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梦何时已

法轮功学员女儿埋在心底的深痛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九日】哦,又是这种梦!

梦中,我放假回到家乡,亲戚告诉我,爸爸被中共警察暗中下毒手害死了。我大脑一片空白。这,正是我一直担心的,可是当它真的发生,还是沉重的打击!

我在自己的哽咽声中醒来,泪珠儿还在眼睛上挂着。一片黑暗沉寂,凌晨两点刚过,再也无法入睡,又默默流了许多眼泪。

这种梦已折磨我十多年。但同时庆幸,它只是一场梦!

十多年前梦魇的开始

十多年前,爸爸因修炼法轮大法被绑架,没有判决书,只是无限期地关押,直到出现病危状态,看守所怕担责任才扔给了家人。那时对于整个家,天都塌了,妈妈和哥哥一下多出许多白发。我那时在外边上学,相比之下承受的太少太少,甚至爸爸刚回来时,那病危吓人的样子都没见到。听妈妈说,爸爸当时浮肿得吓人,鞋子都穿不上了……爸爸回来后坚持修炼,身体也很快康复,又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因为勤劳、肯吃苦,家里日子渐渐好起来。

记得大二那年,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无人接。又换时间多次打,仍无人接。我慌了神,爸爸受迫害的情形又浮现在脑海中……后来终于打通了,听到电话那头儿父母笑呵呵地说话,我却泣不成声。原来那时家中农活儿正忙,他们很少在房间,没听到电话。

那是第一次意识到迫害给自己留下的阴影。

随着时间流逝,忙于学业、工作,以及人生的各种烦恼,有时感到自己已经忘记过去,毕竟很多年过去了,爸爸好好的,我也长大成人。可是当噩耗一次次来到梦中,勾起我对过去的回忆,感受上竟像刚发生。我就一定要给家里打电话,确定他们平安,我的心才能暂且安定下来。

迫害中走入修炼

我是在父亲受迫害后走入大法的学员。很多人不理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么厉害,父亲也受过迫害,我为什么还要修炼?就不害怕吗?

其实对于我,害怕倒是次要的,而父亲受迫害带给我的迷茫更痛苦。当年父亲被关押,我刚刚升入大学,却没有一点自豪和兴奋,有的只是对前途的迷茫。爸爸是那么热心善良的一个人,却被关入了监狱,那么我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痛苦反思之后,我决心做一个自私自利、冷漠无情的人。每次下这样的决心,眼泪都象奔涌的泉水,因为我本性不是那样的,我也不愿那样,但我一次次告诉自己要那样……后来看揭露迫害的真相报道,有的孩子无法承受父母遭受迫害的打击而精神失常。我深深地理解他们,特别对于心事重的孩子,真的难以解脱!每次看这样的报道,哪怕只言片语,都让我揪心地痛。那些感受我都有过,为他们难过就像为自己难过一样。

后来机缘促成,我终于拿起了《转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抚慰自己受伤的心灵,启悟自己迷失的本性……然后就是深深的懊悔,要能早点修炼就好了,就不会那么迷茫痛苦!其实爸爸自修炼之日起就希望我得法,最好的东西也要让最疼爱的女儿得到,而固执的我迟迟不肯走進来。

修炼后,知道了人生的意义是返本归真,吃苦受难是消除罪业,没有抱怨;明白了宇宙“真善忍”法理,被强行扭曲的价值观、是非观得到纠正,活得更踏实。通过看明慧网,看《九评共产党》,更明白了法轮功真相,也更了解现在的中国社会,我终于走出了迷茫。

那么对于不修炼的家人呢?一次妈妈对我说,她梦到爸爸又被抓走了,妈妈对警察说:“你们抓他干啥呀?他是好人啊!”妈妈从梦中哭醒,枕头都哭湿了。

父母都已年过花甲,爸爸因为修炼依然硬朗,妈妈比同龄人还好,没什么疾病,但也日渐衰弱。我经常劝她也修炼,而她也是非常的善良,明白大法真相,非常敬佩师父,非常热爱神韵,但她太害怕迫害了。我相信,如果不是这场迫害,她一定也会修炼,并在大法中受益。

此梦何时已

一次在明慧网,看到爸爸早年受迫害的情况,寥寥二百字,名字也不准确。但在那个严密封锁的年代,能曝光出来已经不容易。然而在那二百字背后有多少辛酸,外人怎么知道呢?

其实相比之下,我家还不是受迫害最严重的。我知道还有更多人反复被绑架、劳教、判刑,遭受酷刑、骚扰、勒索、歧视、株连,没有正常的生活,甚至被害死、被活摘器官。对于他们的家人是怎样的伤痛啊!当然还有更多更多不为人知的迫害,因为消息封锁至今未能曝光。十多年来,对于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属,会有多少悲伤惨烈的故事!

如今,在大法中经过几年的磨砺,我内心常怀感恩,宁静祥和、波澜不惊,甚至在外人看来,在我身上看不到岁月和沧桑。然而内心留下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

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每一天都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每一年都有很多人被害死,甚至刚刚见过面,好好的一个人,过几天就失踪了……他们都是和爸爸有同样信仰的人,虽然爸爸现在好好的,但不能保证类似的遭遇不发生在他身上。

真心希望对“真善忍”的迫害能早日结束,希望爸爸一直平安,以及千千万万像爸爸一样的父母和他们的子女平安,或许那时,梦魇才能离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