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东营暨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2014年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目前,迫害法轮功元凶江泽民及“610”非法组织正走向穷途末路,恶报纷沓而至。

然而,山东省东营市和胜利油田各级“610”、国保人员,执迷不悟,还在野蛮绑架、抄家、非法关押、敲诈勒索当地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四年在山东省东营地区暨胜利油田的法轮功学员中,至少十四人被绑架、抄家;范志勇被非法判刑六年,张贝被非法判刑三年,孙玉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监外执行。油田高工游云升走出监狱黑窝后仍遭到当地“610”的迫害。东营籍的学员庞光文、杜建新、任国华等仍在狱中遭受迫害,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任国华才走出新疆乌鲁木齐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一、沾化县法院协同滨州市检察院、“610”恶警三次开庭,诬判范志勇等三人

家住东营市河口区的胜利油田法轮功学员范志勇、张贝、孙玉霞,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被滨州市沾化县恶警绑架,在其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沾化县法院协同滨州市检察院以及“610”国安恶警三次非法开庭,构陷迫害他们。二零一四年九月一日山东省沾化县法院和滨州市检察院以及“610”国安密谋偷偷摸摸对范志勇、张贝、孙玉霞非法宣判。范志勇被非法判刑六年,现不知下落;张贝被非法判刑三年;孙玉霞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监外执行。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沾化县检察院第一次非法对范志勇、张贝、孙玉霞起诉,陷害他们三人。预定十一月十五日第一次非法开庭,结果十五日这天庭长的母亲突然去世没有开成,后改于十二月六日上午九点公开开庭。法庭之上,沾化县法院给范志勇指定的不良辩护律师刘芳军支支吾吾,配合法院迫害范志勇。后称择日非法宣判。几日后,刘芳军又向范志勇的父母额外索取五千元的上诉费和一千元的路费,而沾化县至河口区仅五十公里左右。

几天过后,法院偷偷摸摸非法宣判,范志勇被非法判刑四年半,张贝、孙玉霞被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后“610”国安恶警配合滨州市检察院驳回沾化县法院宣判,认为量刑过轻,以“事实不清,理由不足”要求重审。范志勇要求上诉,要求释放。法院称十二月底要结案。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日,沾化县法院第三次非法开庭。这一次范志勇的家人请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认定范志勇、张贝、孙玉霞的信仰是符合宪法,他们都属于无罪,应当释放。法院通知张贝、孙玉霞回家等待,另行通知。

二零一四年八月底,沾化县法院院长打电话通知已经在外地监外执行的张贝,说是要结案,回来办一下手续就没有事了,把张贝诱骗到沾化县,非法拘留。同年九月一日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非法对范志勇、张贝、孙玉霞做了宣判。

范志勇的父母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自从范志勇被非法拘留后,身边无人照顾。他的父亲听说结果后,老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随后住进外地医院,母亲在家滑倒,腿骨折,被远方亲戚接走也住进医院。范志勇的儿子被迫辍学,不知去向。

二、“610”用邪恶株连制截断法轮功学员子女的经济来源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左右,胜利油田仙河镇老年法轮功学员潘云兰、商玉君,去市场买菜。在回家的路上,因给便衣发放破网软件,遭到仙河镇新城派出所警察抢劫绑架。她们被绑架后,幸亏发现及时,家人抓紧去要人,第二天,二人都得以回到家中。

虽然她们回家了,但不法人员并没有罢休,采用株连的方式,迫害潘云兰和她的儿子、女儿等亲人,不让儿女们上班,每人一个月仅发五百元钱的生活费,让他们都呆在家里看守着老太太,并且,每天都让潘云兰、商玉君二位老人去仙河镇新城派出所“报到”,给二位老人从精神上、生活上都带来了很大伤害。

株连制因是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而受到人类的排斥抵制,但是中共恶党却一直大行其道,大兴株连政策,荼毒生灵,残民以惩。株连的目的,无非就是挑起一部份人斗另一部份人,借刀杀人,挟民犯罪,在迫害法轮功中,阴险的煽动不明真相人们仇视法轮功。

三、野蛮抄家发生在七十多岁老人身上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两个自称是“物业站工作人员”的人以检查暖气为由,进入胜利油田总机厂程顺芬家中。进屋后,这两个人东看西看,最后自称是公安局的人,然后从外面又闯入三个人。

两个二十多岁的警察将七十多岁的程顺芬按倒在地,导致她身体多处扭伤。然后这些人就像强盗一样,翻箱倒柜翻找大法资料,并进行录像。整个过程中,程顺芬不断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但最后他们仍抄走所有大法资料,还损坏家中部份家具等。

同时,这伙自称是滨海公安局的人还不断给程顺芬家人施加压力。野蛮抄家和恐吓施压使程顺芬老人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

胜东社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孙德恒、王振梅也被非法抄家,被迫流离失所。

四、其它绑架和经济迫害情况

胜利油田徐金友被绑架到牛庄镇滨海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十五天后家人去接人回家,派出所不放人,将他非法转至集输洗脑班迫害。

张宝玲、于金英、于华珠、张学勤、包姓法轮功学员等被绑架到油田臭名昭著的胜采培校洗脑班迫害,于华珠老人被胜采培校洗脑班敲诈勒索现金二万元,才被放回家。

被绑架迫害的还有高雪萍(音)、李爱芬、刘爱霞、潘云兰、商玉君等。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初报道,二零一三年十一月零一日上午十点左右,东营市广饶县城区的李淑香、刘晓毓、李会芹、崔秀莲四名法轮功学员,在稻庄镇段河村向村民发送真相材料及讲真相时,遭到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被稻庄镇派出所指使恶警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先后被单独关押、恐吓,被强制所谓交代问题,被强制在反法轮功的表格上签字、按手印。同时,四人被勒索钱财共计九千元整。其中: 刘晓毓被勒索现金五千元;李会芹被勒索现金二千元;崔秀莲被勒索现金二千元。

“善恶有报”是天理。且不说二零一四年迫害法轮功的高官纷纷落马,就说发生在东营胜利油田本地的恶报实例吧。原胜利石油管理局局长王立新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落马。王立新自一九九八年至二零零九年间,先后任胜利石油管理局中共邪党常委、中共邪党副书记、中共邪党书记,据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九年间,胜利油田、东营市、石油大学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四人、非法判刑劳教一百三十一人、非法拘留和关押洗脑班迫害及流离失所八百六十六人,强制送精神病医院迫害五人。二零一四年九月底,王立新被带走调查,在政治内斗中销声匿迹。

目前,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已经广为人知,人们越来越识破中共邪党的骗人伎俩和邪教本质。截至二零一四年底,声明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总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八千九百万人。有人认为,法轮功跟我没关系,我也没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可是我们很多人小时候都被动的加入过少先队、共青团或共产党组织,就是壮大这个恶贯满盈的邪党的一份力量。当天灭中共时,其中的每一分子就都会跟着中共受牵连,遭殃。在目前世风日下,灾难频频的今天,怎样做才能不给中共邪党做陪葬品,明哲保身呢?唯一的出路就是认清中共,声明退出党团队组织,用小名化名同样有效。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