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被迫害致死 女儿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锦州市义县李岩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五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起了控告,控告元凶江泽民在长达十六年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导致她父亲李广繁、母亲吴凤艳被迫害致死,给自己心灵上造成的巨大伤害。

李岩女士在控告状中写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至二零零一年十一月,父母亲因为进京和平上访,说句:“法轮大法好!”多次被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和义县城关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劳教。那时扔下我(十六岁)和十岁的弟弟。冬天很冷,没有钱花,没有粮吃,靠同修阿姨和叔叔、大爷们的帮助,艰难度日。后来八十岁的奶奶来家给我们作伴。当时那个苦啊!无依无靠,晚上,北风呼啸,掺杂着雪花,土炕冰凉……漆黑的夜晚,又冷又怕……由于江泽民集团长时间的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学员的折磨迫害,使母亲于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一岁;父亲于二零一四年九月十八日被迫害致死,年仅五十九岁。”

一、母亲吴凤艳被迫害致死

吴凤艳
吴凤艳

我母亲吴凤艳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前,她身体患严重的肾炎,浑身浮肿,类风湿等多种疾病,严重时不能下床,由父亲照顾。修炼后,身体的多种疾病都好了,她整天都乐呵呵的,家里的活也能干了,真是无病一身轻,全家人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她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进京上访,被城关乡五里屯村治保主任和妇女主任接回,由城关乡派出所警察柴国英送进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被勒索二千元钱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再次进京上访被截回,被城关乡派出所警察柴国英送进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多月,勒索一千多元钱。

二零零二年十月,邪党召开十六大期间,城关乡派出所警察陈乃莲等,一天晚上把她。从家中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多天,勒索八百元钱。

二零零五年,城关乡派出所警察跳墙闯进门把她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左右,被勒索五千元钱。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父亲因讲真相,被不明真相世人举报后,被绑架关押在义县看守所,被义县国保大队勒索一万二千元钱。

我父母由于受中共长期的绑架、骚扰、非法关押的迫害,在身体上受到折磨,精神上受到摧残,经济上被多次巨额勒索后,家境达到分文没有了的地步,亲友们和法轮功学员看到后,经常给予资助,才勉强的生活下来。

二零零八年母亲出现了脑血栓病状,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她突发脑出血、不省人事,四天后离世。

二、父亲李广繁含冤离世

李广繁
李广繁

我父亲李广繁,一九九九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之后,身心受益,生活充实、欢乐、家庭和睦。他认准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做个好人,甚至是更好的人的正理,全家人身体健康,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及中共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后,父亲按照宪法赋予公民有上访的权利,带着为法轮功讨回公道,向政府说清道理的愿望,先后四次进京和平上访,证实法。可等待他的却是非法被抓、被关、被劳教、流离失所、频繁骚扰、精神折磨、勒索恐吓,最后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父亲第一次进京,在途中兴城市被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师坤来和警察杨成文截回到乡派出所非法关押半天。九月二十二日,他第二次进京,在途中被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师坤来和警察杨成文截回到乡派出所后,被县公安局政保科长杨玉祥和警察王占林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又被看守所井学民和政保科长杨玉祥勒索现金九百元,才将他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六日,父亲第三次进京,在途中被义县城关乡派出所所长师坤来和警察杨成文、才国英截回到乡派出所后,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彦复劫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勒索现金一千三百元,才将他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十月,李广繁第四次进京证实法,在途中葫芦岛市被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占林截回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个半月后,将他劫持到锦州市教养院非法劳教十四个月。释放后,他被迫流离失所到南方打工好几年。

二零零六年一月,父亲从南方流离失所回到家,在去县西部山区讲真相广传《九评共产党》书时,被义县公安局西山分局局长张成军等警察绑架走脱后不得不流离外地。

二零零九年一月,父亲带着打工挣的钱回到家中,二十日,他和同修去县农村高台子镇,向世人送“福”字讲真相时,由于恶人构陷,被高台子镇派出所警察孙健等人绑架。在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五天;又被县国保刘海志、周化来勒索现金一万二千元。打工挣的钱被勒索给他家庭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损失,给他本人精神也造成很大的痛苦。

我母亲的离世,给父亲的打击就更大了。这时当地的警察又经常的上门骚扰,他既持家又得想法挣钱,维持生活。

内外环境的困扰,父亲于二零一四年三月开始出现病状,走路不能站,身体晃。到了六月中旬,当地邪党政法委召开对全县所谓黑名单上法轮功学员,重新登记上报迫害会议。八月初,义县公安派出所警察、社区街道人员以查户口为名,也频繁到他家进行骚扰。这时他病情迅速恶化,生活不能自理。

到九月初,县公安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家强行抽血、按指纹、签字等骚扰,此时父亲已经支撑不住了自己,瘫痪在床上。到了九月十八日,他竟在邪党人员的恐吓下,含冤离开了人世。

所以,我要控告江泽民,将它绳之以法,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还我父母亲清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28/父母被迫害致死-女儿控告元凶江泽民-3182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