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狗?是猫?

修去修炼路上的绊脚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一日】前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一个很大很宽的庭院里,院里很干净,有花有草,感觉挺不错,我刚想往外走,一个小动物来到我身边,它的身体,大约六寸多长,长有一身毛茸茸、光滑柔软的黑毛,它的眼睛亮亮的,嘴扁扁的,四条短短的小腿,几乎是围着地走过来的,它抬起头,孩子般的看着我,我不由地蹲下身,怜爱的抚摸它一会才起身离开。以后有了好吃的,总是记得喂喂它,出门前,总是先安慰它一下。

梦醒了,我就一直在回忆那个清晰的梦,刚才梦里那个小东西是什么呢?是狗?是猫?都不是,它为什么在我的空间场出现,好象我还挺喜欢它。

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想来想去,想不通,不想了。一连几天,一有空就会想起这个梦,总觉着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总觉着这个黑黑的,狗不狗,猫不猫的小东西,不是个好东西,但也说不清是咋回事。

今天,我拿起师父的《精進要旨二》,接着前几天没看完的地方继续看,刚看了几行〈强制改变不了人心〉,那篇经文,突然一个“情”字打入了我的脑海,对!就是“它”,天哪,它怎么和“它”连在一起呢?但是,直觉告诉我,就是“它”。我放下书,慢慢的闭上眼睛,我的空间场中又出现了那个小东西的轮廓,我对它说:“你如果是情,就赶快从我的空间场中离去。”它很不情愿的,慢慢的隐去了。我睁开眼睛,赶忙跳下床,坐到桌子旁,随即在一张纸上写下:我一定要去掉这个对“情”的执著,去掉!去掉!然后继续看完书。

回想,修炼前,我的情很重,对父母的情,对丈夫的情,特别是对儿子的情,成了我生活的全部,几乎没有自我。九九年得法以后,我懂得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我真正要的是什么,也懂得了“人各有命”[1]、“业力轮报”[1],知道了一切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法理。师父说:“常人就是为情活着。”[1]“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所以有很多从情中派生出的执著心,我们就得把它看淡,最后完全放的下。”[1]

刚开始修炼那几年,每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凌晨三点半起床炼功,六点多发完正念学法,吃完饭,然后带上真相资料、光盘,开车出去救人(我开三轮车拉人营运)。顾客来一个,我讲一个,来几个,讲几个,能劝退就给他“三退”,不能退的就给他资料或光盘,机缘难得,不能错过,反正不能让他白来一趟。不为挣钱,只为救人。没活的时候,就掏出手抄的师父的《洪吟》背。晚上吃完饭,学习师父的新经文或各地讲法,十二点前从没睡过觉,发完正念才睡觉。几年来,小组一星期三次学法从没耽误过,无论在哪四个整点发正念从没耽误过,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从不觉得苦,从不觉得累,每天沐浴在师父的法光里,很幸福!看到众生得救时,心里比吃了蜜还甜。那时候,我觉得全身心在法上,有时看到一些老年同修被儿孙所拖累走不出来,真替他们着急。可是到了二零零九年,儿子大学毕业回来两年了,该找对象,我着急了。因为被情绊羁,一念之差,摔了个大跟头,虽然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们的帮助下走了过来,但从此跌落下来了。

近几年来,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修炼如初,必成正果。”[2]我也一直想努力赶上去,想回到修炼如初的状态,可就是上不去,被一种无形的东西压着上不去。是什么在绊脚?是懒惰?是怕心?是求安逸的心?都有,归根结底是人的“情”,因为放松了学法,情的执著又翻出来了。

师父说:“常人可能理解不了,你要执著这个东西,你根本修炼不了,所以佛教中没有这个内涵。你要想修炼,人的情就要往下放。”[1]师父的法天天在看,怎么就不入心呢?还人为的滋养执著,被拖着修不上去。说起来就是没有把法放在首位,对修炼机缘不够珍惜。

今年“元旦”前夕,我地有位年轻同修过生死病业关,脑干出血,送進重病监护室。我们听说后立即赶到医院,外地同修已在那里了,我们一起围着监护室发正念,同时与过关同修见面鼓励他。过关同修受到极大鼓舞,通过学法向内找正念越来越强。经过十几天的正邪大战,最终恢复健康。我们也得到了整体提高。

这一次活动我也参加了,一方面是在帮同修过关,另一方面也是在帮我提高。我这一次突破外界和内在的干扰,也修去一些怕心、私心等等。我想一定是师父看到了我一直有想往上走的愿望,帮了我,用上述那种形式点化我,让我看到了我一直上不去的根本原因。

谢谢师父!我正在提高上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