁玉娇梅州兴宁市6年
黄传扬潮州4年傅雪冰梅州7年
邓彩娟佛山4年张淑竞汕尾1年半
黄广宇广州3年3个月彭文秀汕尾4年
何文婷广州3年3个月赵秀荣深圳3年
赵天荣广州4年钟迎春深圳3年
刘勇文原籍梅州兴宁市,在广州的快递公司上班期间被绑架4年童琳深圳3年
叶惠心广州7年张伟祖深圳3年
黄卫中广州3年王翔宇深圳4年
梁广珍茂名4年丘建华湛江?年
邓芳英梅州10年冯采/彩凤湛江5年
谢爱英梅州3年半刘爱华珠海4年
何新芳梅州5年任幼玲江门3年

这六百一十二名法轮功学员,一部份已被释放,还有相当多法轮功学员尚在狱中。例如,据报道,二零一四年中,仅广东省韶关北江监狱六监区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四人(谢汉柱、卜伟泉、曾桓涛、刘钦明、吴友平、章俊杰、李福宏、李红洲、黄导明、赵伟、吴永坚、施志勇、温华生、王翔宇)。

其中的李福宏是梅州市梅县区石坑镇学员,二零一二年八月被绑架,当年底被冤判的,刑期不详。他因做常人时即已被判刑,家庭破裂,后在看守所得法走入法轮功修炼,出狱后喷涂大法真相标语被迫害。有可能没有亲人关注,尤其需要引起各方的注意。

因消息封锁,无法确知各地区有多少法轮功学员尚在狱中。他们是多么需要营救和正义关注啊!

另外,在二零一三年报道已遭非法逮捕、起诉或开庭的法轮功学员,在本年度未见报道的,是已获释或被非法判刑而不报道出来?名单有:李革(阳江市)、梁丽、席俊草(外省人,在佛山被绑架),广州邓芳郴、林建平、张娟、赖建宇(广州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科长),江门市刘来东夫妇,深圳的张祥茂,广州天河员村四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梅、李永华、叶翠芬、卢爱珍。

三、中共法庭丑态百出,迫害难以为继

因为这场迫害极其荒唐,所以广东省的中共法庭象其它省的法庭一样,继续曝尽丑态。

◆法轮功学员慈悲辩护,正气十足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广州番禺法院对广州青年画家夫妇黄广宇、何文婷非法法庭审。

何文婷和丈夫黄广宇
何文婷和丈夫黄广宇

在法官确认身份时,黄广宇和何文婷都没有回应法官的问话,何文婷反而正告他们:“我真心的希望你们不要留下你的笔记,留下你们的罪证……”。这话让人感到这法庭上的法官、检察官正在面临是否犯罪的选择。这真是一场奇特的“庭审”,法庭下的“被告”在劝说法庭上的法官、检察官在犯罪的悬崖边上勒马。
面对律师精辟、专业的驳斥,法官无语、检察官叹气连连。旁听中有不少人当即质问法官,为什么不放人?法官无言以对,逃离似的走向侧门离去。

法警三三两两冲进法庭来一大群,如临大敌,又是拍照,又是录像。一个七十多岁的白发老人,是何文婷的师友,愤怒地质问这些拍照,录像的法警:“你们这样做,国家还有救吗?”

法庭外,人们在议论:“法官不讲法律、事实,这不是枉法吗?!”“法庭不是鸣冤叫屈的地方吗?怎么鸣冤叫屈反成了罪状了?何况这还没鸣冤叫屈,这法庭不是在陷害吗?!”

“法轮大法的网站在国外合法注册,浏览合法网站难道还犯法!封锁网络才犯法!”“那女孩子讲得好!人是有知情权的!”

