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活人被当作死人处理(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中,有许多人被折磨至昏死。对这些人,恶警或者把他们送到殡仪馆冷冻起来,或者直接送到火葬场火化掉,或者干脆泼上汽油一把火点了,反过来还诬蔑法轮功学员自焚,甚至还有在法轮功学员活着的情况下,就把人的器官给摘取了……凡此种种,你绝对想象不到中共恶徒的凶残!

她,两次逃过死亡

原辽宁省东港市第三中学教师刘延俊女士,在沈阳女子监狱遭到极其残酷的摧残。刘延俊患上了严重胃病,而恶警却说是“浅表性胃炎”。因为她一直呕吐不止,吃多少吐多少,身体越来越不行,经常出现昏迷和休克状态。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四日,监区指导员徐权去看她,一看刘延俊瘦得脱相了,就令犯人把刘延俊的衣服等东西拿好,将刘延俊抬到医院。同时监狱又向刘延俊的弟弟索要一万元医药费,说不拿钱,刘延俊的命就难保。

事后,监区指导员对刘延俊说:“你命可真大,抬你进医院那天,差不点儿就直接给你送进火葬场,衣服都给你带上了。”后来有知情的犯人告诉刘延俊,说恶警想等家人见过你一面以后就把你送走了;还有的犯人对刘延俊说:你弟弟不来接见你,你这条命就没有了。

刘延俊逃过这一劫之后,是不是对她的迫害就减轻了呢?没有。恶警在随后对她的迫害中完全是灭绝性摧残。

当时刘延俊有三个多月没正常大便,而且肾不好,排尿不畅。医院院长王妮娜叫五、六个犯人,揪住刘延俊头发,由她亲自动手插管摧残刘延俊。因为塑料管太粗,连续下了三天,才把管插进去。刘延俊的嗓眼,鼻孔以及胃都被插破了,鼻孔里出血。因为不消毒,塑料管下去后,造成肺内感染,而后又尿路感染,刘延俊不停地咳嗽。犯人找王妮娜,王妮娜责令犯人谁都不准给刘延俊拔管,并说:管她死与不死的。王妮娜强迫护理刘延俊的犯人每天三次,每次给刘延俊打进3000毫升的玉米粥水。连续打几次后,因刘延俊便不出来,也尿不出来,肚子鼓得象个气球。刘延俊胃胀得一口气都喘不过来,眼看刘延俊这条命就没有了,犯人就去报告王妮娜,请示王妮娜给刘延俊少打点儿。王妮娜恶狠狠地说:“少打一点儿都不行,每天三次,每次打3000毫升,这是正常量。”无奈之下,犯人就偷偷地将玉米粥水倒掉一大半,每次少给打点儿,只做个样子给王妮娜看。

一天三次,一次3000毫升,那一天就是9000毫升,相当于18斤,何况她又便不出来,怎能受得了!那不是往死了整她吗?我们真得感谢护理刘延俊的犯人,她要是按照恶警的要求把那么多的玉米粥水给打进去的话,撑也会把她撑死。

女警的良知救了他一命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八日,湖南郴州嘉禾县石桥镇石塘村年仅二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雷井雄,被长沙天心公安分局绑架。当天下午四点警察对他进行酷刑折磨,到晚上把李打昏死过去,公安人员就将他送到火葬场。在将要火化时,一个女警发现雷井雄轻微地动了一下,就说:“他还没有死,不能火化。”在场的几个男警察说:“人都这样子了,已经到了火葬场,烧掉算了。”女警说:“人还未死,不能烧。将来追查责任,谁负责?”雷井雄被送到长沙市中心医院抢救,捡回了一条性命。

雷井雄是幸运的,被一个善良的女警发现还活着,更为可贵的是这个女警坚持了自己的良知,他才能够得以存活。要是这个女警不在现场呢?要是她也同其他警察一样呢?雷井雄可能就是另一个结局了。

殡仪馆操作人员的良知救了她一命

无独有偶,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的经历和雷井雄相似。原湖北省襄樊汉江机械厂(现中航工业航宇救生装备有限公司)子弟学校教师刘伟珊,二零零二年十月被枉判,投入武汉市女子监狱。在武汉女监,刘伟珊遭到了残酷的摧残,如将她双手反铐挂起来,用绳子反捆在铁棚上。在她生命垂危时,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一日晚将刘伟珊偷偷拉到航宇系统的364医院,住院姓名填为无名氏,病房门上贴着“危重病人、谢绝探视”。刘伟珊被摧残得瘫痪在床,肌肉萎缩,精神失常。

二零一一年八月,364航空医院由郊区搬迁到市区新建的医院大楼,刘伟珊被转移送往新建的医院大楼继续迫害。在这期间,湖北襄阳市“610”人员及364航空医院党委书记樊智勇,指示把心脏还在跳动的刘伟珊拉往殡仪馆。当准备火化时,殡仪馆当班的操作人员检查发现,人还活着,心脏还在跳动,拒绝火化。在这种情况下,刘伟珊才又被拉回到364医院。

如果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没有发现她还活着呢?或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不知道呢?要知道,她是被政府指派的人员在知道她还活着的情况下拉到殡仪馆的,火化了那不也是很正常的吗?我们要感谢这位殡仪馆的操作人员,他的良知使刘伟珊免于火化。

这是两例火化前得以生还的案例。那么又有多少直接把活人当成死人处理,直至被火化的呢?

他被从医院强行推到火葬场火化

江苏省淮安市工商银行职工,曾担任江苏淮安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的张正刚,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被警察绑架到淮安看守所。他惨遭毒打造成头部重伤、陷入昏迷,被送进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做了开颅手术。术后,张正刚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三月三十日晚约六点三十分,医生做了心电图,张正刚心跳微弱,有呼吸,但仍处于昏迷状态。这时,公安人员戒严了医院走廊、病房,诓骗张正刚的亲属到另外房间谈话。同时,几名恶警强令医生拔掉张正刚的氧气和挂水,并给张正刚注射了一针药物。然后数名警察一拥而上,强行推开其他人,将还有微弱心跳和呼吸的张正刚抢走,直接送去火葬场火化。张正刚就这样被冤杀,年仅三十六岁。

将活人火化,这些人的心真比虎狼还毒!张正刚被火化后,公安作出决定:不准其他亲戚朋友吊唁,不准送花圈,不准亲属上访上告。

死在拉往火葬场路上的局长

原河南省济源市物资局局长原胜军,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七日,被枉判六年。十月二十五日下午五点半左右,原胜军在绝食数天后,趁恶警不备,从济源市人民医院走脱,跑到济源市承留镇南桃村一村民家。之后原胜军被恶警团团围住。恶警强迫南桃村大小队干部在原胜军还未死亡的情况下签字证明原胜军已死亡。然后将原胜军拉往火葬场,一路上,被恶警毒打而死。据知情人讲述,原胜军死亡后两天眼睛未闭,嘴巴大张,一只手和胳膊及指甲是黑的,脸上伤痕累累,背上全部呈黑紫色,其中一条腿青紫色。

显然,恶警们在抓捕原胜军之前就已经接到了指令,就是将他处死。而且为了推卸责任,让村干部签字证明他已经死亡。多么邪恶啊!人未死,逼迫他人证明人已死,而后直接送往火葬场,路上,再将他打死……

济源市当局下发文件,规定二十四小时必须将原胜军遗体火化,如果原胜军家人不愿意,就强行火化。当时中共恶人把原胜军冻在殡仪馆的冷冻柜中,写的名字是:“无名氏”。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