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为他的生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在大法中修炼的这十八年,我写过大大小小很多交流稿,但这一次却有着重要意义,一个长期固守自我、一个不愿也不知如何改变的生命,在师尊的慈悲感召下,终于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就是成就他人。

一、认清自我

一九九七年得法后,我一直在英国修炼,跟大家一起从不会修到“向内找”,从什么都不懂到成为不同项目的协调人。尽管这些年来,我摔过很多跟头,犯过严重错误,但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得以迎头赶上。

师父说:“这段时间不会长,却能锤炼出不同层次的伟大觉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层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个放松自己的修炼者从已经非常高的层次毁于一旦。”[1]大约三、四年前,我经历了修炼中的最低谷,体验到“毁于一旦”的可怕。那一年做神韵推广,我们决定攻主流社会,第一次成立了大公司项目组,由我来协调。我那时在一家常人大型公司做全职经理,工作很忙。但我想只要是大法需要那就去做。我开始筹划,成立了六个项目小组。由于是新的项目没有参照,项目难度也大,再加上我繁重的常人工作,那几个月里,我几乎没有炼过功,学法很少,睡很少的觉,几乎每天都是用人的毅力在挨。我累得平生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心脏疼。项目结束后,我们这个组出票不多,但是一共走访了大约一千家大中型公司,把伦敦覆盖了一遍。可是随之而来的是各种抱怨、埋怨,觉得我们没有卖出多少票,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我做不同项目协调人很多年,一向以为自己很能承受压力,接受批评,可是这一次很反常,我从来没有受到过这么多批评,也从来没有这么心理脆弱过。我哭了很多回,最后决定退出神韵协调组。

从退出协调,到很少参加证实大法的活动,到不再见同修,到学不進去法,短短半年的时间,我的修炼一落到底。我每天都在极度痛苦中度过,真想找个地缝钻進去,永远不再见任何人。

有一天晚上,我觉得自己到了崩溃的边缘,再也修不下去了。可是如果离开大法,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死了算了!那天晚上,我仅有的最后一点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使我打开了《师恩颂》的歌曲。面对师尊,那种愧疚痛彻心扉。我反反复复的听了整个晚上,哭了整个晚上。终于我下定决心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要走回来!可是,怎么走回来呀?那时,我已经被旧势力打得溃不成兵,根本就拿不起大法书,满脑子杂念。由于长期脱离法,我思想会不受控制的胡思乱想,根本无力抗争,我只有让法把我的思想全部占据。当我弱到了濒临死亡边缘的时候,我把全身心都交给了法。从第二天起,除了睡觉和必须的工作,无论走到哪儿我都挂着耳机听法。虽然我把所有的时间都用来听法,可是思想大多数都是走神儿状态。随着大法一点点的進入身心,我感到自己有了一点力量,一点正念,当思想走神的时候,我能够有意识地排除杂念了。当我正念增强的时候,我发现我不再是旧势力可以任意宰割的俘虏,每天的学法其实就是一场正邪大战。旧势力让我走神儿,我就努力把思维拽回来。每天我就守住一念:我要得法,我要把思想的每一个缝儿都装進法。就这样,整整一个月的坚持,我终于走出了魔难。

反思自己,修炼这些年来,我把什么看的最重?是师父吗?是救度众生吗?都不是,是对自我境界的提升。每当碰到关难,我都会自觉的“向内找”,觉得自己在法上。我把“正法修炼”曲解为:做着证实大法的事,以达到自身提高为目地,其实是借着正法来成就自己。当站在为私的角度看待批评,看到的就是对我个人的指责和不满。这时即使明白要“向内找”修自己,心胸再大也是有限的;当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看待批评,当把关注度从我怎么样放在项目怎么样的时候,就会发现同修所有的意见都是一颗颗为法负责的珍贵的心!只有在正法修炼中才能修出那样无限宽广的胸怀。

师父说:“我是以最大的慈悲对待众生的”[2]。我知道如果没有这“最大的慈悲”就没有我的今天。知耻而后勇。经历了这场魔难,我对自己说:我现在就是一个新学员,要踏踏实实从新修。之后的日子,我抓紧每一天,认真对待修炼,不知不觉中,我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从那时起,我的修炼也趋于平稳,再没有过大起大落的现象。

