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机缘修大法 勇猛精進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回忆起自己得法修炼的路,感觉体悟真是说也说不完。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给了我智慧和希望,使我的身心得到了彻底的净化。师父和大法所给予我的太多太多。

得法开天目 师父慈悲点化救人

过去我是个佛教中的居士,修炼很多年,但感觉没明白什么真正的道理。一九九七年,一位曾经信佛教的居士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说让我好好看看。

当我第一遍看《转法轮》的时候,师父就把我的天目给打开了,天耳也通了,我看到了师父的法身,还有法轮,真是神圣又玄妙。从那一刻起,我便下决心坚修大法到底了。

一天我炼静功的时候,看见另外空间有一位男子,头发乱蓬蓬的,体弱多病、穷困潦倒的样子,这是谁呀?我没认出来。就在当天晚上,我又梦见我们原来单位的领导和一大帮职工,在忙忙碌碌的奔波着,真是名利情中打滚儿的感觉。仔细一看,这些人却光着膀子,骨瘦如柴,没吃没喝的样子。看到我的时候,他们一拥而上,七嘴八舌的说到“看你多幸福呀!看你多幸福啊!”我当时心里一酸,就醒了。

我悟到:这是师父在点化我呀,我得法了,就是天大的幸福,得赶快去向他们弘法,救他们啊!于是,第二天,我就请了几本《转法轮》去单位了。当时,在单位工作的女会计见到我后高兴的说:“哎呀!好几年没见到你了,今天来干什么呀?”我就把自己炼功受益的情况跟她说了,并把昨天打坐静中看到的和梦境中所点化的讲给她听。话音刚落,耳边一个声音就告诉我说:“你静中看到的那个人就是某某啊(指我单位的一把手)!”我一愣神,眼泪就下来了。

会计看我哭了,忙问怎么了,我就又把刚才听到的情况讲给她。她也非常惊奇的说了一句“真神哪!”于是,我借给她一本《转法轮》,让她也好好的了解、了解大法,别错过这难得的机缘。

转身我就去了单位的一把手家,说明来意。他接过书,自言自语的说了两遍“转法轮,转法轮”,并马上坐在地上,双盘打坐起来。我说,“你还真行啊,还没开始炼直接就能双盘了。”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放弃现实当中的利益,说:“我现在没时间,等我退休后再好好看看吧!”

佛法是严肃的啊,得到了就要珍惜,人想退休或以后怎么样、怎么样,谁又知道自己以后的命运会如何呢?我惋惜的走了,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二零一三年的年末,我给一位男士讲真相,他同意做了三退,之后问我是哪个单位的,我告诉他之后,他一下子就提到了认识我原单位的一把手,并谈到了他现在的惨状:他的妻子死了,儿子也被人杀了,现在他本人也不知去向了。

想想此人当年的“风光”,和今日的惨状对比,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人哪,很难知道自己身后的命运是什么,他也是个有缘人哪,当年我的定中所见不就是他今天的写照吗?师父慈悲,想救度他,可是人太迷,错过了这个机会……

得了法的人哪,愿我们好好珍惜这万古机缘吧,放下人的利益与人心的执着,勇猛精進,圆满随师还。

难中证实法 法轮显神威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疯狂打压开始了。为还大法清白,我告诉丈夫我要去北京上访,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谁知丈夫当时被邪恶的谎言迷惑、被当时疯狂的邪恶气势吓住了,为了阻拦我進京上访,竟然去派出所把我的情况说了出来。结果,我被非法关押拘留了。

在邪恶的黑窝里,我一直不配合他们的命令和要求。二零零零年的腊月,我跟看守所的警察要笔和纸写真相信。因为我的文化不高,不会写的字很多,看守所里也不允许随便说话,我就一遍一遍的喊警察问字,后来喊的她不耐烦了,就叫一个文化比较高的同修帮我。不到两天的时间终于写完了,一共六页,我把它念给同室的被关押人员听,也有很多的常人,她们都说写的好,还很惊奇我没有文化怎么能写出这么好的信。我说:“不是我个人写的好,是师父给我开智开慧,师父叫我们弟子做事要为他人着想,要讲清真相,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

我在看守所里不劳动、也不配合邪恶,就是给同室的常人和看守所的警察讲真相,讲大法怎样教人做好人。有几个常人都说“我出去后一定学大法。”

