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迫害中走出来的孩子

青年大法弟子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我是从严酷迫害中走出来的孩子,身心受到巨大伤害。我从小学时修炼大法,一直到现在参加工作,这场迫害持续了十六年,转眼间我已经从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变成了一个有思想的青年人。这场迫害贯穿了我的整个成长,如果不是因为修炼大法,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衡量自己,我所经历的,足以把我变成一个性格扭曲,心理不正常的人。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的修炼大法,教人按照“真、善、忍”的宇宙特性衡量自己。修炼大法后人心不断向善,道德得到提升,修炼人身体的疾病得到痊愈,懂得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为人平和,修炼后身心健康,家庭变得家庭和睦其乐融融。众多修炼后的受益者中也包括我的妈妈和外婆还有我。

妈妈曾经患有风湿、心脏病、关节炎、胃炎、咽炎、胆汁反流,神经衰弱等等,外婆更是一身病,脑血栓,白内障,心脏功能衰退经常偷停,关节炎,等等。每天妈妈和外婆吃的药,用我小小的手都捧不过来。疾病给妈妈和外婆带来的痛苦,爸爸妈妈的收入不高还要负担很重的医药费,经济压力所造成的生活上的不便,看不到一点希望。妈妈修炼之前,被病折磨的脾气很暴躁,经常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莫名其妙的被骂,外婆为了护着我,也会说上妈妈几句,家里的气氛经常很紧张。

但是,在妈妈和外婆修炼大法之后,所有的身上的病症都很神奇的不治自愈,身体恢复了健康,从此不再担心一家人微薄的收入够不够买药。八十多岁外婆修炼后更神奇,不但无病,甚至可以帮妈妈分担一些家务。妈妈修炼后变得温柔平和,不再对我发脾气,每天家里都是欢声笑语……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之后,这一切,都变成了遥不可及的梦。

我所经历的,是亿万个国内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孩子共同经历过的,我们幼小的心灵,都被这场迫害划上了无形的深深的无法愈合的伤痕。

我要控告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元凶江泽民,是它造成了无数个幸福的家庭妻离子散,孩子无家可归,是它造成了无数个幼小的心灵遭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是它造成了亿万善良人的信仰被践踏……

希望执法部门公正对待,给无数个象我一样幼小的心灵被这场浩劫伤害的孩子一个安慰,给无数个因为迫害无家可归的孩子一个交代,给因为迫害妻离子散的家庭一个交代,给中国公民应该享有的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一个交代。

因为这场迫害,我失去了外婆,差一点失去妈妈。

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日夜煎熬,期盼下一刻,或者第二天醒来妈妈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直到现在,每当看到新唐人晚会“童年”那个真实故事中妈妈被绑架的情景的时候,我的眼泪都不由自主的往下流,多次都不能看完,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无助的自己……这场迫害给我所造成的精神创伤,心灵上的无形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一、迫害开始被抄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清楚的记得那个雷雨交加的漆黑夜晚,漫天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让人感觉人间要变作地狱,鬼兽遍地的气氛,好恐怖。妈妈为了告诉政府大法是好的,决定去上访。我当时才十三岁,想和妈妈一起走,可是被爸爸从出租车上拽下来说,大学生都被共产党轧死了,你们去找死呀。妈妈无奈只好暂时留下我,悄悄的踏上了上访的路。爸爸在知道妈妈走了很生气,对我发了一顿脾气,我好害怕,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在妈妈不在的时候我时刻绷着弦,怕一个做的不对就惹火了爸爸。

第二天,警察就到大法弟子家搜书,一大早就翻墙进了我家,从我家抢走一盘炼功带,又到外婆屋里搜,外婆正在睡觉,一睁眼,看到满屋子的警察,正在翻屋子里的东西。吓得外婆不知道该怎么办。警察翻到了一盘炼功带、一本外婆的大法书后扬长离去,留下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警察行恶的极度恐慌的年迈的外婆。

