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冤案、主持公道的唐代司法官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唐代载初元年(公元690年),徐有功担任司刑丞的官职。当时,酷吏周兴、来俊臣陷害无辜,动用极刑。公卿震惊恐惧,没有谁敢讲主持正义的话。徐有功却独自心存公平宽恕。奉诏被抓到大理寺审讯的,徐有功都复查、放出,前后救活了数十、上百家人。他经常在殿上辩论案件的是非曲直,主政者厉色质问他,左右的臣子无不胆颤心惊,徐有功神色不变,不屈不挠,更加激切地力争。

例如:博州刺史、琅邪王李冲,派遣仆人收取利息,认识了颜余庆,仆人自己买弓箭回去了。李冲被以谋反罪处死,颜余庆被诬告和李冲一起谋反。徐有功拿出永昌年间的赦令,在殿上力争,颜余庆得免死。当时,在殿上的朝臣、卫士几百人,都缩起脖子,不敢呼吸,只有徐有功镇定安详,屹立不屈。

又例如:有个叫“韩纪孝”的人,接受了造反的徐敬业授予的伪官,在徐敬业失败前已经死去。判官派顾仲琰籍没其家,圣旨已经批准。徐有功复议说:“法律规定,谋反者斩。身亡则没有斩的法律,没有斩的法律就不得株连。”圣旨改成赦免。如此获宽宥的有数十、上百家。

侍郎(官名)任知古、尚书(官名)裴行本等七人,被构陷,面临死刑。主政者对公卿说:“古人以杀止杀,我如今以恩止杀。各位为任知古等人求情,我赐他们再生,各自都授予官职。”来俊臣、张知默却违抗圣旨,请求用重法处死。徐有功反驳说:“来俊臣违背明主的再生之赐,损害了圣人的恩信之道。臣子事奉君主一定要顺应君主的美意。”裴行本竟因此免死。

道州刺史李仁褒兄弟,被唐奉一构陷,被判死刑。徐有功为他俩辩护,未能成功,反而被周兴参奏:“两汉的法律,附下瞒上的腰斩,当面欺君的人也斩。断章取义破坏法律的人杀。徐有功故意出脱谋反的囚犯,罪当不赦。应治他的罪。”徐有功被罢官,但当他再次被启用时,仍为他人力争、申冤。

润州刺史窦孝谌的妻子——庞氏被仆人诬告,说她夜里诅咒。给事中(职务名)薛季昶诬判庞氏死罪。徐有功独自申明庞氏无罪。薛季昶反而诬陷说徐有功是庞氏的同党,说他援救叛逆,判决徐有功斩首弃市。徐有功正在办公,令史流着泪把判决告诉他。徐有功听后,说:“难道只是我一个人会死,而众人永远不死吗?”从容地走了。主政者看了处决徐有功的奏章,问徐有功:“你断案,重罪轻罚的为什么这么多?”徐有功答:“重罪轻罚是臣下的小过;好生,是圣上的大德。愿陛下弘扬好生的大德,则天下幸甚。”主政者默然。于是,庞氏减刑免死,徐有功付出了罢官为平民的代价。徐有功的善行得到了善报。后来,窦孝谌的儿子——窦希瑊等人,请求把自身的官爵,让给徐有功的儿子——徐子惀,来报旧恩。

不久,徐有功又被起用、升官。徐有功对亲近的人说:“如今身为司法官,人命所悬,一定不能顺从上级的旨意和诡辞,以求苟活。”故而,他前后做狱官,因为谏阻枉杀,而三次差点被问死罪,但他执志不渝,酷吏因此势稍衰。有人说:“若狱官都是这样,用不上刑法的日子怎么会远呢?”

(《旧唐书》《新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