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徐旭东狱中伸冤无门 律师会见被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省十堰市郧县法轮功学员徐旭东被非法判刑五年,在沙洋范家台监狱遭受迫害,他一直就非法判决和在监狱内的遭受的迫害进行申诉,但是申诉书被监狱多次扣押,徐旭东不得已在家属会见时要求聘请律师。

二零一五年九月,家属聘请的律师郭海跃到范家台监狱要求会见徐旭东被拒,监狱声称有文件规定申诉案必须有两个律师参与。郭律师曾书面咨询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会见法轮功学员需要办理哪些手续,然而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十月十四日,郭海跃律师和唐天昊律师受徐旭东父亲的委托,办理完相关手续后赶到范家台监狱要求会见徐旭东,监狱门口值班狱警不予通报,说有上面有规定不能会见法轮功学员。律师立即赶到沙洋监狱管理局找到相关部门投诉,多个部门接待的工作人员都说有此规定,但是拿不出相关文件,也不报自己的身份和姓名。

当天下午两位律师到湖北省监狱管理局投诉,监狱管理局的接待人员说具体管事的不在,让第二天再来。次日八时监狱管理局狱政处某工作人员拿出一份文件,把文件的抬头和落款处蒙上,只让律师看到监狱内法轮功学员不能会见律师的内容和文件签发时间二零一五年十月十日。

律师表示将依法向相关的上级部门继续申诉和控告。

徐旭东是湖北省十堰籍教师,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当局冤判五年,出狱后仍长期受到当地警方的骚扰,不得不背井离乡到武汉打工谋生。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六日,他在下班回家途中遭到郧县公安局警察齐兵、冯文会、靳方纪、王俊以黑社会的手段跨市暴力绑架,并被非法拘禁到湖北省洗脑班实施洗脑迫害一个多月,之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郧县看守所。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三日上午,郧县法院对徐旭东进行了非法庭审,枉判徐旭东五年。

徐旭东二零一三年在范家台监狱入监队被犯人宋兵、肖雄等人多次殴打,并被强迫头顶墙角长时间站立,不让睡觉,导致双下肢水肿,腰椎受伤,经检查患有骨质增生,经常头痛、头昏。

自二零一四年以来,徐旭东将遭受虐待而受伤的事件向监狱狱侦科、狱政科及监狱领导反映,要求处理打人凶手,要求宋兵道歉。后来宋兵在监狱安排下向徐旭东道歉一次,但是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宋兵、肖雄等入监队的事务犯还经常利用岗位之便敲诈新入监者的财务。

徐旭东多次将受迫害的情况向沙洋监狱管理局、湖北省监狱管理局、湖北省高检、中纪委驻湖北巡视组、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写控告信反映,前后共几十封,并要求用挂号信寄出后给予回执,但是至今未收到任何回应。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日上午,狱政科科长肖天波违规带武警到范家台监狱四监区搜查,命令服刑人员蹲下接受检查,徐旭东因腰部有伤下蹲困难而站着,肖天波示意武警把徐旭东强按下去,带队武警还威胁要“搞死”徐旭东。一狱警从徐旭东身上搜出一封信,徐旭东解释说是写给省高检举报宋兵等人打人的,肖天波把信件强行拿走。回到车间后,徐旭东发现装有私人物品的包裹被人拿走,很多犯人也发现私人物品丢失了。

徐旭东向监区反映检举信被搜走,监区推诿说是狱政科拿走的,和监区无关。徐旭东找当时的巡视总值班的狱政领导唐主伍,唐主伍搪塞说,我帮你反映一下,如何处理是监狱相关部门的事情,以后再无下文。徐旭东从当日开始绝食抗议,要求监狱归还他的合法信件。

八月二十一日四监区教导员陈珍民和狱警蒋君要将徐旭东带到监狱医院,徐旭东说不需要。陈珍民和蒋君把徐旭东强行拖走,下楼时陈珍民还在徐旭东的腰部打了两拳,蒋君还威胁要弄死徐旭东。下楼后,陈珍民和蒋君把徐旭东倒拖至监狱医院,导致徐旭东鞋被磨破,衣服被扯烂。医生检查说没事后,徐旭东被带回车间。

之后徐旭东多次反映均无回复,八月二十六日监狱通过犯人把信件还给了徐旭东,徐旭东才开始进食。

九月十七日,肖天波再次到四监区检查,对徐旭东搜身时发现了另一封举报信,肖天波对徐旭东说,我帮你交,准备把信拿走。徐旭东说信还没写完,肖天波不听解释强行把信搜走。当日起徐旭东多次索要检举信,却一直没得到任何答复。此后徐旭东身体日渐消瘦,还在继续为犯人烧开水。

据出狱服刑人员透露,十月十七日左右,徐旭东被监狱关禁闭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