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的亲人要起诉元凶江泽民

这场迫害严重伤害了大法弟子的亲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一日】我是来自黑龙江省佳木斯市的一名普通市民,我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弟弟,父母身体健康,我大姐和大姐夫都是省直中专学校老师,有着体面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小康生活,一家人其乐融融。特别是我们这些姐妹兄弟都回到我父母家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和睦融洽,那种天伦之乐真是让人羡慕。

我大姐以前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但自从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体健康得到明显改善,人的精神面貌也好了起来。

但也就是这时候,灾难降临到了我们这个普通的家庭。一九九九年起,江泽民,因嫉妒法轮功真善忍,利用其手中的权力,公然发动对法轮功信仰者的迫害,我大姐因为坚定自己的信仰,进京诉求,被开除了公职,关进看守所将近半年,后来绝食,看守所怕担责任,就把我大姐放了,但是人也只剩下半条命。

因为大姐始终不放弃自己的信仰,开始了颠沛流离、四处逃亡的生活,原来家里过日子的东西什么都有,后来因数次搬家,全都折腾没了,甚至连住房都变卖了。大姐夫也因信仰法轮功不能正常上班至今。在这其间,大姐家的二女儿小宝降生在这个世间,因为大姐长期在外躲避公安、国安的追捕,孩子严重营养不足,看起来比同龄的孩子要小好多,面色蜡黄。大女儿笑笑,也是因为长期得不到正常的父母的关爱,从小就历尽沧桑,比正常的孩子要早熟好多,太多的悲欢离合,太多的骨肉分离,让她没有了童年的欢乐。

有一天,大姐和大姐夫突然同时失踪了,只剩下小宝在大道上哇哇大哭,后来好心邻居收留小宝,从邻居口中我们家人才知道,大白天警察就把我大姐和大姐夫同时抓走了。警察们将我大姐夫按倒,强行铐上手铐,套上黑头罩,推进一辆白色小车里,在五、六岁的、弱弱的孩子面前那么野蛮,可想当时孩子会受到怎样的惊吓与伤害。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有谁会想象到,就是因为执行江泽民的命令,使这些警察丧失了人仅有的良知、丧失了最起码的人性。看着哭泣、可怜的小宝,我们家人心都碎了!一直过了一个星期以后,我们正式知道,大姐夫在楼下被长期蹲坑的国安强行绑架,大姐在去我三姐家返回来的路上就被跟踪的多名安全局、公安局的人绑架了。其间国安没有出示任何合法的抓捕手续,直接就那么给绑架了,这得追溯于当时江泽民的命令。

后来我大姐被非法关押到佳木斯看守所,受尽折磨,不允许任何人接见,当时我托门子、找关系,才得以见到我大姐,见到大姐的时候我哭了,大姐的罪遭的就别提多大了,为什么一个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会受到罪犯都不如的待遇?!

我爸爸从来不吸烟不喝酒,身体是非常好的,就是因为担心、想念我大姐,他长期休息不好,长期失眠,神经衰弱,患上了心脏病,最怕受到刺激。妈妈也同样,见不到自己的女儿,得了严重的心脏病。

后来,我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多次去国安要人,他们才勉强释放了我大姐夫,而我大姐却被安上莫须有的罪名,被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我妈妈因为长期惦记我大姐,在大姐被关进黑龙江省女子监狱的第四个月就带着对女儿的无限思念离开了人世,终年六十六岁。从大姐被国安公然绑架到被关进监狱,十个月的时间,我妈妈到死一眼都没看见她疼爱的大女儿。我永远也忘不了妈妈在看守所墙外徒劳的翘首向高墙内,试图看到自己的女儿!

我大姐同样也没有看见日思夜想的母亲,从大姐被迫害、被关进监狱这些年当中,作为弟弟的我,也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睡不着。我在想我大姐在监狱会受到怎样的痛苦和迫害,当我吃好的饭菜的时候,我就更加想念大姐能不能吃上?当一家人在一起过年过节,别人家都合家团圆,而我的大姐却在监狱里回不来,看见我父母期盼的眼神;笑笑、小宝想念妈妈的眼神,我心如刀割!

因为大姐是法轮功修炼者,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受到无尽的迫害,她被迫和卖淫、吸毒、贩毒、贪污犯、诈骗犯等罪犯关在一起受尽欺凌。杀人犯、贩毒等都给减刑,就法轮功(学员)不可以,也不让正常接见。我三姐为了我大姐,在这几年间,花光了几十万的积蓄,找门路托关系,为的是不让大姐在监狱里受苦。后来大姐在监狱里得知母亲去世,悲痛万分,如此的生离死别,就在当今的社会上演!

熬过了漫长的五年,我大姐出狱了,我爸爸不但没松一口气,反而还是担惊受怕,怕我大姐再被抓,终因心脏病越来越严重,过早的去世了。我爸爸共姐弟六人,其他人身体都没有我爸好,我大姑、我大爷都比我爸大,我大姑都八十多岁了还依然在,我大爷身体一直很差,今年也八十岁了,还活着。但是我爸仅七十六岁却没了,要是不经受我大姐这么多年来的次次被关押迫害,特别是被非法判刑的这漫长的五年,那种长期的、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他不会去世这么早的,现在老人活个八十多岁很常见,但是我的父母却都没了。我父母的去世又给我们家人造成了沉重的精神打击,真是雪上加霜!

江泽民,你造成了多少个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因为你的嫉妒,因为你的反人类,多少无辜的、善良的人遭受到如此的不公?江泽民,我代表我全家对你进行起诉,同时对江泽民个人索赔人民币一亿元,以赔偿他对我们家所有人造成的精神和物质的损失,说一亿元,好像很惊人,这也只是个数字形容,代表的是一种心情,一亿元,能买回我爸我妈的命吗?!能买回对我们全家的精神上的那种刻骨铭心的伤害吗?!能买回我大姐全家十六年来遭的罪吗?

希望正义的法庭能够早日让这个反人类的毒瘤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以告慰所有被他迫害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