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走出病业死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五日】一九九八年我和老伴从广州回家,正是法轮大法洪传时,随处都能看到三五成群的人们在广场、街道炼功,随处都能听到炼功的音乐声。人们都在奔走相告,传递着大法的消息。

老伴比我先得法,刚炼功十天就出现了消业状态。他信师信法,在消业过程中我亲眼见到了大法在他身上出现的神迹,很受感动。同时,他也在向我洪法,我也有缘走入了修炼。炼功一个月,困扰我多年的右半侧不出汗的毛病神奇般的恢复正常,习惯性的感冒也不翼而飞,身体特别清爽,特别舒服。

十几年来,坚持学法炼功,我和老伴从没看过医生,他不时的出现消业,而我只是过了几次心性关。

二零一二年,我身体突然出现病业假相,腰部疼痛,蹲不下去,直起来非常困难,象针扎一样难受。开始也没把它当回事,学法、炼功、讲真相,三件事照常做,后来根本无法站立,不能炼功,只能躺在床上学法,听法。一次次剧痛,一次次抽搐,使我大汗淋漓,身体严重脱水,皮肤干燥,全身掉皮,体重也在下降。孩子回家看我这样,把我送到医院,自己也没有正念对待。经医生检查说:“没有任何病,不需要开药。”

我有点不理解,在回家的路上,师父的法打進我的脑中:“你检查去吧,没有毛病,你就是难受。”[1]这时我才悟到,修炼人没有病,都是业力。我痛悔自己悟性差,感到很惭愧。

痛悔中反思自己,修炼十多年了,为什么长期炼功就不好病?肯定是自己的修炼存在问题,否则不会如此。

我努力向内找,同修也在帮我找,找出来一大堆人心和执着。因为根本的执着没有放下,观念没有转变,学法不去悟法理,停在表面上。看周刊、资料总是带选择性,爱看神传文化、预言故事等方面的内容,很执着时间,盼望法正人间快点到来,正法早点结束。潜意识中就是怕吃苦、怕付出、求安逸。讲真相中不到位,当别人不愿听真相、不接受资料,就怨恨别人;对接受资料,同意三退的就产生欢喜心;当师父把有缘人安排到跟前时,产生怕心,怕别人不听真相,不要资料,怕别人举报,总是开不了口,过后留下的总是遗憾;打真相电话对方不接听,遇到空号、骂人,心里就受不了,干脆不做了,慈悲心全无;当孩子公司请我去参加管理时,我没有站在法上去悟到,这是对我的干扰。

修炼这么多年,都在修些什么?真、善、忍做到了什么成度?人的为私、为我的观念改变了多少?回想起来,我根本就没有实修自己,处处都没有表现出修炼人的风范,因为人的观念不改变,根本执着不放弃,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儿子回家看我,心里有点难受,什么话没说,把我送到地区医院。正碰上星期五下午,主治医生都已下班,要到下星期一才能给我检查。其实这都不是偶然的,一定是师父的安排。等到那天,医生给我照了片,做了CT检查,星期二看结果。医生看完结果后,来病房跟我谈话说:“病情严重,胸椎有塌陷,心脏积水,肺部边沿有结核感染,腰椎突出,尾椎骨破碎,有骨结核,要换骨头或是加钢筋支撑,做手术还不知道能不能下得了手术台?要准备30-40万。”女婿还专门咨询了权威医生,都说希望不大,还是保守治疗为好,就是只等着死吧!

我一听,立即升起了强大正念,说:“这不可能! 我的身体师父都给我净化过了,五脏六腑都是健康的,绝对不会有问题,我不相信。”当场正念否认,发出强大一念“我要出院!”在场的女儿不同意,又哭、又劝我,还骂我不可思议,不可理喻!但我不动心,老伴是一个正念强的同修,认同我的主张。女儿拿我没办法,马上给弟弟妹妹打电话,劝我一定要听他们的安排。我回话说:“不行!你们一定得听我的。”他们都震住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使我自己真正的在主宰自己,当时我的话能量很大,出院后心里感到无比的轻松。

凭着“信师信法”的这一坚定正念,回家静心学法,向内找,我求师父救我,第二天神迹出现了,九天以来没解出的大便,把它化解了,连续排泄了两个小时。过后,我含着泪水向师尊合十!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我躺在床上,下肢完全失去了知觉,全身僵硬;但每天坚持学法、听法、发正念,常与老伴交流,切磋。他鼓励我向内找,从法中归正自己,一切听师父安排。这时,师父的法不断的显现在眼前:“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1]我知道要照大法去做,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魔难中过好关,师父就会帮我。

接着第二次神迹出现了。一天晚上,一觉醒来,全身长满泡疮,右侧的胸背都是手指头大小的水泡,密密麻麻。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是大好事,不去想它,半个月后,一扫而光,我的家人和亲人都见到了这个神迹。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腰部突然鼓起来一个大包,正好对着双肾这个点上。一天天长大,象个小石山,硬梆梆的。我预感到好象要发生什么大事了,但心里平静、不害怕,也知道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身体和净化身体。半年过去了,一天下午突然,师父在这座小石山的左边和右边各打出了一条通道,从骨头中抽出来很多坏东西,由通道一直向外排泄脏物,搞了一年多。老伴天天给我用盐水洗,一天要换一、两次纱布,从没有怨言,对我过好这次关充满着信心。

现在正在恢复之中,双腿有了知觉,能下地活动,日常生活大部份自理。这一切变化和神迹,都来自于大法和师尊的慈悲呵护,师父的巨大付出,来自于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

从离开医院那一刻起,我一直保持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抓紧学法、听法、发正念、清理我自身空间场和另外空间干扰的黑手烂鬼。时刻想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他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我只听师父的。师父告诉我们:“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2]我一定要在师父的法上去悟,用法来要求自己,认真实修,过好这个关;有师在,有法在,不会出现任何危险,这是肯定的!

师尊时刻都在我身边,时刻都在呵护着我,同修们在鼓励着我,我一定要紧跟上正法進程,赶快站起来,走出去,去证实大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