二、放下自我

去年纽约法会后,我离开英国来到美国,做媒体全职销售。我有着其他销售同修没有的西方公司工作的经验,我有着勤奋的工作态度,我更是在修炼上没有放松过。就是这样的我,十一个月不开单,创下了公司不签单的历史记录。在长期不开单的煎熬中,我的身体又开始出现状况,四肢关节肿痛,连最基本的上下车,穿衣服都变得困难。记得去见一个客户时,我平静的拿着电脑,跟客户说话。他却不知道我是在用尽全力才能拿住电脑,手和胳膊都痛得发抖。那段日子,我没有因为身体的痛而偷过懒,没有放松过修炼。每天早上我发完三点钟的正念就去上班,看着黑漆漆的夜空,我想,我理解“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3]是因为在完全黑暗与无望中,还能够升起佛性。当我第一次连着签回四个单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内心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质的改变。以前我总会不自觉的认为成功是因为我的能力和用功。然而在这十一个月里,当我用尽了我所有的能力,所有的勤奋和用心,却什么都得不到时,我终于明白了,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十一个月的魔炼,我懂得了放下自我,在法中谦卑,懂得了凡事感恩师父。

这段经历也让我从新认识了什么是修炼的苦。以前当我历尽万般痛苦,最终走过魔难时,我都很为自己欣慰。现在我明白了,恰恰是自己人心太多,修的不好,才会历尽万般痛苦。最终走过魔难,其实只是归正了从前没有修好的部份而已。我理解修炼的苦就是人心不放的苦。人才觉得苦,神不苦,神的一面在修炼中只有幸福。

三、生出为他的心

今年纽约法会回来后,我认真的看了一遍《我们告诉未来》。当看到大法弟子在欧洲各国游行集会,维护大法的场面,我感到震撼的同时也反思自己。这些活动我都参加了,可是我发觉,我是被正法洪势带着走出来的,不是主动的站在正法的角度,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坚定理性的站在最前面,捍卫着法。那是因为我没有把众生放在第一位,没有为他的心,就不能完全理解正法与大法弟子的使命。那么,怎样才是“为他”的心呢?

有一天,我正准备進屋学法,经过客厅时看见一个同修在组装家具。我闪了一念,是不是应该过去帮忙呢。但我还是决定回屋学法。可是怎么学法也学不進去,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自私呢,为了自己学法不去帮同修。于是我走出来和同修一起组装家具。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同修,同修说:为什么这个“我”那么强呢?

我想了好几天也不明白。我错在哪儿了?修去执着难道不对吗?帮助同修难道不对吗?有一天,当我再回头看那十一个月不开单的修炼经历,忽然发现我精進实修的背后带着很强的目地性。我要精進,我要做到什么,我要为项目怎样怎样。原来还是自我。在组装家具这件事中,表面上我放下了读法去帮助他人,内心的目地却是为了修去自己的执着,而去帮助他人。虽然表现上是在付出,但实际上却是在实现我要的,不是为他。而真正的帮助他人,就是看到他人需要帮助,就去帮了,简简单单,没有目地,是一个自然状态。现在看来,我曾经认为的努力也在“私”中啊。按照同修的话,我就是一颗带着劲儿的努力想自己长高的小草,其实向善,返本归真是生命的本愿,放下这些,在大法中熔炼,小草也自会长高啊。

修炼就是在一点一滴中逐渐修去人心的。记得一年前我刚到美国时,看见一个英文好的同修经常带着几个同修通读英文《转法轮》,心想读得那么慢,多浪费时间啊,那得要多付出才能做到啊。我是不可能的,只有佩服的份儿。说来也巧,几周前,一个同修希望我能带她一起读英文《转法轮》,我非常爽快的答应了。同修半开玩笑的说帮我修去“私”,我审视自己,发现心里不但没有不快,还很高兴,觉得能帮助同修是件多美好的事啊。回想一年前的我,真奇怪,这心是什么时候修没的呢?

随后的几天,又陆陆续续有其他同修加入。有一天,一个第一天加入的同修没学多久就离开了。我后来见到她问,是不是我哪里没做好?她提了些意见。我心里动了一下,但仔细去想她的话,觉得有道理,是个很好的提醒。想想自己,为什么心会动呢?原来是有付出了想被认可的心。我一下子明白了师父是在告诉我:无条件付出,成就他人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

在做希望之声销售的过程中,我总是提醒自己,要保持好的修炼状态才能做好销售。不久前,我们联系到一家车行,从做PowerPoint演示,到最终报价,一共三次会面都非常成功。这家车行属于大的集团公司管理,需要报送总部,合同要七个人签字后才能生效。不过因为他们非常感兴趣,同意接受这个报价。我们递交了合同,订好了交付日期。之后的日子我每天都发正念,确保合同能够顺利签下。不久,中共领导人访美将抵达西雅图。湾区很多同修都去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得到车行的消息说,他们看错了一个小数点,所以不打算继续。这是一个完全说不过去的理由,因为在会议中我和他们确定了每一笔的款项,当报出总金额时,他们说钱不是问题。为什么突然一下子事情就反过来了呢?审视自己的修炼,好像没有找到较大的漏洞,心里虽然有些难过,但我想他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合同交付日我照样去见他们。西雅图的活动我本没打算去,因为那几天日程刚好安排的很满,而且车行合同交付日也在那几天。但在西雅图活动前的最后一、两天,我还是决定成行,觉得这么重要的大法活动,在能够安排好工作的情况下还是尽力去。我订了飞机票,在车行合同交付日的头天晚上返回。

