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俩被非法关押二年 妯娌俩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李德全(五十七岁)、弟弟李德祥(五十二岁,残疾人)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在江泽民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大法的十六年里曾多次被骚扰、绑架、非法抄家,被非法判刑、遭受酷刑折磨。

李德全、李德祥哥俩二零一三年再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马上二年了。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属于严重超期羁押,这已是相关部门在严重地执法犯法了。

最近妯娌俩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首恶江泽民,要求还法轮大法清白!立即释放丈夫回家,赔偿精神上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失,“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两院已签收。

李德全、李德祥哥俩二零零八年四月被绑架、非法抄家后,双双被冤判入狱,李德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三年整;弟弟李德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石岭监狱迫害四年。在监狱期间,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他们遭受不让睡觉、毒打、洗脑、做奴工等各种折磨,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

一、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陈述控告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

李德全的妻子王秀英(五十五岁)在控告状中讲述丈夫修炼法轮功后的神奇变化时说:十六年前,因丈夫不务正业,我们家面临着破裂的时候,是法轮大法救了我丈夫和我们这个家,使我又有了生活动勇气,看到了希望。我们一家人沉浸在受益法轮大法的幸福之中,其乐融融的生活着。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在害怕和嫉妒中,滥用其作为该国家最高领导人的权力,违背众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委员的意愿,推翻当时国务院总理的决定,在中国一手发动了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造成数百万人被非法劳教,数万人被非法判刑,致残、致疯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无数法轮功学员在身心上受到极大摧残,在经济上遭受巨大损失。这场对好人的迫害给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带来的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悲苦;我们家就是千千万万个苦难家庭中的一个。

“是李老师救了我,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个家”

王秀英说:一九九八年前,我们家住在蛟河新农乡村,以种地为生,当时我丈夫李德全是病魔缠身。他因喝大酒得了严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样,再加上腿疼、腰痛,农村的活干不了,出外打工干不动,对自己失去了信心,消极无奈,整天打麻将、抽烟、喝酒,脾气暴躁,我一说话,张嘴就骂,扬手就打。我带着儿子干着家里的活、地里的活,还受着丈夫的气,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我提出与他离婚,这个家庭眼看要破裂了。

一九九八年我丈夫的弟弟李德祥又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一只眼睛失明了,腿严重骨折,本来不富裕的农村家庭,真是雪上加霜,失去了生存的勇气。年迈的母亲、老实憨厚的我、幼小的孩子,姊妹五个一大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真感到人生的路没有了。

弟弟李德祥出院那天,哥俩感叹为什么命这么苦呢?去算算命吧,商量着就去了算命先生家,算命先生说你们哥俩也挺善良的,我看了《转法轮》这本书,你们去请这本书看看吧。当时他俩虽然不知书里写的是什么,可还是按照算命先生说的,走了大半天找到了有书的人,把书请回了家。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的丈夫李德全饭也不顾吃就急着看书,他两天看完了一遍《转法轮》(法轮大法主要著作),他的心一下亮堂了,人生中自己百思不解的许多问题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找到了答案。明白了人为什么来到世上,为什么有苦有难、有是非等等,他说:“原来真是不知为啥活着,这回可找到了真正回家的路了。”

丈夫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就戒掉了烟酒、不打麻将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暴躁的脾气改变了,家庭变得和睦了。通过“真、善、忍”高德大法修炼心性,他遇事先考虑别人,内心变得为人忠厚善良、满脸笑容,能下地干活了,知道疼爱妻子、关心孩子了,家庭有了温暖。我从心眼里高兴,对生活充满了希望。丈夫的改变非常大,特别是回到我娘家,原来游手好闲,只会喝酒、打麻将的女婿这回是又打扫院子、又洗碗,到处找活干。邻居、亲属都感到神奇。我丈夫每当谈起这些,他都流泪的说:“是李老师救了我,法轮大法救了我这个家。”

小叔李德祥修炼不久,身心发生很大变化,对生活充满了希望,哥俩都从农村来到市里,摆地摊,做起了小买卖维持生计。哥俩时刻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做生意讲诚信、重道德,做事表里如一、守信用,真诚待人,赢得众人的信赖和好评。老母亲看到哥俩的变化,别提多高兴了,整天满脸笑容。因为他们的变化,使周围许多人走进法轮大法中修炼。

