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着圆满是诉江的最大障碍之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一直想写一篇关于不参与诉江者的心路历程,又觉得会不会给暂时没诉江的同修添堵,因而写了几次又都放弃了,近日和学法小组的同修重温师父的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时,如醍醐灌顶,重锤棒喝般的清醒了。

诉江大潮已历时半年之久,大陆参与诉江的人数仅在十几万之间,什么原因使这些反迫害、救众生、披荆斩棘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会在诉江这个正法关键时刻被怕心主宰了呢?

想想迫害当初,大法弟子不畏生死、前赴后继進京上访。坐牢、酷刑、杀头无所畏惧。可眼下诉江大幕已经拉开半年之久,诉江的主角怎么迟迟都不肯登场?日前,就这个问题和几个同修進行了交流:

A同修很坦白的说;法理上都清楚,心里什么都明白,就是有怕心,不敢诉,怕被迫害,同时A同修还举了一个例子来佐证诉江的顾虑。

A同修说,当年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有一个同修是被其他同修拉去的,此同修本人并没有想去,结果,其他同修都安全返回,此同修却被迫害了,从黑窝里出来时,就一直处于病业状态,直到被病业拖走离世。

A同修还表示;如果此同修不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是不是就不会被病业拖走?(此同修在被病业拖走之前就一直在看常人的情爱光盘,自己和另一个同修到他家把这些色情光盘帮他销毁了,可是他还是被旧势力拖走了。)

听了这番话,自己很吃惊,因为自己也有这种情结,虽已诉江了,可也认为如果诉江被迫害了,承受不住掉下来了,还不如不诉了,十几年反迫害做了那么多证实大法的事,也不会白做,不诉江只不过比诉江的同修层次低点,但出三界是没问题,这么大的法怎么能不出三界呢?所以,自己认为诉江后可以高枕无忧的等着跟师父圆满回家了。

B同修也是已经诉江的同修,她讲到,完成诉江后觉得再没什么可遗憾的了,该做的都做了,即使不是精進的弟子,也肯定出三界了,不再受轮回之苦了,圆满是没有问题了,今后就带修不修的保持现状别掉下来就行了。

为什么修了十几年号称是大法弟子的人,都没有走出只顾自己个人修炼的状态?

究其原因只能有一种解释,那就是执着圆满,为圆满而修炼,没有走出为私为我的旧势力安排的路。

设想,修炼中假如没有圆满的果位在等着我们,那么我们还会不会不畏生死、前赴后继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会不会放下生死去传《九评》、讲真相、救众生?

我们是不是觉的不参与诉江也不会影响圆满,只不过层次不同而已,修到哪算哪,進而不去诉江?

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是不是在利用大法?

以上是自己这个层次中体悟到的,并不代表同修真的是这样想的。

最后,用师父的一段法共勉;“大法弟子伟大是因为你们与师父正法时期同在、能维护大法。如果自己的所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时,那么大家想一想,在这开天辟地都没有过的慈悲与佛恩浩荡下,如果还做不好,怎么会还有下一次机会呢?修炼与正法是严肃的,能不能珍惜这段时间,其实就是能不能对自己负责。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弟子们,精進吧!最伟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们证实大法的進程中产生。你们的誓约将成为你们将来的见证。”[1]

个人体悟,有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希望我们更多大法弟子都能重温《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篇经文,真正同化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