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骨骨折 十五天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我把最近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件事写出来,以此来感恩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

我弟弟家包了一座山,有我的股份在内,一到秋天果实累累。为了避免外人偷盗,就在山上养了一条大狗。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早晨,弟弟说:“在山坡進出口的地方,我又从新建了一个狗圈,你把狗从山上牵到那里去吧”。

我来到了狗圈,解开拴着狗的铁链子,牵着狗就往外走。刚走出圈门,狗直往后退,一步也不肯走。我知道:它觉的自己在此圈待的很舒适了,离人居住的地方又近,它不愿到新的地方去。我想新的狗圈是偷盗人必经之路,你必须到那去尽你的职责。于是我就紧紧的抓着铁链子拽着它,希望它能跟我走。突然间,狗疯了似的狂奔起来,这来势凶猛的力量一下子就把我甩出去很远,只听“砰”的一声,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当时我只觉的两眼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一会儿,朦胧中我有了点知觉,恍惚中知道自己是炼功人,有师父管没有事。就这一念,我睁开了双眼,我的主意识清醒了。我用尽全身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是两条腿象灌了铅似的,挪动一步都很费力。没走几步,豆大的汗珠就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两眼发花、头晕目眩,我大口的喘着粗气,艰难的向前挪动着脚步。我已经没有力气行走了,就又坐到了地上。这时,只觉的头左侧和左肩膀疼痛难忍,我用右手一摸头被摔出了鸡蛋那么大的一个包,锁骨已经断裂错位,断裂的一端已经陷了下去,另一端已凸起来了。我想用力把左手抬起来,可是胳膊就耷拉着,怎么也抬不起来,手指也不会动了。我立刻警觉这是旧势力迫害,我横下一条心,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别想动了我,我的身体我主宰。不承认肉眼看到的和手触摸到的假相。我坚定一念:除了师父的话,谁话我也不听;除了师父安排的,谁安排的我都不要。我立刻站起来,大步向家走去。

回到家里,头和胳膊仍是隐隐作痛,我躺在了床上,用右手把左手搬起来放在左腿上。我开始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迫害我的黑手、烂鬼。我的一切由师父做主,即使弟子生生世世业力所致,即使弟子有什么漏,我会在大法中归正。我也决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更不会去承受,我的手是师父赋予弟子来证实法的,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影响我做大法的事。接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忽然觉的有人把我手拽了一下,我睁眼一看,我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啊。再一看,我的左胳膊肘已成了九十度的角,小臂已放在了心口窝上了。我惊奇的发现我的胳膊一点也不疼了,这时我从床上爬起来,用手一摸头上的包没有了。凸起和陷下去的锁骨已经平复了。感恩的泪水就象开了闸的门不停的流啊…… 流啊……

师父说:“讲真相,救众生,这就是你要做的,除此之外没有你要做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要做的。你要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可是有些人把自己是修炼都放淡了,把常人事情看重了,对你们来讲,那是不是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啊?”[1]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是收获季节,忙着做人的事,把修炼的事看淡了。虽然也在做三件事,但是有些敷衍和懈怠,已偏离了大法弟子修炼的路,因此邪恶就乘机钻了空子。师父的话使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修炼不能不紧不慢;更不能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不放。

第二天,家人逼迫我到医院检查,为了证实大法的超常、神奇,我到医院拍了片子。医院诊断:左锁骨中端骨折,断端对位不良,相互错位改变。家人让我住院治疗,我就把昨天实际情况讲给他们听,接着我就把手抬起来,自如活动给他们看。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瞠目结舌。

回家我就能炼功,五天,我就骑着车子出去讲真相、发神韵光盘。十五天,一切都正常了。知道此事的人都感到这简直是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可实事就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身上的,使他们不得不信服,他们都赞叹大法的神威。

可是师父为我承受了什么,为我做了什么,我不得而知。师尊的大恩大德,我用尽人类的千言万语也无法表达。

这次魔难也是对我的考验,我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中,师父帮我度过了难关。摔个跟头从中悟到:修炼不是儿戏,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再也不能懈怠了,人世间除了大法的事没有自己要做的了。加紧学法坚定正念,从一思一念上下功夫,人的一切执着都得在最后的修炼过程中去掉,从人中走出来,走向神。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