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思一念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一天,在真相点摊位上,看到几个大陆同胞过来,我就拉起展板,只见一位五十多岁的先生走过来,看着展板说:“法轮功?”“是的!了解一下真相吧。请问哪个城市来的?”我问。“上海。”“呦,我也是上海人。”我立刻用上海话回答他。

他一听我讲上海话,马上问:“法轮功不是十几年前就被……”没等他说完,我立即插话说:“法轮功是被中共诬蔑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这是中共为了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栽赃陷害,我父母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被中共迫害,所以我今天站在这里告诉同胞不要再受中共的欺骗。看过《九评》吗?”

“什么《九评》?”他一脸茫然神情,我立刻明白这个人不了解真相。

“《九评》就是《九评共产党》,揭露了共产党的本质,共产党是怎样欺骗中国人、杀害中国人的。”他有点害怕,“(《九评》书)小小的,放在口袋里;您花了钱,来到自由的社会,就要享受自由。”

“你是来干什么的?”他问。“孩子来留学,我陪她来的。”他环顾四周见没人,悄悄的把《九评》放入口袋。

我马上问他:“三退了吗?”“什么三退?”他又是一副茫然的表情,并开始向巴士走去。我立刻放下展板,一边跟上一边说:“三退就是退出中共邪党、团、队……”这时巴士已经启动,好象在等他了,我知道没时间说退了,立刻加了一句:“上网也可以退。”看着巴士离去,我在想这个人好象与世隔绝,信息断层的,好在他拿了《九评》,希望他能得到救度。

真相点结束后,我坐在火车上,我想起了这个游客,我发了一念,希望他能明真相,得到救度。

吃晚饭时,我又想起了这个游客,我想可能是因为同乡吧,才放不下。

晚上学法时,我再一次想起这件事,我马上意识到这件事有我要修的,那么究竟哪里不对了呢?好象不是因为没三退心里难过。我想,还是先学法,我静下心来学法。

晚八点五十五分发正念后,继续学法。凌晨三点起床,发正念,当最后一声钟响,“一思一念向内找”非常清晰的几个大字在我眼前出现,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悟我。我冥想着,没有答案。想再小睡一会儿,可是睡不着。我就起来炼功,五套功法炼完,我就开始学法。

正好在帮同修改老版的《精進要旨二》、《悉尼讲法》和《新加坡讲法》,我一整天将要改的字找了出来,我心中忽然升起对同修的感激:如果不是同修要改字,我此时此刻怎能如此静心学法,可是还同修书的时候,同修还要千谢万谢的,是应该我谢谢同修啊!我一定要让同修改变观念。“观念”?我突然抓住了这个词——“改变观念”。啊!我一下明白了师尊的点悟。

我再从新回忆那天在真相点上我与那位游客讲的每句话,我找到了:“我父母都是法轮大法修炼者”,就是这句话。在中国大陆讲真相,因为中共迫害,我常常是用这句话展开讲真相的话题。十六年了,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习惯。而如今来到墨尔本,心里知道这是个信仰自由的国土,你可以自由的表达自己的思想,却在不自觉中,习惯性的保护自己。

我忽然明白了,来到国外半年了,我得转变观念,不能用国内的同修来衡量国外的同修。在新的修炼环境中开始修炼,我应该开阔自己的胸怀,能够容一切我所不能容的。一切我认为的好事、不好的事,作为一个修炼中的我,是看不到它的因缘,而修炼人遇事只有向内找,无条件的向内找,根本的转变自己的观念,在学法中同化大法,在实修中,不断的淡化自己人的物质,让自己真正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想到这里,我的心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似乎有胜过从前的心境,因为我在法中升华了。

当我豁然明白师尊的点悟,再回头看自己来墨尔本半年的修炼之路,真是险境重重。通过这件事,我深深的意识到,只有学法,再学法,无条件的向内找,只要真正在法上,师尊什么都为弟子安排好了,只要我们去修,去做,师尊给弟子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