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虎林市291人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自五月份以来,黑龙江省虎林市共291人(211个案例)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敦促最高检察机关就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

被告人江泽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以来,利用手中权力迫害法轮功犯下的种种罪行。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给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带来极大的伤害。自二零一五年五月底到十月二十日,明慧网已收到十九万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递交给中国最高检察院、法院、公安部等相关部门的诉讼状副本。

赵碧旭遗照
赵碧旭遗照

虎林市八五四农场赵碧旭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三年半,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被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她丈夫邱平发控告说:“二零零八年八月,赵碧旭因给路人一个护身符又被绑架,后被非法庭审。法庭上赵碧旭和律师都做了无罪辩护,但仍被非法判刑三年半,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在监狱,赵碧旭拒绝放弃信仰,认为自己无罪,拒绝穿囚犯服和参加劳役,不接受狱警的所谓‘转化’,受到了监狱恶警的迫害和刁难。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四日离出狱仅剩半个多月时,却突然死亡。 恶警赵慧华院长(十监区区长)的心腹打手高福艳曾在监舍说:真佩服院长的神机妙算,赵碧旭不超过三天就会死。认识赵碧旭的人都十分惊讶,她身体强壮,非常精神,前十来天有人看到她还很正常,谁也没听说她有过病,怎么会突然死于‘癌症’……”

四十四岁的叶正辉控告说:“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正在我的店里工作,虎林市国保大队翟青、杨建伟、康朝文、610人员等十多人,来到我店,非法抄家,并把我绑架到虎林市公安局,对我进行七天七夜的非人折磨,当时虎林国保大队参与迫害,具体实施迫害的是鸡西市国保610人员,三人中我只记得有一韩姓警察,他们迫害我的手段有:把我的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不让睡觉,扒光衣服,用四根充满电的电棍电我的嘴唇、大腿根、下身、全身最敏感的部位,当时是夏天半夜,为不让别人知道他们的恶行,关着窗户,满屋子皮肉烧焦味,呛的他们都受不了。他们还用手指甲掐我腋窝、大腿根部细肉,当时就出了紫痘子,嘴里说着污秽不堪的语言,用皮鞋跟磕我的大腿,用皮鞋头踢我的小腿骨的前面,小腿肿的前后一样高,用皮鞋跟踩我的脚趾,使劲捻,拳打脚踢,抓头发撞墙,用大法书背砍我的头,还把师父的相片铺在地上,多根电棍一起电我,我被铐在暖气管子上挣扎躲避,手铐刻进皮肉里,还不时会踩在师父的相片上,身心遭到巨大的摧残。直到七天七夜我被送到看守所,看守所警察都说他们怎么这么狠哪!”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除了身心遭受的直接迫害,我所经营的装潢店也因此被迫关闭,造成了十多万元的经济损失。我的家人也遭到了间接的巨大伤害,使他们一度陷入极大的痛苦中,妻子受不了多次被绑架的惊吓与我离了婚,父亲受到刺激,脑血栓病复发,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三年离世。”

夏德宝
夏德宝

虎林市法轮功学员夏德宝被迫害致死,他的妻子控告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多钟,公安局、派出所、电业局要抓捕夏德宝,夏德宝得知消息后当天被迫离开虎林。二零零一年五月夏德宝回单位找领导要求上班,领导假意让他先回去休息,一星期后被骗至单位遭到绑架,并被送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多天,之后夏德宝的母亲到单位找领导要求儿子上班,电业局长却说夏德宝因旷工十五天被除名了。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送鸡西劳教所迫害,送时夏德宝已迫害的不能行走,人瘦得不像样,是被人背进去的,鸡西劳教所不收,虎林看守所、公安局的人却强行把夏德宝送进劳教所。夏德宝解教回来时,浑身浮肿。二零零四年底夏德宝为了孩子上学,家庭生活需要,去外地打工,但身体遭到残酷迫害后一直未能好转,二零零八年下半年经常咳嗽,吐血,于年底十二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

虎林市八五六农垦社区韩凤莲女士控告说:“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我因散发真相资料被西岗派出所警察绑架,强行抄家,后关进虎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三天后,身体出现问题,被家人接回,被勒索一万五千元。二零零六年八月,因揭露迫害,我再一次被虎林公安局国保大队非法绑架。被强迫离墙十公分站着,两个警察轮番一人一拳的打我,用拳击打头部,头撞墙刚被弹回另一人紧跟一拳。无数次的击打还边打边说:‘别看你是女的!我们可不把你当女人看!想怎么对你就怎么对你。’并告诉我怎么酷刑折磨别的大法弟子,让我产生恐惧心理。然后再用拖鞋底使劲抽脸,用穿着皮鞋的脚使劲踩我的脚致使脚淤青……”

酷刑演示:踩脚
酷刑演示:踩脚

杜云峰在控告状中说:“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三年八月,由于坚持信仰我被 五次送至牡丹江农垦看守所、八五七农场拘留所、洗脑班。六次关押迫害时间共计二十一个月。因为坚持炼功,一次左胸被打断一根肋骨,又一次被看守所管教砸上地环十多天。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八日因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绑架、抄家,后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四日被转至黑龙江省鸡西市监狱集训队,在集训队因为不背监规被集训队大队长和高干事用电棍与拳脚暴打三十多分钟。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六日我被转至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监狱。十月中下旬,牡丹江监狱对所有未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期间我被浇凉水迫害四个多小时,浇一段时间凉水(人体在承受零下几度凉水有一个极限值)就缓一缓再浇。毕副大队长中途看到对我强制转化未果后,亲自指挥,在给我浇凉水间歇时对我拳脚施暴。”

酷刑演示:泼冷水
酷刑演示:泼冷水

自古善恶终有报。我们坚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一切迫害真相必将大白于天下,迫害元凶江泽民必将被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