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救回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七二零以前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刚走進大法修炼,慈悲的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消去了我身体上的多种疾病。就单说这个中耳炎,从我记事起就被这个要命的难治之症折磨着,它一直困扰了我五、六十年。修大法,师父为我消去了这个顽疾。

十多年来,自己在修炼的路上不够精進,心性提高的不快,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那是在二零一四年的十月二十七日半夜十二点,发完正念,觉得身体抽搐的很难受,就顺手拿起痒痒挠在身上乱打一阵,以缓解抽搐。早上起来炼功,觉得左手没有劲,就念了一句正法口诀,也没有多想就完事了。

第二天(二十八日)早上炼功,还感觉左手没有劲,也还是没有多想。炼完功就穿衣服要去学法小组学法,这时穿衣系扣就觉得手不太灵活。走在路上,越走越觉得腿又疼又没劲,这时我就想:不能回家,今天我爬也得爬到学法小组去。就这一念,师父给我安排了好心人帮助我上下车。

学习结束后,同修看我这个状态不放心,就把我送回家。同修走后,我就站不稳了,走路摔跤,不知摔了多少个跟头,手也不好用。出差的儿子给我来电话了,我想去接电话,结果重重的摔地上爬也爬不起来,我就蹭过去躺在地上接电话。儿子问我怎么样,我说我没事儿,你放心吧。(儿子走时我刚刚有一点不对劲)这时我不怕也不慌,十几年的修炼,从法中我懂得修炼的人没有病。这是邪魔的干扰,是假相。我就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背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1]。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向师父说:师父,弟子修的不精進,被旧势力钻了空子,给我制造了这么大的魔难。请师父放心,弟子就听师父的话,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请师父加持弟子,我一定要闯过这一关。

二十九日,我就不会说话了,我就赶紧背《论语》。在这期间我更加紧学法、炼功、发正念,好多同修来帮我发正念,同时我家也成立了学法小组,每天都有同修来我家学法、切磋。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同修们的帮助和鼓励下,我的状态有了很大的好转。腿能站得住了,嘴不歪眼不斜了。五套功法基本都能做到位了,同修们说我一天一个样,一天比一天好。我真是太高兴了。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太幸福了,千言万语说不尽对师父的感恩。

修炼是严肃的,由于自己对法理解的不深。没有在法上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产生了欢喜心。结果被邪恶的魔抓住了迫害的借口。

十一月十六日下午四点左右,突然感觉腿发沉,就想睡觉,发正念两眼睁不开。十七日一整天就像在梦境中一样,稀里糊涂的一上午,一会醒一会睡。到了下午,我想不对劲,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修炼中我有漏也不允许邪恶迫害,我会在法中归正。

于是我抓紧学法,邪恶干扰不让我学,让我困我就不睡、我就学,难受的看不進去,我硬看。到了晚上头疼、牙疼,呕吐、拉肚子,折腾了一夜。第二天感觉好像魂不守舍,忽忽悠悠,不知渴不知饿,用镜子照了一下,把我吓了一跳,我都不认识自己了,完全脱相了。儿子中午来了,看到我的样子吃惊地说:妈你这是怎么了?完全变了一个人,太难看了,太吓人了。一会我就出差,这叫我怎么走啊?我说:你放心地走吧,我有师父管,没事(我是一个人独居)。

我想邪恶是来取命来了,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我要跟师父回家。我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求师父加持。

十九日晚上,突然感到头脑异常清晰,感到全身非常舒服,想要吃饭了。我热泪盈眶掏心的说:慈悲的师父啊,您从死人堆里又把我抢回来了。您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

通过以上的事我认真的反思了一下:

1、学法不入心,赶速度、追求数量,只学法心性提高不上来,只从感性上认识法不悟法理,思想和法脱节,就在这次魔难之前,师父在梦中、在日常生活中多次点化,我都不悟,也不去想,所以才造成这个后果。

2、没有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遇事第一念没有想到师父,没有想到法。如果第一天炼功,发现左手没有劲,第一念就应该想到求师父,想到法的威力,结果就不会是这样了。

3、怕心太重,讲真相怕、发真相资料怕、家里放学法小组怕,怕这、怕那,就没有好好想一想怎样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对照师父的法,我怎能对得起大法弟子这个称号呢?!

4、放不下常人的情,常人心太重,导致炼功时心静不下来,胡思乱想。我的孙女身体不正常,我就放不下这个心,甚至想用一些小门小道来给孩子治病。这哪像个大法弟子做的事,由于自己心不正也就叫旧势力钻了空子。

这次魔难对我的教训太大了,一定接受这次沉痛的教训,坚定正念,走在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上,跟师父回家。

我这次遭遇的魔难,如果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没有这么多同修的帮助,我可能连写这篇感受的机会都没有了。

谢谢伟大的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