记得第一天被关進看守所的时候,一个被关押的常人小声告诉我:“她(指一位同修)也是法轮功,但转化了”。我就找了个机会问她:“你转化了?你不想当李老师的弟子了?你听江鬼的?它让你不炼你就不炼了?你给它活的?它能给你正果吗?!”同修悔悟了,当着全室二十多个人的面,把已经写好的所谓“转化书”撕掉了。警察知道她已经写好了转化书,就等着星期一上交领赏,不曾想来要的时候她又转变了。当恶警们知道是我的原因之后,就指使号头对我下毒手。

当时我一直不配合邪恶,心里不断的背法,晚上七点就炼功,当我炼到第二套功法抱轮的时候,号头猛的将一大盆冷水泼到了我的头上!当时我一惊,又马上镇定下来想:你说了不算,我就是要炼功!号头看我还炼,就一把揪住我的头发,猛的摔倒地上,随之又浇上一大盆冷水!当时正是寒冬季节,可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冷。看到这样的情景,室内的人都惊呆了,我毅然站了起来,身上的冷水哗哗的淌了下来。我身上所有的衣服都湿透了,我很平静的甩了甩身上的水,去换衣服,就在这时,我看到无数的五颜六色的法轮旋落在我的身上!当时我的内心激动无比,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和鼓励着弟子,我含着眼泪就在心里一个劲儿的谢谢师父。

当天晚上,梦境中我看到迫害我的恶警从高层空间掉了下来,又不断的往下掉,最后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第二天,我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可那个号头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突然嚎啕大哭的跑了出去,从那天起就不再和我呆在一起了。我悟到是师父保护着弟子,世人在无知中作恶也要警告和偿还的。

坚信大法志不移

在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家人心急如焚,用各种方法想把我办出去,因为片警说我转化后才能回家,所以在接见的时候,他们也随同恶警做我的转化工作。二女儿曾经以死相逼,说我如果不转化,就死在我的面前。我说我是坚修的大法弟子,怎么能在这个时候随同邪恶转化?二女儿很失控,当时就在我的面前用椅子往自己的头上砸,后来被警察领走了。

在二零零二年的三月二十九日,邪恶又一次迫害,要把我拉到马三家。丈夫、儿子、女儿眼看着年迈的我被戴上手铐拉走了,大儿子一边跟着警车后边跑一边哭喊:“妈……回家吧!”江氏集团发动的这场迫害,致使多少个家庭遭受着骨肉分离的痛苦,却又要把这一切罪过强加在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身上。记得有一次,一个恶警对同修说:“你们学法炼功的真的是太自私了,什么丈夫、孩子全不管了,就为了自己的圆满!”我说:“是你们给抓在这里了!我们怎么不管了?在你们没抓我们之前,我们哪一个不管自己的家庭、孩子了?!是你们把我们强制关押在这里,还说我们不管!”后来,恶警不语,就走了。

是啊,在家庭中,大法弟子们自从修炼以后都深深的受益,脾气改好了,家庭和睦了,在单位里,工作兢兢业业,不再像常人一样争争斗斗了,领导同事都很佩服和赏识,这是所有的人都耳闻目睹的。所以说现在,尽管为了维护大法、为了坚持真理和信仰遭到了邪恶迫害,但内心的坚定正念却是不可动摇的,常人的谎言和歪理也是迷惑不了的。

二零零二年的十二月,马三家劳教所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所谓的“攻坚战”,更加惨无人道的迫害开始了: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安排邪悟的人员四个人轮流包夹监视,整天往脑子里、耳朵里灌诽谤大法的邪理和谎言,同时对坚定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甚至酷刑折磨!我看到一位六十七岁的老年同修被从寝室拖到食堂,又从食堂拖到强制转化的黑屋里,往返几百米,把衣服裤子都拖破烂了;在蹲小号(酷刑折磨的一种方式)的迫害过程当中,眼睛也被迫害的失明了。有一位年轻的同修在小号中不知被折磨了多少天,出来的时候,腿都不能走路了,骨瘦如柴,得三个人扶着才行。

和我一同被关押在一个寝室的有一位是四十五岁的女教师同修,因为不转化就被长时间的吊在暖气管子上,手腕烂得大口子像小孩儿的嘴一样,还直淌血,都看见骨头了!那段时期,就在我们一同被关押的寝室,被迫害死的同修就有三名!迫害手段之残忍和剧烈,令人不堪回首……

