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旅游景点劝三退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位七十四岁的大法弟子,二零一四年暑假期间我女儿(是教师)提议要带我们老俩口和外孙到一个旅游景点去消夏一个月。

要在平时我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忙都忙不过来,哪里还有闲心去旅游啊,但那两个月,我状态不是很好,警察和居委会多次上门干扰,家人也为我担心。我向内找了许多,也不知自己究竟误在哪里。听了女儿的提议,我也想借这个机会调整一下自己,便答应了。临走时,女儿一再叮嘱我:“妈,到了那里你不要到处讲(指劝三退)。小地方人,按政策办事,人比较蛮,要出了事,我们可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虽然嘴里答应着,心里想:大法弟子哪能不救人呢。

到了目的地,当晚就在小镇的街上看到有警车巡逻。这是一个陌生的环境,讲真相我心里没什么底,还有家人在身边跟着,但我决定寻找机会。

第三天,我们全家到一个景点去玩。回来时,女儿带着外孙去找的士,老伴去上厕所,就我自己在那儿等着。我一看,这不是机会来了吗?(我不想家人为我担心,决定讲真相时背着他们一点)便走到不远处的一位女士身边与她搭话。我微笑着问她:“你是从××来的吗?”“是的。”“我也是××来的。请问贵姓?”“我姓张。”“哟,我也姓张。”“请问干什么工作的?”“教师。”“哎呀,我也是教师。”我又问她的年龄,想不到我俩竟是同年同月出生的,我比她大四天。真是太巧了,我俩一下拉近了距离。我说:“我俩的缘份真是不浅哪。那我得告诉你一件大事,你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救命的九字吉言。”接着又告诉她:“共产党坏事做多了,老天要灭它。但是我们在加入它的组织时,都发誓要为它献身,就在脑门上打了一个兽印,天灭中共时我们就会受到牵连。退出它组织的人,神就会抹去那个印记,到大劫难来时,神就保护他。”她很接受,说自己入过党。我说:“我比你大四天,我是姐,你是妹,我就给你起个化名叫张妹帮你退了吧。”她说:“好,谢谢。”我说:“我俩真是有缘份。”我又送她两个护身符(她和她嫂子一起来的)她很高兴的接受了。这时家人来了,我俩挥手告别。

这次讲真相成功给我增添了不少信心。晚上十一点过后,家人都睡了,我开始发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和当地的空间场,清除另外空间干扰我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因素与生命。我一直发到半夜一点多钟,整整发了两个小时。发完正念,我觉得自己纯净多了,正念也强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现在大陆的旅游团越来越多,这就是安排人换个环境听真相。”[1]“所以咱们各地区讲真相的旅游点还得做好。”[1]想到师父的法,我更感到了自己的责任。

后来的时间除了偶尔陪家人到各景点转一转外,我一有时间就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多救人。由于我有了救人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创造机会。女儿总是带着外孙玩儿,老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住地看电视,用手机上网,这样我就有了很多独自活动的时间。

一次我顺着河边走,看到一对老年夫妻在锻炼。我就上前笑着对他们说:“你们好啊。你们在锻炼哪,退休了,就是要好好注意身体。”他们也微笑着与我打招呼,我说:“有一个能使身体健康的好办法,就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够真诚相信,对人善良,遇到矛盾不争、不斗,忍一忍,让一让,退一步海阔天空,就能身体健康。”女士笑着说:“你说的真好,我平时就是这样的,总是做好事。”我说:“看到你都很善良。再告诉你一个大事,就是三退保命保平安。”接着我就给他俩讲了两个三退保命的真实故事。第二个例子说的是有个人戴着大法的护身符,到南亚去旅游,神奇的躲过了那次南亚大海啸。那个女士听完后激动的说:“哎呀,你讲的真神,真好。我也巧,那次我弟开车带着弟妹来我家,跟我商量一起去南亚玩,我老公(指那男士)也动员叫我去,不知怎的我一口咬定就是不去,如果去了正好遇上(大海啸)。”我说:“那是你人好,很善良,神佛保佑了你,让你等着今天我给你们讲真相,作三退。这是神佛在保护你们。”女士说:“我是团员,他是个党员。”我就给他们分别起化名退了,她一再谢我,我说“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师父,是我师父叫我救你们。”他俩连声说“谢谢师父! 谢谢师父!”

