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记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七日】

一、无端的迫害

法轮功受迫害十六年中,我、女婿和女儿承受着同样的痛苦和灾难。面对女儿经常被抄家、绑架、拘留、判刑的危险,心里总压着一块巨石,但又无可奈何。

女儿因患先心病,于九九年元月份走入大法修炼,当时就被我拒绝,因为我家祖辈都是憨厚的农民,胆小怕事,怕惹是非。我苦口婆心地劝阻女儿只做一个很普通的人,女儿告诉我修炼法轮功是强身健体并且要按“真、善、忍”三个字做好人,更好的人。

九九年七二零后,女儿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而后被非法拘留,女婿找到我,叫我做女儿“转化”工作。我想女儿平时挺乖的,很孝顺的,应该会听我劝阻。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去拘留所做女儿“转化”工作,女儿一句也不听,句句是你们误会了,你们被电视谎言欺骗了,事实并非如此。提审警察说女儿中毒太深了,本想弄出女儿的希望成为“泡影”。被迫害半个月后,女儿出现严重病状,看守所怕担责任,通知当地接回女儿,可当地政府派出所勒索女婿八千元钱,还要我和女婿担保,以“取保候审”形式放出。因为是“取保候审”经常受到片警的骚扰和抄家,敏感日和节日定要上门察看,抄家是他们的家常便饭。

记得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八日晚上,我来女儿家做客,亲眼目睹了女儿一次被抄家的情况。

深更半夜十一点多钟,女儿快要关店门了,一辆警车气势汹汹向女儿家驶来(据他们说观察了很久),警察车上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人出示自称是市局统一搜查证,一人直奔女儿住处翻箱倒柜,翻得家里一片狼藉,然后小心翼翼地一样样查寻,连衣服的口袋都难以幸免。一人恐吓家人,诽谤师父和大法,为抄家找“理由”。经过三个多小时的周密检查后,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籍和经文,并当场做了笔录,作为以后迫害女儿的“证据”。女儿被连夜带走,逼供二十三天后,给家属探信判“二年劳教”。女儿身体极度虚弱,平时生活都难以自理,经常头晕、心绞痛、手脚麻木等。二年劳教一定会有生命危险,我和女婿商量,一定要把女儿弄出来。女婿被勒索上万元钱找到一条门路,给女儿体检,待体检不合格时,一毛姓局长还是不会放人,说是上面定性了的,死也要死在里面,里面也经常死人。为了救一条活生生的生命,为了这个完整的家庭,我和女婿便下跪求饶,这是我人生中最耻辱的行为,此事让我铭刻在心,挥之不去……

但对女儿坚持修炼,我还是难以理解,因为上面的压力太大了,女儿宽慰我,以后会好一点。

女儿又被我和女婿担保后,以“保外就医”形式救出,但女儿走出了监狱大门又陷入了家庭牢笼。家中的钱财被掏空,女婿便愤愤不平,动不动就打骂女儿,把女儿驱出家门,并向我告状休回女儿。我也在邪党的圈套里走不出来,怕家庭受到牵连,与女儿断绝关系。其实,我已受到了来自政府方方面面的压力和坏人的指指点点,承受力达到极限。

二、大法显神奇

经过一年多的痛苦和悲伤后,女儿患上了急性腹腔癌和肝腹水,二三天内,癌细胞急剧扩散,肚子鼓高,骨瘦如柴,在家等死,好心人劝导女儿精進修炼法轮功,师父会管的,女婿也放松了点,女儿一炼上法轮功,肚子就“咕咕”叫,然后就日夜拉十多次脓和血一样的水,女儿的肚子就慢慢地消了,二个星期后,女儿打电话告诉我好了,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天方夜谭吧?女儿连声说,是真的,还能吃两碗饭呢?听到女儿洪亮的声音,老伴说,没错,女儿真的好了,听声音就能听出来。我和老伴第一次能从内心接受法轮功,以后女儿讲真相欣然接受。

三、大法为我解难——救我命

我患有几十年的关节炎,心脏病,痛风病,只要天一变,我身体就痛的痛不欲生。女儿教我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得到大法师父的护佑,我照着念一段时间后,果然不疼了。我真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我曾经痛的吃“激素”几十年了,都不想活了。

还有一件最为难的事是;今年上半年,我的右脚大脚趾头被烂通了,里面灌着脓,帮我看过病的医生都说,我就这样慢慢烂死的。我儿子四处打听,听说一个当校长的在市医院医治花了三万多元,还七个月要人伺候,三年才能落地。我年龄又大,经济短缺,检查各项指标均不达标,只有在家等死一条路,女儿闻讯起来,带来MP3师父讲法录音,并叮嘱我,每天花一小时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死马当活马医,每天下午坚持诚心诚意念一个小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空就听MP3。一个多月后,我的脚不知不觉好了。我无限感激大法和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此时,我感到我是这世界上最幸运的人,我没有白活这一生,我相遇了这救世的大法——法轮大法。

在这奉劝那些千千万万象我这样受迫害的家属,你们的子女没有错,更无罪,错在江泽民!罪在江泽民!早日拘捕江泽民,审判江泽民,还人间正道,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还法轮功学员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