好人遭迫害哥俩陷冤狱

因修炼法轮功戒掉了不良嗜好,身心健康,精神愉快。然而阳光的生活刚刚开始,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丈夫李德全、小叔李德祥,哥俩因坚定修炼法轮功,在二零零八年四月一日哥俩同时被非法绑架,并非法抄家,从我家抢走大法书籍、一台刻录机、好几盒光盘、一台电视、安大锅的工具、一部手机。哥俩双双被冤判入狱,李德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公主岭监狱迫害三年整。弟弟李德祥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石岭监狱迫害四年。

在被迫害期间,他俩因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遭受过种种折磨:不让睡觉、遭毒打、洗脑、做奴工。

在家里我顶着压力,领着孩子做小买卖过日子,还要去监狱看望丈夫。我的儿子正是当婚年龄,李德全不在家,我在亲属的帮助下,借钱张罗儿子婚事,结婚那天,本应是高兴的大喜事,我却一次又一次的流泪,李德全还在监狱里遭受着折磨,儿子的婚礼缺少父亲的祝福。

亲人们天天盼,终于哥俩冤狱期满都回家来了。可是吉林市“610”、昌邑区“610”、新华街道、派出所人员经常去家骚扰,使我们不能过安宁的日子。

哥俩再一次被绑架非法关看守所已两年了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俩先后从监狱回来不到两年,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哥俩又同时被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绑架,本应幸福的家,又一次陷入悲苦中,八十二岁的婆母得知哥俩又被迫害,精神受到了严重打击,病情加重了。李德全五岁的小孙子,天天找爷爷。面对这一切,我真的感到在中国做好人真难啊!

二年前的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半,李德全在家中,突然闯进来六个不明身份的人(后得知昌邑分局国保大队),其中一个人出示了工作证,什么都不说就开始四处翻找东西,四人用家中床单将我丈夫摁住并捆绑,其中一人用脚踩着他的脸颊,从我丈夫裤兜中找到车库卷帘门的遥控器,没有任何证据与手续的情况下,抢走了我家的大法书、手机、和我儿子结婚时的录像碟。又到车库将正在准备出床卖货的小叔李德祥绑架到昌邑公安分局兴华派出所。昌邑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一名警察(一米八左右,方脸,大约年龄为三十四五岁),搧我丈夫李德全左右脸各一耳光,并出言不逊。

国保和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后将李德全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一个月后李德全被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妄图冤判。我们的家人为他聘请了维权律师做无罪辩护,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区检察院、法院,阻止律师介入,昌邑区法院办案人单莲红不接待家属、律师,不接律师手续,不让阅卷。吉林市昌邑区政法委“610”人员和法院利用各种手段里外欺骗,逼迫我们家属和当事人辞退维权律师,并叫嚣:不辞退律师就无限期关押。

李德全、李德祥哥俩目前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属于严重超期羁押,这已是严重在执法犯法了。

二、李德祥的妻子李凤贤陈述控告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

李德祥的妻子李凤贤(五十二岁)在控告状中说: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信奉真、善、忍、善良民众的迫害下,给我和我们家庭造成了巨大痛苦和经济损失。在两次绑架我丈夫李德祥时,同时也两次把我带到派出所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我原来有好几样病炼功后都好了,我能不炼吗?”后来把我放了。

我丈夫被迫害至今还在吉林市看守所,马上就两年了,家中没有生活来源,只靠我卖点小吃维持生活,还要抚养孩子,每月还要给丈夫存钱,原本三人的幸福家庭,现由我一个农村妇女承担,苦不堪言。这都是江泽民这个恶魔一手造成的。

无望中喜修法轮大法获新生

我丈夫在一九九八年出了一场严重的车祸,一只眼睛失明了,腿严重骨折,本来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又是雪上加霜,望着年迈的母亲、老实善良的妻子、幼小的孩子,丈夫李德祥失去了生存的勇气,一家人都陷在了悲苦之中。

