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报道大陆迫害事实 清除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五年五月开始修炼大法,走过了近二十年的大法修炼历程。我今天要交流的主题是如何在大陆被迫害的环境中,智慧主动挖掘素材,及时跟踪报道,曝光邪党的恶行,震慑恶人,助师在世间救度众生。

掌握电脑的经历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期间,在每天与邪恶正与邪博弈的间隙,想起家乡没有资料点,无法与明慧取得联系,不能更好的讲清真相,就立下一个心愿:出去后,一定学电脑,承担这个重任。

从黑窝回家,我把其它事都处理妥当后,就跟一位负责人说了这个想法。他说:有一套现成的,拿走吧。选在一个晚上,我们租了的士,把台式电脑和打印机运回了住地。可是我对电脑一点都不感兴趣,只要坐在屏幕前,不到十分钟,就昏昏欲睡,呵欠连连。

二零零三年底,有同修推荐外地一位流离失所的女同修要和我在一起,女同修以前在资料点待过,我心中大喜:总算有人能够运作这些机器了。那时,我都是做装订、刻碟等一些硬活,还有就是女同修把文章打字出来后,我帮忙修改一下,她再上传到明慧网上。女同修既能干又踏实,我就把事都推给她。我说:你多做一些正事,我就多做饭、做家务。无形中,更助长了我的依赖心和畏难心。

二零零五年,我和女同修分开了,后来她被家乡恶警绑架判刑。我对自己说:你必须独立起来,师父都说要不等不靠。当我心中下决断的时候,我发现我厌恶电脑的心态和坐在电脑前就犯迷糊的状态逐渐好转。虽然打字比捉虫子还慢,但我努力试着熟悉各个键盘,很快就突破了一切难题,变得什么都会干了。后来,我经常在电脑旁打字、写作、编辑、上网等连续一天一夜不眨眼都不困的,这都是大法师父给予弟子的造化啊。

查找不足 提高写作技能

我开始写报道文章时,都写成流水账,明慧编辑部往往把文章重新编排次序后,再发表。我颇有不解,心中还有些许不痛快,觉着这样把次序打乱显得突兀,没有原来的文章来的“小桥流水”,清新自然。

有一次,我又发表这种见解时,在旁的亲属说:我学过一段时间记者通讯,这类文章都是要把最重要、最扣人心弦的事情摆在最前面,能一下子吸引读者,别人就愿意看下去了。

当时虽然我嘴巴上还没认错,但后来我就多浏览和阅读明慧网上的通讯、报道,然而对照一下,如果按我的思路写,哪一种效果会更吸引人一些。毋庸多说,流水账的那种,看来看去不知哪是重点,看了一点,就没耐性了。

但我为什么以前总觉着自己的文章好呢?我仔细查找这种思想的根源,因为自己写的文章,字字是自己辛苦琢磨出来的,再不好,都自我感觉良好,再加上平时知识匮乏,就固步自封在自己的认识里了,就习惯形成了自以为是,固执偏激的党文化意识了。

找到不足后,我慢慢变的谦逊了,我特别关注明慧网的推荐文章,有的真是高手写的啊!而每次我上传的文章发表后,我会仔细找到编辑部修改的地方,我一下就体会到这样表达的妙处,心悦诚服的问自己为什么当时没有想到,之后写作时,就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我还学到文章开头一段怎样写综述,中间怎样加小标题;一篇文章的精神以哪个方面表现最刻骨铭心等等,后来我写的或修改的文章,编辑部同修就改的很少了,这样也节省了编辑部同修的精力呢。

勇往直前 主动挖掘素材

有了基本的写作技能外,还得要有素材。在大陆邪恶、封闭的环境下,要写出一篇真实、实在、有力的揭露迫害的文章,就得有勇气的主动挖掘素材。好多事情不是单一的,往往都要穿插在一起做,特别是遇到性质恶劣的突发事件,恶党人员的布控特别紧密,就更要放下常人的名、利、情,拿出我们大法弟子在法中修出来的大智大慧大勇的风范来。

某年,我市某县城一同修遭国安恶警绑架、毒打,后来出现昏迷状态送到医院里。因为距离很远,我们市内并不知道该同修生命垂危这一险情。这天有协调同修和我商量,说市内有个家乡是该县城的同修想去看看情况,我马上提出我要跟她一起去。我的想法是:县城比市内更艰难,关键时候我们更要去声援。

我把常人工作招呼了一下,带着数码相机就去了,其实相机拍照还不太会操作。来到县城找到几位同修询问,才知道情况非常危急,邪党人员怕出现不可预测的状况,全县都在戒严,严密监视大法学员的举动。

我俩还是决定去医院探视,同修都要失去生命了,我们还有什么怕的。而且我们毕竟是外面的面孔,警察是认不出的。重症室外坐了很多各个病人的亲属等待探视,我们也找到了被迫害同修的岳父岳母,简单的谈了我们的想法后,老人家同意让我们一同進去。

我们一边发正念一边等待唤门号,等我们進去时,重症室有二个监控警察守在屋里。见到病床上的同修这番模样,心头一热,千呼万唤,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但我不能让眼泪掉下来,我还有正事要做。我要强忍悲痛,勇往直前。

很快二个警察不知何因离开了房间,我冷静迅速拿出相机对准拍照,也不知道步骤对了没有,反正按了四、五下快门,当我快速收起相机时,二个警察又陆续返还房间来。

我们和有电脑的当地同修碰面后,把相片导出来,有三张拍的很好,有二张是按了录像的键,这样也够用了。当地有同修写了报道,不过主次不清、力度不够。我和写作同修交流了经验,取得他的认同后就大刀劈斧的改写文章,写好后,我再告诉同修怎样修剪、传送图片,当天下午我们就把文章上传了。

我接着就要编辑真相不干胶,争分夺秒,不能耽搁,给县城留了样品打印,要同修赶快行动起来张贴。我们还要急于赶回市内通知大家高密度发正念,打印张贴资料。回来后,我还要编辑本地真相小册子上传。

这些事情很多,也不能一一道来。有一年,我市出现命案,我放下手中的工作,请假十五天,以亲属的名义和邪党人员周旋,取得了真实准确的第一手材料,写了通讯配以图片发到明慧网上后,对世人震撼很大,那个不干胶一贴出来都是围一堆人在看,很多常人还在拍照,全市的人都在轰动,民愤难平。还有配以彩信群发,无人不知真相。

还有几次陪同家属去监狱看望被迫害同修,我们配合默契,也是智慧巧妙的用手机拍照,报道刊登后对黑窝里的邪警察震慑很大,他们到现在还没有搞明白,由警察守着见面谈话,居然给我们拍了照。

师父说:“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1]。是啊,我们是师父造就的神兵神将,是师父赋予我们神圣的使命。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