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没有过不去的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五日】二零一二年中旬,我发现自己怀孕了。这对于一般家庭来说,那是很幸福的事,但是对于我们家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因为我已有一儿一女了,当时我的儿子才一岁一个月,怎么办?生呢,就是三个孩子了,各个方面的压力都太大了;打胎呢,不行,那是杀生,师尊的法已经说的很明确了,那怎么办呢?那时我一直处于焦灼不安的状态中,法也学不进了,工作也不想干了,就想睡觉,只有这样才感觉心里舒服一点。当时法学的少,更别提正念了。

不久怀孕初期的种种症状都来了,最难忍受的是,广东的七月是很热的,35度左右,可我还要盖被子,我都能感受到五脏六腑都是冰凉的。身体的难受就不说了,来自我婆婆的压力那就使我更加苦不堪言,我有些动摇了,在外地同修的帮助与丈夫同修的坚持下,我决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这个决定把婆婆气坏了,说了很多难听的话,骂大法,说我被骗了,我辩解了一下,她反而骂得更凶。我的女儿甚至当着家人的面对我说:“我们大家都不想看到你。”我知道是她奶奶挑拨离间产生的后果。而后婆婆又与我的娘家人和朋友说我坏话。我与同修苦笑着说:我婆婆象是在开新闻发布会,在讲她的儿媳:人丑,心又不好,一无是处。

婆婆刚从老家回来没多久就又回去了。我也辞工了,一边照顾一岁多的儿子与八岁的女儿,还要打扫房间,买菜做饭,忙得团团转,身体的不舒服很快就过去了,因为没有时间去感受那个痛苦了,那时的我是快乐的,因为没有违背大法,没有杀生。但我们婆媳的关系是彻底僵化了,我明显感到我与婆婆之间有一堵很厚的墙,难以穿越。

一次我与丈夫交流谈体会,我突然忍不住激动起来,抱怨婆婆,丈夫说:“你有恨。”我有些惊讶,我有恨吗?怎么没发现呢?我向内找呀找呀,有啊,没有的话,为什么不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为什么听到她身体不好时,我反而有些高兴,是呀,我有恨啊,我恨她给我造谣、到处讲我坏话,无中生有;我恨她恶语重伤我;我恨她挑拨离间……自己真有不好的心。

师父说:“我们如果遇到这些麻烦的时候,不要和人家一样去争去斗。他这么搞,你也这么搞,你不就是个常人吗?你不但不要和他一样去争去斗,你心里头还不能恨他,真的不能恨他。你一恨他,你不就动了气吗?你就没做到忍。我们讲真、善、忍,你的善就更无从有了。所以你不能跟他一样的,你真的不能生他的气,别看他把你搞的上下很臭,抬不起头来。你不但不能生他的气,你心里头还得谢谢他,真得谢谢他。”[1]

明白了之后,真的很后悔。过了几天我就给我的婆婆打了电话跟她道歉,讲我没有做好的一些地方,因为我是发自内心打这个电话,她能感受到,她就说前两天她本想给她儿子打电话,没想是我接的(是新号码,我不知道是谁),她就破口大骂一顿。所以她让我担待一下,说我运气不好。我就告诉她说:没关系的,只要你心里舒服了,就行了,我不会放在心上的,因为我修炼法轮大法

就这样我所认为很厚的墙就不见了。

在这过程中,我找到了很多的执着心,不为别人着想,只考虑自己的感受;色欲心,怕别人知道我要有第三个孩子,怕别人笑话;在工作中,想做的比别人都好,想出名;看到别人比自己工资高职位高,心里不舒服,妒嫉心;不想吃苦,安逸心;爱显示瞧不起别人的心等,找到之后,心里豁然开朗,感到身体去掉了一层壳。

二零一三年四月,我的第三个孩子出生了,胖嘟嘟的,耳垂特别大。同年九月末,我的公公婆婆又从老家回来了,我公公说,从他一开门的那一刻,看我的眼神,就知道我已经真正的放下了以前的恩恩怨怨。随后的日子中,婆婆也有当众数落我的时候,虽说当时心里有些不悦,但我不多说话,即使是解释的话我也不说,因为我还做不到师父讲的“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的这种状态,所以我就忍着,然后我再想我哪里做错了,大概也就一两个小时我就会把这样的事处理好,没有恨没有怨,反而觉得自己太差劲了,让她又造业了,造业了,她就得偿还呀。

二零一四年五月,婆婆在回老家当天,当着自己儿子、女儿、女婿、孙子、孙女面前说:“某某某(指我)真的很好。”我还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以前我为她做什么事时,是有私心的,想让她表扬,现在我是真的为她好,替她考虑,让她少造业,有机会能回到大法中来,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真正目的呀!

现在我与婆婆的关系很好,小区的人说:“应该给你们家发个奖—五好家庭奖。”

向内找真好,心胸宽广了;学大法真好,因为能跟师父回家了。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