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高新区检察院预谋诬判大学女教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吉林省北华大学教师韩永强和魏修娟夫妇被吉林高新区警察非法抓捕、抄家,后被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脑班迫害;六天后被转送到吉林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当局预谋加重迫害。

在被送往看守所的路上,遭受迫害的魏修娟已经无法行走,由其丈夫背着,在看守所登记的时候,她再次休克,没脉搏,汗湿透头发,在这种情况下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让家人给办理了取保候审。

可回到家中的魏修娟并没有摆脱迫害的阴影,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长江街派出所、高新区检察院多次叫魏修娟去问话和做笔录,让她出卖丈夫,从精神上折磨她,现又要把她的冤案卷宗起诉的高新区法院预谋判刑。

韩永强的母亲也经常以泪洗面,怎么也无法理解那么优秀憨厚的儿子为什么被迫害?修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错?看到儿媳憔悴的面容,更是心疼的不得了。老人现在身体很不好,又得知儿子被非法关押得了肾结石,更是无法言说的心痛。

恶警私闯民宅,打人骂人绑架好人抢夺财物

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上午,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和长江街派出所七、八个男警察和一个女警破门闯进吉林市北华大学师范分院教师魏修娟家中,刚刚洗完澡,只穿一件吊带睡衣的魏修娟被突然出现的场面惊呆了。进门的警察还没等她说话,就先给了她一个耳光,把其眼镜打掉,然后把她按在床上,反背双手用透明胶带绑上。

魏修娟挣扎着坐起来,问他们是哪里的?又被打了一个耳光,然后把嘴也用透明胶带封上。在这种情况下,她艰难的发出声音,强烈要求穿上内衣,说了好几遍,才在一个女警不屑和不耐烦的协助下,艰难穿上。同时那些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据就在家里到处乱翻。

那个打人的警察还挑着魏修娟的下巴威胁说:“我经常抓杀人犯,信不信我敲碎你骨头?”又拿着一本《九评》指着说:“我今天就让你看看共产党的暴政!”。接着又把魏修娟胳膊上的透明胶带撕下来,反背着双手给她戴上了手铐,拖到另一个卧室。

魏修娟在恐惧与屈辱中晕倒,后被拖到大厅,极度虚弱无法站立,被硬薅头发拎起,由两个警察架着拎下楼,塞进车里,先拉到465医院检查身体,为送看守所做准备。医院当时的检查结果,心律不齐,心绞痛,血压高,肝上有异物,血象高,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被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魏修娟的丈夫韩永强(吉林省北华大学教师)当天在自家楼下被蹲坑警察绑架,警察从他身上抢走了家门钥匙,拿着钥匙私自闯入家中。韩永强也被劫持到吉林市晓光村沙河子洗脑班迫害。

在洗脑班,魏修娟心区疼痛,血压一度125-195,居高不下,极度虚弱,就这样依然被强行洗脑,逼迫她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威胁她如果不放弃修炼就被判刑,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她写笔记,写体会,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在洗脑班艰难度过六天,被送往看守所。在进看守所的路上,她已经无法行走,由其丈夫背着,在号中登记的时候,她再次休克,出现死亡前的征兆,没脉搏,汗湿透头发,在这种情况下被送往医院抢救,后让家人给办理了取保候审。

魏修娟被不断的骚扰并带走问话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从死亡线上又从新活下来的魏修娟,虚弱憔悴的回到了家中。回想这六天所经历了的痛苦折磨,惦念着被非法关在看守所里的丈夫,每天在恐惧、担忧、思念中孤独度日。夫妻双双被迫害,丈夫被非法关押,自己被迫害的不能正常上班。迫害也给学校正常教学带来了损失。

魏修娟虽然回到家中,可没有安静的生活过,来自各方面的骚扰不断。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初,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通知魏修娟的亲人让她去派出所。家人说她身体不好,不能去。派出所的人说必须得去。无奈,第二天在亲人的搀扶下去了长江街派出所,又去了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接着又去了检察院。过程中她走路都有些困难,心区一直疼痛,在检察院被逼问是否认罪……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下旬,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又通知亲人让她去派出所。这次让魏修娟做笔录,问她哪些是她丈夫使用的“真相”手机等,哪些是她自己的东西。说是分卷(原先她是和韩永强在一个案卷中)。然后退回给公安局。做完笔录,姓胡的所长用极其蛮横的语言质问她“还整不整了?”意思是还炼不炼了?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上午,魏修娟正在学校开会,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社区警察常宇带着两个警察到北华大学学校,当着全系三十多名教师的面将魏修娟带走,同时还录了像。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在车里也录像。到派出所之后说还要做笔录,说上次的笔录有写错的地方,照片照的不合格,要从新照。又问手机哪部是韩永强的哪部是她的。还追问魏修娟为什么给学校领导写信?是不是继续传播法轮功真相?魏说:“我说的都是我自己的真实经历”。临走时还告诉魏修娟要随叫随到。

高新检察院欲诬陷枉判好人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吉林市高新检察院冤案办案人杨勇打电话让魏修娟去检察院做笔录,欲上报法院诬判,还问魏修娟请不请律师。最后还说:“法院叫你去,你好好说”。

自从二零一四年八月一日到现在,近二百个日夜,魏修娟没过一天开心的日子,身体上遭受了严重的摧残和精神上的迫害,真的是苦不堪言。

魏修娟与丈夫韩永强皆因身体不好,一九九六年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当时魏修娟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偏头痛、胆囊炎、贫血等多种疾病,韩永强乙型肝炎十分严重,人骨瘦如柴;夫妇俩修炼法轮功后,疾病不治而愈,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生活之中,经常得到领导同事和学生的好评,是公认的难得的好老师。

丈夫韩永强目前已经被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了,在看守所,肾结石发作,疼痛难忍,图谋迫害他的“案卷”已经移交到高新区检察院。

迫害单位及个人:

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队长: 赵中
吉林市高新区刑事法制大队:郎共生(韩永强和魏修娟冤案办案人)手机13314370857
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社区警察:常宇(韩永强和魏修娟冤案办案人)手机18504328696
吉林市高新区长江街派出所张所长: 胡所长
吉林市高新区检察院:杨勇(韩永强和魏修娟冤案办案人)手机13704321976  办公电话:64566297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