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等不来的结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看到同修此文,深有感触。虽然从法理上我们都知道不能执著于正法时间,但是在这些年实际正法修炼中,在邪恶的压力下,恰恰有多少人在有意无意的被这种执著带动;当这种错误的思想暴露出来时,不是立刻把它抓住去掉它,排斥它,从而提高上来,而是放任它,随着它。

如有的同修自己估计正法什么时间结束,抱着临时性的想法如何如何安排,做证实法的事自己大概准备多少钱够支撑到正法结束(自己也有这个非常不好的思想,借此机会曝曝光去掉它。)。有的同修看师父新经文时,不是以纯净的心态看,而总是在从字里行间寻找师父哪句话暗示什么时候哪个季节结束,或者感觉师父说大概最多几年要结束了等等,然后就用自己的常人心加以想象。当时间到了自认为从法中悟到要结束的时间却没结束时,又免不了大失所望。

这些年有多少同修就因为执著于正法结束时间而掉下去,不修,甚至走向反面,又有多少同修内心潜意识中在对正法时间一次次的执著乱猜而一次次的失望中而懈怠乃至严重消沉下去,面对现在总体已经很宽松的环境,反而丧失了当初面对九九年七月铺天盖地的邪恶都无所畏惧,知难而進,誓不助师把法正过来决不罢休的感天动地的勇气和精神。

而且,在这邪恶即将除尽,形势急剧变化,修好自己救度众生的机缘时间即将过去的关键时刻,不是赶快从消沉中走出来,以修炼如初的心态抓紧救度众生,而是被形势带动,去关注今天反腐到谁了,明天又有什么消息啦,今天看到邪党媒体有影射批判江蛤蟆的新闻,高兴啊,感觉快结束啦,象常人一样觉得苦日子快熬到头了,明天看阅兵江蛤蟆出来又免不了一番失望。这是修炼人吗?这是在修吗?伟大的师尊用巨大的承受为我们修炼和救度众生延长来的时间,我们不知道去珍惜,我们这是在想师父所想,在圆容师父所要的吗?这个思想与师父的本意背道而驰,不危险吗?严重背离法的思想执著不是我们修炼人一定要去除的吗?

让我们重温一下《严肃的教诲----记师父最近一次谈话》中师父讲的话,师父说“我为那些在魔难的严重考验面前不能走出来的、以各种借口掩盖自己怕心的人而感到痛心。而且,他们还用人的最狡猾的心理宣说:走出来是参与政治、和人斗等等,用这借口欺骗着自己,还动摇着其他想要走出来的人。还有的人说:‘师父为什么不快点结束这件事呢?’我用人的话说他们一句:这些人还好意思说呢!’那些在魔难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们哪!等待着他们走出人来。”

当然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在十六年的风风雨雨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中已走到了今天,但是在邪恶的压力下,我们潜意识中存在的还时不时冒出来的非常不好的这个心,我们不也应该警醒吗?它的根源在哪,我想其实是我们个人执著的一切和人心,把今天的邪恶迫害看的太重了,把那个邪恶看的太高了,太当回事了。

个人理解,今天的邪恶的表现、环境压力你把它看的大,那它就大,甚至大如山,压的你度日如年,痛苦不堪,所以你心里就老在盼望着快点结束吧。如果你不把它当回事,其实它也就变的很小,也就那么回事。

关键是你用人心去对待,还是用正念去对待,你是站在人的基点去看,还是真正放下生死用神的一面去看。事情是相对的,比如我们感觉某个人好或者坏,其实站在更高的另一个角度看,好呀坏呀也都是常人。再比如我们在十六年的风风雨雨中感觉很漫长,但是当过回头看看其实就是一瞬间,吃再大的苦也就象一场梦。如站在历史的眼光来看,或者对于宇宙中无限漫长的时间来说,这些时间更是微不足道的。同样对于魔难中的压力呀痛苦呀,如果跳出自我所谓的啥也不是的感觉,跳出自我名利情的框框,从更高的角度来看,把自己作为一个宇宙王或主的角度看,那魔难是什么,啥也不是,越往大处高处看看,它就越来越小,那点事还能称为难吗?那算什么苦?

我们知道密宗密勒日巴修炼的故事,他当时修的那个法,最高就是如来境界,他怎么修的啊,他吃多大苦,他以什么心态面对上师说的法,从未怀疑,不能做的事丝毫无犯,对上师要求做的事,不起一丝邪见,无怨无悔,吃再大的苦也要去做到。而我们作为大法弟子,能够无比幸运的成为师尊的弟子,能够在宇宙大法中修炼,在师尊无限慈悲的呵护中修炼,而且将成就大果位,回到自己最高境界的位置,我们本身又是不同境界中一方宇宙的代表,我们应该将以如何的心态去面对这一切,如何去修,如何去做才能配的上这伟大神圣的一切呢?

实际上,这伟大的一切恰恰让我们摊上了,而且,我觉的我们等于是在师父的一个巨大的“摇篮”里边修炼,师父说:“我说有法身保护你。其实还有一层意思,还不只是我的法身保护你,相当大的空间范围,一定的宇宙空间范围,都还没跑出我那个肚子呢!你跑哪去了,那不都在我这儿了吗?就是你尽管去修好了。”[1]师父想把我们捧到那么高的位置,让我们将来成为一方宇宙的守卫者,总得有一个难得的环境要让我们成长起来,锻炼成熟,树立那么大的威德吧。于是在这个“摇篮”里面就有了我们身边各种人,各种善恶表现所造成的环境,关键是我们不要因为人心被这个大舞台环境背景所迷惑所障碍,而是按照大法要求用正念去对待一切,做好自己该做的,当好这个大戏舞台上的主角。

这个背景无论表现怎么邪恶,其实就是为了烘托大法,烘托大戏的主角大法弟子而存在的!而师尊就在这“摇篮”边时时刻刻在看护着我们哪。什么魔难、痛苦,我们心中根本就不应该有这个概念,我们心中应该有的恰恰是得到伟大师尊亲自度化,并能助师正法的无上喜悦,幸运和荣耀!

话说回来,虽然对人类社会没什么好执著的,但是我们从上界下来,跟师父在不同层次结缘,层层下走到人类社会,在人类社会又辗转千万年,为的是什么呢?不就是为了今天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史前神圣的誓约吗?!在师尊法正乾坤,再造新宇的伟大历史时刻,我们成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又与伟大的师尊同在!这是万劫不遇的奇缘!如果我们能够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这段短暂的在人世间的时光将是我们生命中最难忘最珍贵最荣耀最辉煌的时刻!

如果我们人心不这么多,就不会身在福中却当作苦!如果我们不那么自私,而是慈悲于众生,那么,就会珍惜这段时间去救度更多的人,而不是等盼着早点结束。在历史的过去,杨家将、岳家军的英名千古流芳。我们曾经作为其中的一员,跟随师父南征北战,出死入生,谱写展现了历史上忠义无畏,英勇感人的篇章,在历史的今天,我们也一定会放下个人的一切执著,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让自己的生命在正法中展现大法造就生命的威严、神圣和辉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大法义解》〈在北京法轮大法辅导员会议上的建议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