二、外婆在被迫害中离世

我是外婆带大的,八十多岁的外婆一直和我们一起住,在爸妈上班的时候,只有年迈的外婆陪在我身边。可是在这场迫害中,警察无数次的骚扰,给外婆和我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每天生活在恐惧中,经常四、五个警察来砸门,那时我才十三岁,不敢开大门,他们就从大门跳进到院子里,并逼问我和外婆妈妈的去向,外婆多次被警察来骚扰吓的都得在床上躺几天。一次警察又来抄家,抢外婆的大法书,八十八岁的老人架不住他们推来拽去的,当时就昏过去了。最终在被经历的那些恐吓和女儿被绑架的痛苦中带着遗憾离我们而去了。这场迫害,如果外婆不是经历了不该经历的那些恐吓,外婆不会那么早就离开了我们。

三、被围困在小同修家

二零零一年秋,妈妈流离失所,亲属同修被绑架,家里只有才九岁小女孩自己,我便去做伴。凌晨三点多,我俩被急促的砸门声惊醒,从门镜中看到楼道里黑压压的都是警察来抄家的,我们俩个小孩用力拽住门插不敢开门,被围困在屋里近十二小时没吃没喝。不能去上课,直到傍晚才被爸爸接走。

四、妈妈三次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初,有一天放学回来不见妈妈的身影,爸爸说;你妈妈不放弃修炼,被警察绑架到看守所了。妈妈修炼大法,可是妈妈并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情,天真的我以为妈妈很快就会回来,每天都在问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每天都在想是不是明天就能看到妈妈了。直到三十天之后,610、公安警察逼着爸爸交了几千元的保证金,才放妈妈回家。

妈妈回来后被列入黑名单,警察更是经常的来我家骚扰,节假日更甚。疯狂的砸门声就像强盗抢劫一样,让人感觉很恐怖,很害怕。家里的狗也吓得狂吠不止,鸡犬不宁,用这个词形容当时的情景,很恰如其分。更甚的是,警察来骚扰我们,是不分白天黑夜的。有的时候半夜睡着睡着,就被警察的砸门声惊醒,或者听见院子里扑通一声被吓醒,警察就跳大门进来了,进来之后大吵大嚷,甚至把邻居都吵醒。被警察不定时的骚扰,时刻处在恐惧之中。甚至上课的时候,我都在担心警察是不是又来我家骚扰了,妈妈是不是安全的,放学后会不会还有警察来骚扰…江泽民把警察变成了一伙儿唯利是图,为了钱无恶不作的,没有半点良心,更没有道德可言的流氓。

二零零一年,妈妈再次去上访。那时经常可以听到某某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每天我都在担心,妈妈是不是真的能安全的回来,半个月后,妈妈终于回来了。日日夜夜的期盼,当我再见到妈妈的一瞬间,泪如泉涌,我已经不相信那是我的妈妈,瘦的皮包骨,脸上没有血色,说话无力……奄奄一息好像从鬼门关里刚刚逃出来……不忍直视。我转过身,出去平静了好久,才鼓起勇气再一次回到妈妈身边,妈妈说她去上访遭到非法绑架迫害,以绝食抗议,十几天不吃不喝生命垂危,才被放回来,听到有些因为上访和妈妈一起被非法关押起来的同修甚至失去生命……我在想,失去生命的同修的家人,孩子,又将承受怎么样的痛苦。

二零零二年末,一天早上我去上学,刚推开家门,一群警察蜂拥而上,堵住门来抓捕妈妈,并说我们在你家蹲了一宿了。抓不到人,他们就不让我上学,在爸爸愤怒抗争下,警察放我去上学,却在后面跟踪我。后来,妈妈在小区附近的路上又被绑架了。我的心上又添了一道伤。我又成了没妈的孩子,每天做梦都会梦到妈妈回来了。妈妈被判三年劳教非法绑架到外地。

爸爸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犯了心脏病还要坚持上班,无力照顾我们,外婆被送姨妈家,我被送到外地舅舅家。

过年了,看着别人家家忙着过团圆年,而我的妈妈却在一个很黑暗的地方被迫害,我真的好想妈妈,经常会梦到妈妈回来了,我高兴的抱着妈妈……早上醒来的时候,泪水还留在脸上……我已经说不出自己是什么心情。我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虽然还不至于人亡,但是,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收到至亲的噩耗的心情,我永远也不想经历了。