广东湛江法轮功学员冯彩凤,同样在法庭上慷慨陈词,坚持信仰“真善忍”无罪,做好人没有错,要求当庭释放自己。在遭非法宣判后,她拒绝在所谓判决书上签字,并当即要求上诉。随后,冯采凤的父母为她提出了上诉。

◆法轮功学员行使回避权,中共法官无理驳回

广东茂名法轮功学员梁桂芬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她提出上诉,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日,茂名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有一位律师及梁桂芬儿子的姑妈为她作无罪辩护。当审判长黄昌文告知梁桂芬享有申请审判人员回避的权利时,梁桂芬依法行使回避权:申请所有共产党员全部回避。黄昌文轻慢地说这个理由是不成立的,并准备继续开庭。辩护律师提出:既然当事人提出这样的申请,那就要按照程序走。黄昌文恼怒地说:既然如此,那今天休庭。

五月八日,茂名中级法院再次开庭。在开庭阶段,审判长黄昌文声称经请示院长,梁桂芬提出申请共产党员回避要求不符合《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具体不符合哪一条规定,黄说不出来),故驳回申请。茂名检察院公诉人员也称经请示检察长,不符合《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驳回申请。黄昌文说如不服可申请复议。茂名中院和检察院只依上级的指令,而不是依照法律条文,驳回当事人的回避请求,如何让人心服?

◆律师要求无罪释放,中共法官窘于应对

二零一四年五月八日,茂名中级法院再次开庭,来自北京和广州的两位辩护律师,为梁桂芬作了有理有据的辩护,要求无罪释放梁桂芬女士。辩护律师最后说,“法律和命令,归根结底是为了维护人类的良知和正义。目前在我国,某些命令在某些情况下、在某些人那里存在着与法律及人类良知相冲突甚至严重违背人类良知的情形,希望法庭能本着自己的良知和道德,本着对历史负责的精神,以高度的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来维护社会正义,做出正确的选择,还本案梁桂芬一个清白,无罪释放。”

在广东佛山市顺德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赵天荣的非法庭审中,律师为赵天荣作了无罪辩护,法官和检察官象聋哑了一样不敢回应。面对合理合法的无罪辩护,法官和公诉人无言反驳,更无法做出任何回应。当律师指出他们是预先定罪,审判只是走过场时,法官就在那里偷笑。

在二零一四年广东省其它的非法庭审过程中,同样出现这样的场面,广东梅州市梅县区法院对梅江区原法官、法轮功学员李美萍的非法庭审、广东佛山市南海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邓彩娟的非法庭审等案例都是一样。

◆旁听席上的正义呼声越来越高,法官丧胆

在梅州李美萍的非法庭审中,除了李美萍的老母亲外,参与旁听的二、三十人都是当局安插的居委会等人员。这些人听过北京律师的辩护后,出来后说:“人家法轮功没有什么嘛。”他们说,公诉人、法官的反应显得很虚弱。

在茂名市梁桂芬非法二审案中,最后审判长黄昌文问梁桂芬还有什么要求没有?旁听席上亲友中爆发出依法立即当庭无罪释放的吼声,审判长黄昌文、公诉人仓皇收拾东西夺路而逃;审判员李楠呆呆的站在那里,被眼前的这一幕所震撼。法警失色,叫喊着赶快把梁桂芬手铐铐起来,好象怕亲属抢人一样。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深圳法轮功学员于道萍被深圳南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律师做了充分的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当事人。律师对理智不清、不懂法的年轻公诉人予以训斥,抑制了公诉人的邪气。整个庭审过程中庭长一言不发,法官也未作任何表示,任由控辩双方激烈交锋,他们好似旁听者。整个庭审过程中可谓正气高涨,如果不是610的黑手操控,本该当庭放人。

非法庭审中出现一个插曲:面对公诉人强词夺理的霸道行径,于道萍的丈夫忍无可忍与之争辩,被公诉人以人身攻击为由,请法官将其强行劝离法庭。

◆明白真相的法官越来越多

在茂名市梁桂芬非法二审案中,在旁听席上的梁桂芬家属、左邻右舍、乡亲给法院的人讲真相,要求他们放人。有法院的人说:我们也不想开庭,既然公安局抓了人,检察院起诉了,那我们就要开庭。如果我们把人放了,检察院不把我给抓起来了。你要求放人,那你们去要求检察院放人,要求公安局放人。审判员李楠则说:你们一天二十四小时一万个电话,你们说的这些我都会背了……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六日,广东深圳罗湖区法院非法庭审青年法轮功学员高源,二位正义律师慷慨激昂的无罪辩护,震慑了在场的所有公诉人、法官、执勤民警等,让法官和公诉人无言以对。每个在场的人心中都明白了真相。

律师说:“通过对法轮功的了解,本辩护人感受到了人格和信仰的力量。信仰者的质朴、纯洁和热情让我一次次感动;他们对信仰的坚定和执著,令人震撼。他们是一群平凡的人,但为人处事却不平凡。他们的道德素养远远高于社会上的普通大众,是一群可爱、可敬的人。他们不能无辜受难!”

