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我的心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那是一个平常的夏天,妈妈被一群身穿警察服的人带走,从此原本安静、美好的生活被打碎,天空也变得不再那样清澈、蔚蓝。这一切都源于一个魔头发动的一场迫害,这魔头就是江泽民。

一九九八年,我十岁。在我的记忆里,不仅有一场无情的洪水,更多的是妈妈修炼法轮大法,从此生活发生改变。

一九九八年之前,我对家的记忆更多的是:爸妈无休止的吵架和妈妈日渐苍老的脸。那时的家里非常不太平,争吵和打架成了家常便饭。在我儿时记忆里挥之不去的是,爸妈吵完之后,妈妈总会去家里饭店的一把椅子上坐,然后拿起一瓶酒或者点起一根烟,这种场景是在平时根本看不到的。我总是穿着小拖鞋,跑去劝妈妈,妈妈会说:乖,你先回去睡。那时的我虽然懂的不多,但却觉得我的世界要崩塌了一样,常常蒙上被子偷偷的哭。记得有一次从县里回来,书包里装着自己做了好几天的明信片要送给爸爸妈妈,可是打开门的时候我竟然差一点没有认出来那是自己的妈妈。妈妈正坐在门口的一把椅子上,穿着一身绿色的西服,一张苍老无神的面孔,这个画面被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一直到现在。

那时的妈妈也在追寻精神上的寄托,带我去过寺庙,也学过气功。可是最后发现什么都没有改变。直到一九九八年妈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切都改变了,变得从未有过的美好。

自从妈妈得法,她便知道,大法正是她一直在找寻的。她带着我一起学,早起炼动功,晚上学法,学完法还要炼一会儿静功。每天妈妈骑着大自行车,我骑着小自行车往返于家和炼功学法点之间。有时还会去其它地方参加洪法活动,那时是我儿时记忆里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也就是在那时大法在我的心里埋下了种子并生根发芽。

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知道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1],我开始觉得大法的伟大并按照大法去要求自己,凡事站在别人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此时此刻我的家也在悄然发生着变化。爸爸从一开始的反对,到后来的不管不问不参与,再到后来也走進大法修炼。一切都在大法中归顺,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从小到大爸爸给我的印象就是聪明,凡事总能想出办法,为人特别好,也是我小时候崇拜的偶像。但是他脾气火暴,爱喝酒。直到他走進了大法,开始跟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还非常积极的做着洪法的事,他的烟酒也在那时彻底的戒掉了。从那以后再没有听到过他们吵架了,爸爸更是逢人便说大法的好以及对他自身的改变。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晚,新闻开始铺天盖地的诬蔑大法,这怎么可能?我心中一个大大的问号,我相信只要接触过大法或者接触过大法学员的人,都不会相信电视上所说的。妈妈还有同修决定要去北京上访,去说清这件事情。我也想去,可是妈妈没有同意,最终她和几个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

没过多久,妈妈就被绑架回来了,并且关在公安局。让家属去劝说妈妈放弃大法不要修炼,只要写保证就可以回家。那时很多亲属都心疼妈妈,劝妈妈不要再炼了,只要签字就可以回家了,而我始终没有说出一句让妈妈放弃的话,因为我知道大法是正法。我实实在在的感觉到了家庭的变化,不能因为外界的压力而做出对不起大法的事情。妈妈顶着巨大的压力,一直正念很足。

后来妈妈被非法劳教了,从此我的天空失去了颜色。妈妈不在,爸爸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的照顾我,后来考虑到学业把我转到市里去念书。也是从那时起我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一天到晚就知道玩的孩子,开始认真的去学习。后来爸爸也不在我身边,我真的成了无依无靠的人。虽然亲戚们对我都非常好,但是对我越好我就越感觉到不自然,也就更加的拘谨。开始变得自卑,说话办事都变得处处小心,生怕给别人留下坏的印象。那段时间的日子真的是灰暗的,活的很累,总有一种寄人篱下的感觉。

过年了,也是在二姨、老姨家过年,看到别人家人团聚我的心里更是酸酸的。遇到委屈没有人说,只能自己憋在心里。遇到困难只能自己想办法去解决,再也没有可以让我撒娇的人。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世上只有妈妈好。初中毕业的时候,我想请要好的同学吃一顿肯德基,但是兜里没有钱,又不好意思向二姨要,最后想了一晚上,没办法了,硬着头皮跟二姨说想要一百块钱,二姨连问都没问就立即给我拿了。拿到钱的我心里既高兴又伤感。

我在外面求学的日子难,妈妈在被非法关进的监狱劳教所里的日子更是度日如年。妈妈被用刑,身体上折磨,精神上摧残,逼迫她放弃修炼大法,但是妈妈坚定修炼大法的心始终没有动摇。一群好人被关进了监狱,却要所谓的转化,让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放弃做人的底线。这也许只有在中国这片没有信仰、道德沦丧的土地上才会发生的事情吧。

从原本幸福平静的家到后来的支离破碎,都源自江泽民发动的七二零对修炼大法人的迫害,一群做好人的人,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人却被这样对待。妈妈一年后回来了,后来在一次出去做大法资料的时候又被绑架。在看守所里,妈妈用绝食来抗争这种非法扣押大法弟子的行为。在绝食的第十天,妈妈被送进医院并安排警察看守,晚上妈妈无视熟睡的警察自己走了出去。后来妈妈讲她一直都不承认这种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以及非法关押。辗转来到市里,最后因为资料点出了问题最终又被非法劳教三年。直到现在妈妈回来,一共被非法关押四年多。这四年多的时间更加坚定了妈妈的正念,我虽然脱离了学法的环境,但是一年多的学法深深的印在了我的心里,让我在没有父母的日子里路走的正。

现在妈妈回来已经有十年了,爸爸也从新走進大法,我也会经常做一些真相资料。

在妈妈被非法劳教的那段时间,爸爸脱离了学法环境,也渐渐的变回了之前的自己。开始酗酒,最后肝硬化,眼睛是黄的,腿是肿起来的。但是他始终都知道大法好,就是自己做不到。在妈妈回来后,爸爸也开始慢慢的回到大法修炼中,以前喝酒导致的各种病也都消失不见了,现在整个人也容光焕发了。

感谢大法,给了妈妈的一次新生;感谢大法,给了爸爸健康的身体;感谢大法,告诉了我真、善、忍以及为他人着想,让我在以后的道路上走的正。

我现在要举报江泽民这个元凶首恶,是他发动的这场迫害,凌驾于法律和道德之上,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让社会道德沦丧,他必须要承担法律责任。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