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位中年女士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人。走上前去一问,是母女俩。老人姓郑,是个医生,几个月前的一天早上醒来,突然无缘由的就半身不遂了,医治了一段时间还是不能独立行走,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很消沉。这次女儿带她出来散散心。我对她俩讲真相,郑医生很反感,闭着眼睛一只手对我使劲的摆,根本不相信,也不想听。后来我多次遇到她们,每次我都热情的跟她俩打招呼,走上去接过轮椅推一段路,跟她们聊天,讲些大法的神奇故事,有时还扶着郑医生下地活动活动、走一走。这样接触了十几次,我们成了朋友,最后她俩终于在我的劝说下同意退出了邪党组织。看到这两个生命真正的新生,我真是发自内心的为她们高兴。

这期间有段时间当地下了一个星期的雨,我也是风雨无阻,天天出去讲真相。

记得有一天,雨下的特别大,我照样打着伞出了门。走在小河边,看到河水一下子涨了许多,河水咆哮着奔腾而下。我的衣服鞋子全湿了,而且雨越下越大,好象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这才突然想到:下这么大的雨,谁还会在外面转悠,等我讲真相呢?正想呢,突然看到前面有一男一女,我赶紧追上去与他们搭话。因为雨下的很大,我只得大声的说他们才能听的见:“这么大的雨,你们也出来转啊。”男士说;“转转。”我就开门见山告诉他俩救命的九字吉言和三退保平安。那女士很爽快:“我退团队,他是我哥,是党员。”我笑着对那男士说:“大哥你好,共产党好话说尽,坏事做绝。历次运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话:“我在党校是教政治的,这我都知道。”我说“那太好了,你也退了吧。”他就爽快的答应了。分手的时候他们俩都对我说:“谢谢,谢谢。”告别他们,我是泪水和着雨水一起流,原来还真是有这么好缘份的人等我救啊,谢谢师父!总是满足我的愿望来帮我。

那些天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我总是抱着善念与他们讲,对方很认同,有的人自己退了还要求帮家人退。有次我给一个浙江来的女士退了队后,她说:“你光救我一个人?你能不能把我的家人也救了?我的丈夫还有我的三个儿子。我的三个儿子都非常听话,都是大学毕业,还有一个研究生。我们家成分不好,他们都只入过少先队。”我答应可以帮她家人退。但每次要求给家人三退的,我都一再嘱咐他们一定要让家人知道,同意才有效,我说:“神佛要救你,你不知道,或者不同意,那神佛想救也救不了啊。”他们都表示一定会转告家人。

特别有意思的是在我们要离开当地回家的前一天,我走在一个山坡下的一个水果摊前想把那个年轻的女摊主劝退了,可她躺在躺椅上睡着了。我在她的摊上装了几个李子,叫醒她,她懒洋洋的帮我称了称,付钱的时候我说:“姑娘,你很辛苦,祝你生意兴隆。”她说:“谢谢阿姨。”我就顺势跟她讲了三退保平安的事情,她同意退出入过的团、队。我问她姓什么,她说姓杨,我就给她起个化名叫杨佳丽。她吃惊的问我:“阿姨,你怎么猜的?”我说:“我没猜,我是把最佳、最美好的大福送给你,你人又长得漂亮,我就叫你杨佳丽。”她说:“阿姨,你真神啊,我就叫杨佳丽呀。”我顿时明白了是师父慈悲众生也鼓励我多救人。她接着说:“阿姨,我现在很精神,一点也不困了,你把我老公也退了吧,他叫杨四郎,也是个团员,你要救他啊,他是我们家的顶梁柱啊。”

还有很多难忘的经历,因篇幅所限这里不能一一列举。在旅游景点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共劝退一百三十多人,其中有的以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真相。感谢师父的慈悲,给了这些众生得救的机会。

而我在这段时间里因为有大量的时间入心的学法,找到许多以前意识不到的人心。就说这次被邪恶干扰的事吧,我虽然也向内找,但是找的很表面。有同修与我交流,很尖锐的指出我修炼中的一些问题,我表面接受了,内心却很抵触,觉得自己很委屈。认为自己当一小片协调人,家里总是有同修来来往往,传递真相资料大包進小包出的,同修学法、发正念都要依靠我这个环境,一些年纪大的同修大事小事都要来找我,处处都要自己来出头,自己在社区里这么大的动静,恶人当然要来找我了。现在我才知道这些都是外求的思维,事情做多了就要遭迫害,这实际是对邪恶的承认。很多同修付出的更多,为什么没被干扰呢?其实自己的问题就是带着人心做事,比如跟同修一起或在家里总是表现的很自我,喜欢别人听我的;做协调工作对年纪大的同修好象总不放心,处处都要安排的好好的,其实就是看高了自己;潜意识总认为自己修的还可以;背后议论同修的不足;还有,性子刚烈,不能被人说,遇事总想表达自己,喜欢听好听的等等,说来说去,其实就是自己不会修,把做事多当成了修的好。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今后我一定要在修心性上多下功夫,在一思一念上归正自己,让师父为自己少操一些心,努力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