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济南法院非法批捕的八位法轮功学员近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十四日被济南长清区警察非法抓捕的八位法轮功学员至今有四位仍被关押在长清和济南看守所,有四位以取保候审的形式回家,但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均被长清区法院非法批捕。法院预谋将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非法开庭。

为抵制强加的迫害,申诉修炼法轮功、讲真相不违法的根本事实,目前他们陆续请到律师为自己辩护。

在此呼吁济南法轮功修炼者密切关注,坚持不懈的营救同修。也希望广大善良的父老乡亲们明真相,识正邪,给以道义支持。

现将这几位法轮功修炼者的情况通报如下:

李卫国,男,现年六十岁,专科文化程度。退休前在山东省航运物资公司做技术工作。家住历下区千佛山西路。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长清区(济南第三)看守所。

王红凤,女,现年七十二岁,中专文化程度。退休前在济南市电信局工作。家住经十路。曾于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起被劳教迫害过一年。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因为查出严重病症被取保候审。

庭审负责人:王厅长,电话:0531-87262363

姚传芬,女,现年六十六岁,济南市饮食服务公司退休,家住历下区千佛山东路。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取保候审。家人被勒索巨款。价值三十万的私家车被扣。

姚传荣,女,现年五十七岁,家住历城区遥墙镇。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在济南(仲宫)看守所。

程淑香,女,现年五十二岁,退休前是济南宏济堂制药有限公司(原济南中药厂)的质检科主任。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八日被黄台派出所恶警抓捕,后被非法劳教二年,在浆水泉女子劳教所长期遭受奴役迫害、三十八天不让睡觉,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被北园派出所恶警抓捕,被非法关押于山东省女子监狱四年。二零一四年七月二日,大桥镇派出所一伙恶警闯入家中,将其和儿子赵程耀抓捕到济南市洗脑班迫害。八月九日正念摆脱洗脑班的监禁,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被长清区公安抓捕,现被非法关在济南市看守所。他们母子都坚信大法,决不向邪恶妥协。

程淑香年轻时的照片
程淑香年轻时的照片

程淑香的儿子赵程耀,大学文化,新婚不久。目前也被济南看守所非法关押。天桥区检察院已因所谓“证据不足”将他的案子两次退检。按照法律规定,如果公安无法再补充新的所谓“证据”,就只有放人。所以此时是营救赵程耀的最好时机。

孙默清,女,现年四十二岁,济南市第五十一中学的数学教师。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取保候审。五十一中校领导充当中共的帮凶,将其非法开除。

孙玉芝,老年女性。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取保候审。

庭审负责人:李庭长。

杜泽洲,现年四十四岁,大学文化。多年来反复遭抓捕、劳教迫害。二零一四年八月十四日被长清区分局非法抓捕。现被非法关押于长清区看守所。其新婚不久的妻子战玉彩(山东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因在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发放弘扬传统文化的神韵光盘被甸柳新村派出所的一个女警诬告抓捕。二零一四年八月七日,济南历下区法院对战玉彩非法开庭,非法判刑四年。杜泽洲老家在济阳农村,经济比较困难。

济南610、长清公检法、国保严重违法事实

610是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因为其成立于1999年6月10日而得其恶名。610人员最擅长的就是操纵公检法、国保等机构以法律之名,行违法之实。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济南610罪责难逃。

一、埋伏构陷,虚张声势

长清区公安声称李卫国、王红凤、姚传荣、姚传芬四位法轮功学员在驾车去长清的路上被抓。其实是在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六日姚传芬驾驶私家车,到长清讲真相时被监控到车牌号,随后被跟踪。当他们于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再次去长清讲真相时,一辆黑色的依维柯刑警车一路尾随。一直到长清区峰山路与龙泉街路口时与前面的警车夹击,全副武装的刑警将他们这些老年人抓到刑警车上,摆了一桌子的长枪短枪吓唬他们。这就是中国特色的警察,动用着昂贵的国家资源不去抓罪犯,却用来对付一群手无寸铁的善良老头老太太,还口口声声什么“大案要案”,真是不知羞耻。

二、无视人命,不顾死活

现年七十三岁的王红凤老太太在得法修炼前曾患多种疾病,如颈椎骨质增生、腰椎病、白内障,尤其肺结核差点要了命,大口大口的吐血,象吐饭一样。曾在济南结核病医院住院半年。修炼大法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三日被长清东关派出所抓捕后送仲宫看守所,看守所不收,因为做胸透时发现肺部有肺结核留下的空洞。第二天又送到济南结核病医院检查证实确实肺部有结核病。按照法律,这样的病症不能被关押,但长清公安不顾老人的死活,硬是拉回看守所非法关了三十七天,直到老人出现血压二百多的危象,才被家人取保回家。目前也面临非法审判。中共的法院连这样老人都不放过,还以其思想信仰定罪,实在没有任何道德道理可言。

三、侵吞钱财,尔虞我诈

姚传荣家人为了救她出来,动用了大量金钱贿赂各级官员。人尽管取保候审出了看守所,继而进了更严酷的“家牢”。济南610恶人令其白天到洗脑班洗脑,晚上回家。其丈夫雇了一个女孩专门二十四小时看着她。当时姚传荣驾驶的私家车,价值近三十万的宝马车,至今仍被扣。当家人得知钱也花了,车也扣了,还要被判,感觉受到了欺骗,把怨气都撒在姚传荣身上,迫使姚传荣精神几近崩溃。

四、威胁律师,流氓手段

中共的公检法知道自己的所为是非法的,所以他们背地里阻挠大法弟子和家属请正义律师辩护,即便请到了也百般阻挠律师行使正当权利。例如,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当律师到长清区法院要求查看卷宗时,发现被两个便衣国保跟踪。法院王厅长接到国保电话打听律师的身份,并威胁律师不准正常开展工作。

这种卑鄙的流氓手段恰恰暴露了他们的心虚,阴暗的迫害在正义的阳光下只能消失遁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