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得大法 正念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

(一)得法后的变化

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区里报表,看到区里一位同事,觉的很吃惊,因为同事的变化太大了,以前满脸皱纹,面目憔悴,不修边幅象个黄脸婆;现在呢不但皮肤细嫩、白里透红而且双眼有神,简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因为我天生就爱美,非常注重衣着打扮,看到她如此明显的变化,忙追问是在哪儿做的美容,还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变化这么大。她说她什么美容都没做,也没吃什么保健品,只是修炼法轮大法。我问她什么是法轮大法,她给我介绍了大法并给我讲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看我听的入了迷,就说我和大法有缘并邀请我去她家亲自听听师父的讲法。

当时天天去她家听师父讲法录音,当听完第六讲回家以后,第二天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当时就感觉象被人捆住了一样,浑身瘫软,天旋地转,一动也不能动。神志也不清醒了。就在那时那位同修给我打来了电话,问我为什么没去,我说实在动不了了,我是从床上爬到地上接的电话。她说你这是有缘,是师父在给你清理身体,你坚持来,一定什么事儿都没有,不用怕。因为当时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就没去,虽然当时动不了,却清楚的看到无数个白色的小法轮在我的胸部和头部不停的转,越转越快。

第二天,我发现我的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来经常出现休克、严重失眠等症状,全都好了,感觉自己象换了一个人。原来整天愁眉苦脸、萎靡不振的我变成了一个神清气爽、心情舒畅的我,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和原来比,更年轻更漂亮了。周围的人也为我的变化感到吃惊。家人也为我的变化感到开心。我原来的性格属于得理不饶人的类型,总是无理辩三分,通过修炼,大家都夸我和蔼可亲,更孝顺老人,是个贤妻良母。无论在家庭还是在单位。大家都对我竖起大拇指。

由于我的变化,我单位的同事和我的家人、亲属先后有十几人得了大法,走上了修炼之路。

在我修炼之前,因为女儿身体不好,我们家供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修炼开始我没认识到附体危害的严重性。直到有一天晚上女儿睡觉半夜醒来突然看到满屋子红光,当时非常害怕不知所措,就把被子蒙到头上,第二天和我讲了这件事情,我听了高兴的告诉女儿这是好事儿,是师父给咱家清理环境呢,赶紧把供的东西撤了吧。师父都给清理过了。当时女儿有些顾虑,但是看到我很坚定,我们就一起动手把那些牌位撤了下来。从此以后。女儿身体也恢复了。我深知修炼大法是有福报的,师父不但领我走上了修炼的路,还救了我的女儿和全家。

(二)营救同修

正当我沉浸在溶入大法修炼的幸福和美好之时,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了。我单位的一位同修和我的一位亲属同修一起从北京被抓了回来,她们因为不承认迫害一直在绝食,我就买了一些东西去分局看她们。

当时分局有个姓郭的恶警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非常凶狠、邪恶,谁都不敢招惹他。当他看见我带的吃的东西给同修,就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区文化馆的,他问我是不是也是炼功的,我很智慧的回答我是搞舞蹈的,舞蹈教师当然炼过功。他问你到底是不是和她们一样是炼法轮功的,我说你没权过问,我是单位派来接她们的。他说你不是炼功的也是法轮功的倾向者。我说:“炼法轮功怎么了?不是信仰自由吗?她们有什么错?都是好人。”他看我敢顶他,就气急败坏的说:你给我滚出去。我又反驳道:你让谁滚出去?我是代表区政府一级官员来接人的,你说话得客气点儿。他威胁我说我妨碍他公务,不走要把我也抓起来。当时我也没示弱,看他这么嚣张,不把我们法轮功学员放在眼里,当时我也大吼一声道:“你是土匪还是警察?要是警察你就得代表人民的利益为群众办事,你若不配做警察,请你出去。”他一听就破口大骂。我说:“是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么嚣张,你如果再出口不逊,我能扒了你这身皮。”他不信,他说等着看我怎么扒他这身皮。

我转身就去了市政法委,求师父加持直接找到了政法委书记,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在最后又着重加了一句“炼法轮功怎么了?她们都是最好的人,为什么这样对待她们。”他看我很激动,被我说的那些话打动了,也很同情,为有郭这样的警察也很气愤,马上给分局长打了电话,让他必须给我当面赔礼道歉,如果态度不好就将郭逐出公安队伍,然后他让我马上返回公安分局看看他们的态度。待我回到分局时,分局局长、副局长还有郭姓恶警都在等着我,此时郭姓恶警也不再嚣张了,象霜打的茄子蔫了,彻底变了一个人一样,又作揖又求饶又要请我吃饭,局长也一个劲儿的做检讨。我直接说:“不吃你的饭,皮先给你留着,看你的表现,如果再继续行恶,这身皮你就别想再穿了。”

从这以后,凡是我认识的大法弟子,如有放出来家里没人接的,我就和丈夫开车亲自接回来,被抓大法弟子孩子没人管的我都领到我家由我照顾,因交不起伙食费不放人的我便去给交上,只要能把大法弟子接回来,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还结交了一些善良的警察朋友,告诉他们不要抓大法弟子,一定要善待大法弟子,对他们将来都有福报。通过他们,我顺利营救了几位大法弟子。

