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后更要重视多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我在诉江后,心里有一定压力,主要是怕心,有点后怕。看到周围有些同修出国、旅游、走亲戚、回老家等,也想走。但又觉的不妥,别的同修走可能有各自要做的事,而我走纯粹是躲避,那就失去诉江的意义了。我提醒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和大法,我什么都不怕。虽然这样想了,但心态还是不稳。一会是正念,一会是人念。还想了一些人的办法。

我联想起迫害初期我流离失所到老家,邪恶电话追踪到老家,当地恶警就开着警车到所有亲戚家找我。我东躲西藏,白天不敢出屋。大约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我一个人站在窗前往外看,忽然想到:我是神,他(指恶警)是人,人看不见神,更找不到神。于是我不怕了,也不躲了,照常出去粘贴、撒传单,接、送资料,邪恶也不再找我了,一场来势汹汹的迫害在师尊加持的正念作用下就这样不了了之、烟消云散了。

受此启发,我彻底打消了出走的想法。以学法来增添正念,以发正念来消除怕心。每次发完正念后我的心都能恢复和往日一样的平静与祥和。情绪一有焦虑不安,就再发正念。很多时候我在发正念时都能看到逼向我的危险,及时的把这些邪恶消除、灭掉。我的心就又安稳了,不怕了。在人这个空间表现也就同往常一样按部就班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了。

师父说:“邪恶处 有阴霾”[1]。在诉江后,一有阴霾,我就增加发正念的次数。诉江以后,发正念时我感到能量场特别强,强大的有时感到整个人都被巨大能量包裹、带动得要起空。看到不好的生命体,念出即灭,有时根本不需要特意针对去做什么,一走一过就没了。前天早上阴霾特别重,发正念时我看到一辆特别大的大卡车,满满的一卡车警察,它们一个接一个纷纷的从卡车上往下跳,不停的跳,跳下来的就在车旁集合,还有一个指挥官站在队前,像是要下达什么命令,去执行什么任务。邪恶有行动,我赶紧念正法口诀,随着强大的“灭”字发出,我看到它们纷纷倒下,一排排的倒,最后剩下几个衣袖、后襟上带有红色镰刀斧头图案的还想负隅顽抗,最终还是倒下了。然后就像电影镜头一样视野一下放开了,原来这些人的后面还有大部队,目光所及之处全都倒在地上,就像秋天割倒的庄稼一样,望不到边际。我丝毫不敢懈怠,更加高度集中念力,继续不停的发出更强大的“灭”。灭字所经之处就象扫地一样,什么都没有了,呈现在眼前的是一片焦黑的土地。紧接着镜头又一转,是一片郁郁葱葱、生意盎然的树林,有一条特别显眼的黄土路有点弯曲的丛林中伸向远方。我双盘腿正对着这条土路,在路的两旁,不断有躲在树下草丛里的邪恶生命刚一露头就被销毁了。

北京是邪党中心,北京同修肩负更重的清除另外空间邪恶的责任。发正念是师尊传授给大法弟子窒息邪恶、铲除邪恶、保护自己、救度众生的法宝;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的三件事之一。师尊多次讲法中都一再叮嘱弟子们一定重视、做好。近距离发正念,北京同修有绝对优势,得天独厚。所以北京同修一定要利用好这一有利条件,形成一个整体共同发出最强大的正念,彻底清除、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及人间的大魔头和主要帮凶。尤其诉江后,更要重视多发正念,及时清除、解体那些操纵司法局、综治办“610”、国保、国安、派出所、居委会那些有坏思想的人和不明真相的人干扰、迫害诉江的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邪恶因素;排除一切干扰,解体一切有形无形的迫害,把江魔头推上审判台,结束迫害,解体中共,救度更多众生。

个人所在层次认识,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扫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