不知道当时在什么地方看到,如果在大年夜,剥九十九粒花生吃下去,许个愿,就可以实现。舅舅一家人在忙着过年,包饺子。而我一直在很努力的剥花生,数着花生粒。到了九十九粒,怕自己数错了,又数了两遍。确认是剥了九十九粒,然后,许下了我当时最想实现的愿望:妈妈一定要安全,快点回到我身边。然后,努力的吃了下去……

年后,爸爸说我们终于可以去探望妈妈了,我欣喜若狂的把师父新经文藏好带着给妈妈。到了那里,我又见到了一个让我认不出来的妈妈。妈妈那乌黑的长发被强制剪成了短发且一大半都白了,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见妈妈前,我想象过好多次见到妈妈的场景,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是这样的。事先我练习好见到妈妈不哭,可是,不争气的眼泪还是在看到了妈妈之后流了下来。原本我想给妈妈看到一个坚强的我,可是,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妈妈拒绝转化,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三个月之后才被劳教所退回。

我终于再一次回到了妈妈的怀抱。回家后妈妈通过炼功,身体才终于恢复了。从此,我变得更加的警惕了,更恐惧、害怕失去妈妈。看到小区里有可疑的人,或者做了什么不好的梦,都要想一想是不是又要出事了。出门的时候都要看一看是不是有警察来追,多少次都做噩梦被警察追后惊醒,警察又来翻家里的东西等等。

从迫害开始至今,电话被监控,无论我在外地上学和工作,每次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都要斟酌词汇的说。每次爸妈来看我或者坐火车返回家的时候,我都在担心会不会有警察跟踪,妈妈能不能安全到家等等。只要妈妈不在身边,都要确定妈妈安全在家后我才能稍许的安心。

这场迫害,还造成了被谎言蒙蔽的邻居们异样的眼光,学校里的好朋友对我的信仰嗤之以鼻,甚至有的人觉得我是异类,用另类的眼光看着我。因为这场迫害,我承受了很多同龄孩子不应该承受的心理压力,抵抗着邪恶给我带来的极度的恐惧和不安,忍受着随时可能失去亲人的痛苦……这种折磨是无形的,是无所不在的,这种痛苦远胜于肉体上的折磨带来的痛苦。

我所经历的,是上亿中国的大法弟子都经历过的一小部分。更有甚者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还有被活摘人体器官的同修等等。

这场迫害,这场人权浩劫给我和无数大法弟子的孩子造成了太多的无形伤害。我在这场迫害中长大,让我更加认清了好人坏人,更加知道了人权是什么,也更加知道了怎样去分清真正的好坏善恶。

法轮功没有错,修炼人都按照真善忍在衡量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事。在自己承受痛苦压力的情况下,还告诉人们我们是好人,我们从来不做危害社会危害别人的事情,相反,我们自己却一直在被迫害之中。

感谢大法给我心灵的慰藉,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如果我不是一个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修炼者,在屡次受到如此的迫害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宪法规定国家的公民都是有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的。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修炼者,让中国人都成了没有了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精神囚徒,法轮功修炼者更是成了无辜被迫害的群体,承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毫无人性的摧残。各种残酷的迫害手段已经不能用语言形容的残忍。各种酷刑,集古今中外刑讯逼供的迫害手段之极,甚至活摘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体器官用以牟利……

仅此诉状无法表述十六年来我与我的家人及千千万万个家庭遭受的精神与物质的迫害。同时这场迫害江泽民还把所有参与迫害的警察等相关人员推向深渊,使无数民众受害。江泽民犯下的群体灭绝、反人类等滔天大罪,罪不容诛,把他绳之以法是昭昭天理!还人间正义公道!还法轮大法清白,还李洪志老师清白。

同时解救那些被江泽民裹挟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希望他们弃恶扬善,将功补过,不做江泽民的陪葬品。

让更多有良知的世人感受到真善忍的美好和法轮大法的浩荡洪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