有一次一位同修来找我,说有个在读的大学生同修被抓,希望我赶紧找人帮忙营救出来(当时还不太懂得发正念否定邪恶)。这位大学生同修当时在大法技术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需要尽快营救出来。从下午四点到半夜十一点多,我一直找人做工作,在这期间我也一直在给帮忙的这几个警察讲真相,并说被抓的孩子是我家亲戚。十一点多警察同意放人,通知家属来接人,家属到了以后就破口大骂,竟然抱怨为什么要放人,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当时愣住了,真没想到还有这样不近人情的母亲。当时因为对法的认识不够,不清楚这是邪恶在操控家属这样无理取闹,很是委屈,当时也有埋怨的情绪,觉的以后少管,但后来悟到我们是为了营救同修,不能和常人一般见识,所以就不再觉的委屈了。只要同修不被迫害,我就很欣慰。

(三)化险为夷

在修炼过程中,时常在自己过不好关时感到愧对师父和痛恨自己,也时常为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感动的泪流满面。师父也时常在梦中点悟我,鼓励我。

二零零七年腊月初七的晚上九点多,我和丈夫被他战友请去吃饭,在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轿车给撞了,当时我被撞的不省人事,后来听丈夫说大约休克了四十多分钟,司机逃逸,我丈夫追了半天没追上,回过头来拼命喊我,可我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以为我一定是完了,因为他当时看到我被车撞的飞了起来,又落在风挡玻璃上然后又飞了出去,滚了好几个滚,最后摔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周围来了好多人,他们帮忙把我抬上了出租车送我去医院,到了医院门口我便醒了过来并发现我竟然躺在出租车上,上半身躺在车座上,下半身在车座下面,衣服在抬的过程中都被撕破了,双手还插在衣兜里,浑身发冷抖个不停,当时我还以为是被人劫持了呢,可能是被坏人打蒙了,又把我丈夫控制在前面,这时我想我得给我丈夫壮个胆儿,震慑一下坏人,我便说:“不是刚吃过饭吗?怎么还去吃?”这突然的举动把我丈夫和司机吓坏了,忙回过头来说:“你醒了?怎么样?”我说:“没怎么样,怎么了?”他说:“你被车撞了,正送你上医院呢?”我说:“谁被车撞了,是那个女的被车撞了,我不跟你说了那个女的是被车撞了?还是病了?怎么那么重呢!三个人抬她上车都抬不上去。”丈夫听我说这话以为我被车撞蒙了说胡话呢,他说:“别说话了,到医院了。”

这时急救医生忙着抬来了担架,我说我没事儿,当时心里想着我是大法弟子不会有事儿的。当全面检查完毕后,真的是什么问题都没有,只是头上有三个大包,说是血肿,这我才相信了我真的是被车撞了。但在我休克的那一刻,我确实看到了另外一个女人被车撞了,穿着一身深灰色的一字领的衣服,梳着到耳边的齐发,两边别着鬓卡,纯是文化大革命时期家庭妇女的打扮,又老又丑,怎么可能是我呢?难不成我的元神离体了?当时我看的非常清楚,还跟丈夫边看边说这人大概是被车撞了。丈夫说那个时候你正躺在地上不省人事,怎么可能和我说话呢。我想我再别说了,丈夫一定不理解,我一定是元神离体看到的。我的这个亲身经历证实了人确实是有元神的,而且元神是不灭的。

过后我跟丈夫解释这件事情,人是有灵魂的,因为我已经经历了两次了,小的时候煤气中毒,清楚的看到了我飞在棚上,身体在地上躺着,母亲叫着我二哥的名字让二哥去拿凉水往我脸上喷,忙乱了好久,我在上面看的很清楚并大声喊着:“妈妈,我在这儿。”但他们听不到我的声音,我怎么喊他们都听不到,我却能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声音,好大一会儿我才回到了我的身体,也就是醒了过来,把全家人吓坏了。

通过这次车祸,我丈夫改变了对大法的态度。趁着这个机会,我向丈夫以及接触的熟人讲真相,让他们相信大法的神奇。我说:“如果不是我炼了法轮功,这次准没命了,魂儿都出去看热闹了还能好吗?多亏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丈夫也说:“是啊,你这头比钢铁还硬,车风挡玻璃和保险杠都被你撞碎了,你还啥事儿没有,捷达车的保险杠是最结实的。”一位好心的出租车司机找到了肇事车报了案,并到医院找到我看我怎样了,我给他做了三退,告诉他好人一定有好报。通过这次车祸,我有很大的感触,我深知是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继续修炼的机会,我还能有什么人的东西放不下呢?

师父给了我上天的阶梯,告诉了我回归路上的天机。我今天能有幸得了大法,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实修和救度众生呢?师父赋予我们这一伟大的使命,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是何等的荣耀!这千载难逢的机缘我们还能找什么理由和借口不把握好呢?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