律师又拿出高源父亲写的辩护词,为其宣读,警告法官及其迫害者:迫害者周永康、李东生都遭报应了,善恶有报是天理。

主审法官说:“作为个人来讲,我对你非常同情,这事国家法律早有定论,没办法。”

另外,近年来,检察院“退卷” 次数也明显增多,例如,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底,梅州市梅县区检察院将李美萍的案卷作退卷处理,但国保警察罗展雄等,再次罗织、构陷材料,导致李美萍被非法批捕、庭审。

◆法官枉法,律师控告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上午,韶关市曲江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陈雪清与付赤英,每名法轮功学员只允许两位家属到场旁听。付赤英委托的广州律师在法庭上遭到审判长粗暴对待,最后竟被多名法警架出法院,法官粗暴地剥夺了律师的辩护权,其后又不准交书面辩护词。律师表示,当局以非法手段阻止律师为当事人辩护,违反了相关法律。他会将整个事件告知所有人:“我要控告他,在网上公布这件事。”

在广东佛山法轮功学员赵天荣的非法庭审中,法官故意践踏法律,律师发表网络声明加以谴责。

四、二零一四年广东省绑架新增至少一百一十六人

监狱、法院、检察院和公安局构成了迫害链条的主要环节,在法院大量非法判决法轮功学员的同时,公安国保则在大量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

据二零一四年报道出来的消息,广东省内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新增一百一十六人,名单如下:

广州(20人)老年李姓女学员,黄广宇、何文婷等四人,孙波,叶见有、叶见玉,黄卫中,颜明霞,邓新强、曾佩纯、刘文忠、陈文胜、陈如云、刘 仕伟、梁惠贤、莫笑梅、崔东兰……
深圳(17人)杨励军、童琳、徐姐、蒋益敏、沈小凤、高丽珍、莫晓燕、高源、姚葳、于道萍、杨春红、王海燕、李延灵、方海峰,黄海燕,龚芳、白小燕
梅州(14人)林金兰、杨豪辉、古笑丹、邓道香、刘备平、傅雪冰、谢爱英、邓芳英、饶利聪夫妇、涂佛满、张汝良、谢秀玲、何新芳
惠州(11人)张俊杰、黄雪汉、王柳珍和家人,熊桂珍、龚爱民及四位不修炼的家人,黄水池
湛江(10人)张文英、罗玲、马广左、刘丽、陈国莲、姚东红、陈美玉、杨谢仔、陈永生、符玉英,(还有一位?)
佛山(8人)邓彩娟、李金阳、龙姨、谢瑞香和揭文科母子、周燕欢、谢文瑞、郑晓敏
韶关(6人)谢若钰、陈雪清、付赤英、翁纯燕、另有二位学员
揭阳(6人)吴淑琴、李美红、刘少鹏和夏晓芬、张燕、江汉泉
潮州(4人)刘瑞权张醉霞夫妇与林家存林爱珍夫妇
阳江(4人)邱爱莲等二人、冯家琼和梁思
珠海(4人)王铭、周文秀和刘家丁、刘伟花、
茂名(3人)李凤娣、李珍玉、赵凯
清远(2人)沈静霞、张秀英
去浮(2人)张厚华、罗继娣
汕尾(2人)张淑竞、彭文秀
东莞(2人)张兰英、叶永凤
河源(1人)肖美莲

(注:以上名单有小部份是二零一三年底被非法绑架、于二零一四年报道出来的)

公安国保在实施非法绑架时还同时实施抄家、抢掠、勒索。例如,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江西省安义县籍法轮功学员熊桂珍在广东惠州江北某小区发真相资料时,遭恶人构陷被派出所、国保大队绑架,其搞装修的店面被抄,警察抢走私人物品(电脑、打印机及大法书籍等),不修炼的丈夫和儿子也被绑架。七月二十七日晚上十二点熊桂珍的大嫂龚爱民和未修炼的大哥也被绑架,店面被抄。熊桂珍、龚爱民及四位家人(熊桂珍的丈夫与儿子、龚爱民的丈夫与外甥)被非法关押。国保大队恶警欺骗亲属说交二十万元就把四名家人放出去。亲属交了二十万元,人也没放。两家维持生计的两个店面面临关闭。