参加完西雅图的活动,第二天清早集体学法,师父说:“说他心脏有病,这个手对着心脏部位去抓的时候,另外空间那个手進去了。瞬间,非常快抓住了之后,你外边的手一抓,两只手就合一起,就抓在手里了。”[3]我想,今天去车行和他们见面前,我要发好正念,把另外空间那个手先伸進去。见他们时,我在人的这个空间要做到位,把外边这只手抓过去,就能够制止邪恶。悟到后,发正念时我感觉能量场很强,很专注。

下午在驱车前往车行的路上,我想,这笔钱如果投入到媒体营运,除了他们自身的被救度,还能够救度其他多少众生啊。如果他们人的一面明白,签合同对他们生命的永远将意味着什么,那他们将奉献一切。可就是因为在迷中,他们才看不清方向,我才要去唤醒他们。我心里对他的主元神说:无论你怎样的言行,我一并接受,因为我就是要救度你。我想起了《师恩颂》的歌词:“我们为了众生而来,助师正法何惧下苦海。”那一刻,我觉得心中生出了亘古的愿望:为了救度众生,我愿意抛下一切。

然而,结果完全出乎意料。我到了车行,他根本不见我,让前台传话说,金额错了,他们不打算继续。他的态度冰冷的和从前的他完全判若两人。我怎么请求,他也不见我。我茫然的走出车行,脑子木得不会思考了。这时,一句话打过来:你还相信师父给你安排的是最好的吗?我内心坚定的回答:我信!这个结果不好,是我没修好,或许还有我看不到的因素。在开车回公司的路上,我木木的脑子想起了师父的一段讲法:“你们的一思一念决定着很多生命的存在和不存在,你们怎么样去做,做好那件事情、做不好那件事情决定着他们未来存在和不存在”[4]。那一刻我意识到修炼是多么的严肃啊!虽然我还不明白我的问题出在哪儿,但是我修炼的好坏对应着生命的存亡。今天的事情不能白白过去,我必须改变!这时,我仿佛听到了心中的誓言。我对师父说:师父,从今天开始,我不再为自己的提高而修去执着,我要为众生的被救度而修去执着!那一刻,我感到心中最顽固的自我开始撼动了。我也明白了,为他的心不是求来的,不是努力来的,是修出来的。没有了情才有慈悲,没有了自我才能为他。

随后的日子我一直在想,这件事情没做好是什么原因?师父在让我悟什么呢?我又想起了那十一个月不开单的经历。我觉得那段经历让我最痛苦的不是身体上的痛,不是不签单本身,而是我用尽了全部努力却得不到好的结果。我忽然发现,车行签单的经历不是也同出一辙吗?我用尽了全部正念,却得不到我想要的。我一下子警醒了:这是狡猾的人心啊,表面上是精進,骨子里是向师父索取。我连忙重温师父的讲法。师父说:“只要我修炼,老师一定会把我的病给我治好。他心里头还有那么一点在想。那么是不是从根本上改变?不是。表面上那个华丽那是假的。人要不能从本质上改变自己,那就达不到标准。”[5]这正是在说我呀。在不签单的日子里,我潜意识会想,只要我精進努力,师父就会给。在车行事件中,我想只要我保持强大的正念师父就会给。甚至是去西雅图,我想只要我走正正法路师父就会给。那个不想改变的本质还是固守着我――我要得到我想要的,我付出是为了得到。所以当师父没有象我期望的那样给我时,所有的付出就变成了得不到的痛苦。悟到后,我真的想改变了,修去那个假的华丽,修出真正的自我,生出为他的心!

在修炼中,我在法中的每一点悟道都是师父的慈悲给予。有一天参加早上的集体学法,学到:“把你今后人生道路中各种业力都要集中起来,把它消下去一部份,消去一半。剩下一半你也过不去,比山还高。怎么办呢?”“就把它分成无数的若干份,摆在你修炼的各个层次之中,利用它来提高你的心性,转化你的业力,长你的功。”[3]这段读了无数遍的法,今天有了不同的理解。字面上,师父告诉我们这修炼路是怎么为我们安排的,怎么转化业力,怎么长功。师父细致入微的安排着弟子修炼的每一步。而我们的那另一半业力,师父是怎么消的,每一层次是怎么为弟子承受的,师父是怎样为救度全宇宙所有众生而耗尽一切的,我们无法想象。师父以言传身教让弟子明白完全为他的境界。

行文到此,我心中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和修炼大法的幸福。同时,心中生起了强大的愿望:我要为众生而存在,做一个为他的生命。这是全宇宙最美好的事,也是师父一步步牵引,把我们铸就成新宇宙中王与主所必须达到的无私境界。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新加坡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