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戒网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网瘾怕是仅次于毒瘾,戒除难之又难。很遗憾,我这个独居的六十多岁的大法徒曾经有过常人的网瘾。就象被它控制了一样,一天不上网都不行。每天最少四、五个小时,最多十六小时,什么都看。耽误学法炼功,有时能补上有时就补不上。我明知不对,可是瘾太重。今天后悔,明天照旧。

上网闹心,上网又自责。我常给自己下命令:“不许超过半小时!”结果每次四、五个小时也下不来。一再跟师父认错,却不敢承诺不上网,只心虚的说尽量少上网。非常痛苦。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上午九点多,我乘火车去A市跟妹妹办点事,到家已傍晚六点多了。我放下东西,洗洗手,就打开电脑搜昨天没看完的小说。我用电视机做显示屏幕,沙发离电视机远看不着字,拿个马扎在电视前边一坐就是十二小时,直到十七日早上六点多。除了两次发正念,我没挪过地方,没合过眼,不累不困。

七点多上床休息。我哭了:“师父,我陷在这里怎么办呢?帮帮我吧。”

九点多,妹妹打电话来,说她昨天累坏了,浑身哪都疼……,我心一震:“师父,对不起,您给了我这么好的身体,我却不知道珍惜,不干正事,太不对了。”我再次想起师尊讲的关于寂寞的法。我悟到:寂寞是心魔。大法徒怎么能被它控制呢?修炼人心中有法怎么能寂寞呢?深挖下去,明白还是自己学法不深,修炼不扎实,没以救度众生为己任,陷在自怜自艾的人的情里了。

我求师尊加持,帮我铲除寂寞,戒掉网瘾。又跟同修交流。同修说:“呀,你怎么能天天往身体里灌那些坏东西呀?”是啊,师父不白给我清理身体了吗?不白把我洗净了吗?我决心把网瘾当一个执著去一去。

十八日進屋又想上网,各种借口。我明白,“做到是修”[1],问自己:“就扳住这一天行不行?”于是学法、炼功、发正念,强忍一天。十九日突然柳暗花明,我对上网一点兴趣也没有了。谢谢师尊!谢谢师尊!这些天感觉太自在了。没了闹心、自责的焦虑,有了更多时间、精力做三件事,学法炼功发正念,杂念少多了,视力也大为改善。

二十二日我没戴花镜能读《转法轮》了,写这篇文章也没戴花镜,这以前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然,我不是说我再也不上网了。是说除了工作、生活、尤其是证实大法、讲真相需要之外,我不会为排解人的闲愁而上网了;上网我说了算,不再被心魔左右。

我知道也有同修被寂寞所困所苦,冲破它吧!只要大法弟子不愿意,什么能困住我们呢?因为有师有法。

不在法上之处,还请同修斧正。

谢谢师父。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