还有相当多的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非法抄家、抢掠财物,如樊国金、王桂兰、余金明、童雁南、范兰香(广州)、刘姐(深圳)、紫金县两位法轮功学员等。

另有相当多的法轮功学员被监控、跟踪和骚扰(祸及家属),如中山市的陈小月、佛山市的彭启标、广州市的罗翠卿、梁彩云和莫笑梅,紫金县多位法轮功学员等。

还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为避免迫害而流离失所,如广东培正学院法律系教师孙岩;另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失踪,如佛山市的潘莲卿、鹤山市的卢彩华、湛江一女学员,另二位不知名字的法轮功学员。

还有广东法轮功学员或曾在广东居住、工作的法轮功学员在外地被非法绑架,如原深圳法轮功学员贾玉萍在北京被非法绑架,在广州工作的王姓女大法弟子在老家湖南省新宁县被绑架。

这些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随后受到非法拘留、洗脑班迫害或被非法批捕、起诉、开庭和冤判,大批学员最终被强行送到监狱迫害。

五、洗脑班——非法设立的现代集中营

中共在表面废除“劳教”之后,却仍然保留随意非法拘禁公民的机构——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洗脑班)。

二零一四年,中共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仍很恶劣,广东省最恶劣的是“三水洗脑班”(所谓的“广东省法制教育学校”),其次是深圳洗脑班、湛江洗脑班、珠海洗脑班等。各洗脑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如下:

洗班班名称迫害名单
三水洗脑班古笑丹、谢若钰(73岁)、周文秀和刘家丁、白小燕、陈小军、刘伟花
深圳西丽洗脑班李伟、刘喜峰、饶利聪夫妇
湛江洗脑班张文英、罗玲(本年度二次)、马广左、刘丽、杨谢仔、陈永生、符玉英
广州洗脑班刘仕伟

深圳洗脑班不但秘密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还阻止律师会见李伟。

六、恶人恶报,警醒世人

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遭恶报被查处。万庆良在多个任职中,都积极迫害法轮功。万庆良任广东省团委书记时(二零零零年~二零零三年),为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在广东青年和学生中大搞诋毁法轮功的活动,如:“揭批”、反“×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大签名、“宣誓”、强制广大青少年写“保证书”和“决裂书”等,用中共的谎言给民众洗脑。二零零三年后,万庆良到揭阳市当书记,授意建立所谓“德育基地”,以军训为名,蒙骗揭阳市所辖县(市)、区的中学生,实行强制洗脑。万庆良指挥当地迫害法轮功的相关人员,肆意骚扰、拘捕、关押、酷刑折磨和虐杀揭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万庆良遭恶报被查处。

河源市连平县公安副局长蓝健康遭恶报丧命。蓝健康,男,59岁,在位期间分管治安、国保、看守所,追随中共邪党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尤其是二零零四年开始,多年来亲自指挥绑架大法弟子,并随之审批送三水劳教。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大法弟子之后,蓝健康患多种病综合症,受尽病痛的折磨,体重二百多的人瘦成一百多斤,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多种病并发死亡。死后尸体送回老家,老家的人都不让他进屋,不但他自己遭到这样可悲的下场,还连累他的家人,他老婆得了子宫癌。

汕尾市610头目何惠雄遭报应患两癌丧命。何惠雄,男,五十八岁,汕尾市城区610头目,是汕尾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榜的首恶,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三日,遭恶报“半路死”。

二零一四年度,现广东三水洗脑班(对外称“三水法制所”)二大队科长、原三水劳教所警察陈瑞雄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被全面曝光。梅州市公安局梅江区分局国保大队副头目钟嘉政的恶行也被全面曝光。

在此,正告所有仍在无知参与迫害的不法官员,立即将功赎罪,“将枪口抬高一厘米”,明智的选择自己的未来。如不猛然悔改,恶报就在眼前。生命不是儿戏,希望你们珍惜自己!

(所有案例来源于明慧网,消息收集至二零一五年元旦,成文于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