当时,我也因为坚定对大法的信仰而被关進小号两次,每次十天。过程中,我还被上手吊在暖气管子上,手肿的老高,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大小便全便裤子里……这十天中,看不到一滴水,连喝的水都不给,更别提什么洗漱了;耳边天天给你播放那些污蔑师父和大法的谎言;每天只给吃窝窝头、咸菜叶子,那咸菜叶子咸的都杀嘴。因为不给水喝,后来嘴就干裂出大口子直淌血……两次小号的酷刑折磨,出来后我整整瘦了三十多斤。

所有受过这种酷刑的人都不愿回想当时那种惨烈的痛苦,那是一个常人根本就无法承受的,时间长了手铐越勒越紧,手腕被勒破皮是常事,还有被勒的皮开肉绽的,碰到骨头更是剧痛难忍!也时常有昏死过去的同修被抬了出来……那一次,我就被处于这样的酷刑折磨之中,浑身剧痛难忍,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血压急剧升高到二百四十,头疼、呕吐不止,直到有一天我昏死过去了,他们才把我抬了出来。

那时儿子来接见我,警察害怕迫害的真相暴露,告知“你母亲表现不好,不让接见!”儿子思母心切,被逼答应可以做我的转化工作,后来才答应在警察和其他犯人的监视下允许接见三十分钟。在接见的过程中,儿子问我:“妈,你为什么不转化呢?”我说“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教人做好人的,你想让我往哪儿转呢?”说完,我就把被他们酷刑折磨的肿的老高的手腕抬给儿子看,儿子一下无言了,心疼的无以言表。看到这个情况,监控的恶警连忙大声喊道:“接见时间到!别再说话了!”儿子哭着回去的,到家后就病倒了。

在这些年的迫害中,我曾经被三次非法拘留,非法劳教三年。八十五岁的老母亲本已经得法,身心受益很健康,也因为承受不住这一次次的打击,没等我回来就含冤去世了。

回想起这段血泪交加的岁月,其中的滋味真的是一言难尽!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太太也不会历尽魔难、几度生死走到今天。正法形势如今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今天,我唯有听师父话,按照师父的要求修好自己、救度世人,更加精進的走好最后的路。

做好三件事 救众生

我现在会利用一切时间和机会,向周围的有缘人面对面发放资料、讲真相,做三退。有一次,我们三位同修一起去农村发《九评》,以前我们就事先定好:如果谁讲真相,那两个就帮助发正念。

在出租车上,除了我们三个人,还有司机和一位男乘客,我当时就动一念,我一定要救他们。我先和司机搭话:“小伙子,多大年龄了?”司机说:“三十岁!”我直接问道:“听说过三退自救保平安吗?”不曾想这位司机立即很反感的说:“别跟我说这些,我什么都不信!”

司机旁的那位男子很小心的看了我一眼,我马上在心里求师父加持,一定想办法救了他们,因为坐了同一辆车就是缘。因为早晨没吃饭,我就带了几个苹果,让了让司机和那个男子还有同修,他们都不吃,我便自己吃了起来。吃完后,我跟司机说:“这个苹果核我先放在车上,等下车时我再找个垃圾桶把它扔掉!”

旁边那一个男的听到后说了一句:“看人家这素质!”借着他的这句话,我又讲起了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他们我就是学法炼功的,师父教导我们弟子要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为他人着想,最后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我又告诉他们:“刚才跟司机讲三退保平安,目地真的都是为了你们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联合国都存档了,这一切都是中共导演的一场丑剧”等。

后来,他们两个都明白了,都退出了邪党组织。我送给他们两个护身符,告诉他们不单单要自救,还有告诉亲朋好友,要救他们。他们都答应了,并高兴的收下了护身符。

就这样,利用一个苹果核打开话题,使两个生命得救了。那一天,我们边发《九评》边讲真相,一共劝退了四十五人。

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做三退,每天都在这样忙忙碌碌中度过,心里真是踏实而快乐。我们知道,今天所有众生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我所做的一切成果,也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按照师父的要求,跑跑腿、动动嘴罢了。再次拜谢师父,弟子一定勇猛精進,听师父话,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