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非法拘禁五年,广州原户籍民警谢坤香又遭冤判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广东报道)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下午,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法院再次非法对法轮功学员谢坤香女士开庭,他们只读了判决书就草草收场,非法判她四年。家人表示要求上诉。

谢坤香女士,一九五三年出生,原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户籍民警。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屡遭江氏集团迫害,被非法劳教和判刑各一次,非法拘禁长达五年。期间遭受了被注射不明药物、烈日暴晒、暴打、长时间吊铐、剥夺睡眠、摧残性灌食等酷刑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谢坤香女士再次遭绑架、构陷,六月十五日被非法庭审,谢坤香的律师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谢坤香在法庭上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合法上访,派出所户籍民警被开除

二零零零年年底,谢坤香到北京为法轮功进行合法上访,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并遭原工作单位——广州市海珠区新港街派出所非法开除。与此同时,海珠区610温春兰等人极力教唆、挑拨、威胁谢坤香的丈夫,致使谢坤香被丈夫赶出家门,生活十分困难,但谢坤香始终没有放弃修炼法轮功。

被非法劳教,遭烈日暴晒和拉成“大”字吊打等酷刑

二零零一年六月,谢坤香在外派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到广州南州看守所,被迫连续三十天戴脚镣。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被关押到广州槎头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谢坤香遭受了包括毒打、人身侮辱、太阳曝晒、长时间吊铐、摧残性灌食、精神迫害、剥夺睡眠、灌辣椒水等酷刑。

在槎头女子劳教所,由于谢坤香没有在劳教所私设的黑工场报到,被恶警卓姓管教指使犯人用封口胶封嘴,大热天在太阳下站着曝晒了一个星期。期间,谢坤香绝食九天抗议迫害,遭摧残性灌食折磨。

二零零二年十月,谢坤香遭受了拉成“大”字吊打的酷刑,两只手吊铐在两张铁床架上,一只脚吊绑着,另一只脚站着。管教指使犯人对谢坤香拳打脚踢,多次用卫生巾、抹布、封口胶等封她的嘴,不准睡,只要一闭眼,就用水泼脸,用活络油擦眼,逼吃辣椒。犯人伍慧英、杨秀姗等用叠被子的夹板打她的腿脚,打的她口吐鲜血。谢坤香被这样拉成“大”字吊打了二十多天。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到二零零二年年底出劳教所时,谢坤香被折磨成了皮包骨。

遭非法判刑,被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四年八月三日,谢坤香在派发真相资料时被恶意举报,遭绑架后送往广州市海珠区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海珠区法院开庭审讯谢坤香。海珠区610人员充当公诉人,对法轮功进行诬蔑,对谢坤香进行构陷。同时法官阻止律师和谢坤香讲“为何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是什么”等问题,不让公示谢坤香所派发的真相资料内容。面对不公平的审判,谢坤香义正词严地说:“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二日下午,海珠区法庭非法判处谢坤香三年零六个月。谢坤香此时已被迫害的行走困难,由两个警察搀扶着进入法庭。随后谢坤香被非法关押到广州女子监狱。二零零六年上半年,广州女子监狱狱警伪造医院证明,以谢坤香患有精神病为由,多次对谢坤香强行抽血,并注射不明药物。

又遭四年冤判,当庭递交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谢坤香在荔湾区中山八路富力花园派发真相时,遭绑架,被非法被关押到荔湾区看守所。当天下午,荔湾区公安局警察旲攀、吴衍熙,协同街道居委十多人非法侵入谢坤香的住所进行抄家,抢劫走了电脑、手机、真相资料、法轮功书籍等私人物品一批。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广州荔湾区法院非法庭审谢坤香,法庭上的旁听人员大多为610人员和身着制服的警察。谢坤香当场揭露江氏集团对她的迫害,递交了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并警告参与非法庭审和对她进行迫害的人员:包括法官在内,你们这些人都在犯罪!

谢坤香的辩护律师广东葛文秀律师从法律角度辩护,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对法轮功学员受到非人虐待,认为是人类的耻辱。律师的辩护受到法官无理打断。律师在庭后对法官的无良表示遗憾,对谢坤香敢直接说他们在犯罪表示钦佩。

二零一五年九月十日,谢坤香被非法判刑四年。谢坤香和家人都不承认有罪,现在正在上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