当时丈夫的哥哥李德全也是病魔缠身,他因喝大酒得了严重的胃病,人瘦得不像样,再加上腿疼、腰痛,农村的活干不了,出外打工干不动,对自己失去了信心,生活上消极,整天打麻将、抽烟、喝酒,脾气暴躁,妻子一说,张嘴就骂,扬手就打,妻子带着儿子干着家里的、地里的活,还受着丈夫的气,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嫂子提出与哥哥离婚,这个家庭要破裂了,我丈夫还出了车祸。真的感到人生的路没有了。

我丈夫出院那天,他们哥俩唠着咱们的命为啥这么苦呢?去算算命吧,商量着就去了算命先生家,算命先生说:你们哥俩也挺善良的,我看了《转法轮》(法轮大法主要著作)这本书,挺好的,你们去请这本书看看吧。

我丈夫修炼不久,身心发生很大变化,身体康复的非常快,精神状态特别好,没有人烦恼,对生活充满了信心,我们两家都从农村来到了吉林市,摆地摊,做起了小买卖维持生活,婆母别提多高兴了,因为哥俩的变化,使周围许多的人都炼了法轮功。

遭冤狱四年

然而幸福的生活刚刚开始,江泽民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我丈夫住院,失去眼睛,政府从来不过问,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政府反倒不允许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的一天,吉林市兴华派出所警察在晚六点左右以查水表为名骗开我家门,将我丈夫非法绑架,将他双手反绑在一起,警察还打我的儿子,警察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脑、打印机等物品。将我们一家人劫持到派出所,晚十一点多才把我们娘俩放回家。后我丈夫被非法判刑关押在吉林省石岭监狱迫害四年。

丈夫在监狱期间,因为不放弃信仰,遭受种种折磨迫害。我在家里领着孩子做小买卖过日子,还要去监狱看望丈夫。非常辛苦,那四年我都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终于在二零一二年四月丈夫李德祥从冤狱中回来了,我们一家团圆了。可兴华街道、派出所经常去家骚扰,搅的我们不能安稳过日子,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再次被绑架

就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刚过了一年多,邪恶迫害又来了。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七日下午三点多,我丈夫在车库里面干活,“做手抓饼生意”,无任何违法行为。突然闯进来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后得知是吉林市公安局昌邑分局警察),未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什么都不说就开始四处翻找东西,并叫来兴华派出所警察支援,搜走我店面后库房里物品,又非法抄家抢走了全部大法书、一台电脑、一部手机。以体检费用为由抢走一千五百元钱。强行将我丈夫劫持到昌邑公安分局兴华派出所。

我在当天晚上回家时,发现灯亮着,以为是丈夫德祥在家,高兴的开门进屋,突然被几个高大的汉子架起胳膊,家里已经一片狼藉、乱七八糟的了,警察抢走了所有法轮大法书籍、炼功用的MP3等物品。我被强行带到昌邑区兴华派出所,并被恶警强行扣了个所谓的罪名——扰乱社会秩序,此时的我才知道,李德祥、李德全哥俩不知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被绑架了,关在吉林市看守所里。

吉林市昌邑区兴华派出所的警察恐吓我说:你要是炼法轮功就劳教你。我被一直关到第二天才放人回家。

李德全和李德祥哥俩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一个月后被昌邑公安分局非法批捕,妄图冤判。我们的家人为他们哥俩聘请了维权律师做无罪辩护。

据了解,李德祥眼睛左眼是义眼,小腿有粉碎性骨折,为残疾人,却受到昌邑公安分局和兴华派出所粗暴抓捕。辩护律师经仔细研究、分析案情和现行法律,认为本案李德祥不构成犯罪,故要求当局立即释放李德祥,并撤销对于本案的立案侦查。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区检察院、法院,阻止律师介入,昌邑区法院办案人单莲红不接待家属、律师,不接律师手续,不让阅卷。吉林市昌邑区政法委“610”人员和法院逼迫我们家属辞退维权律师,不辞退律师就无限期关押。目前他们哥俩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两年了,按照《刑事诉讼法》条文规定属于严重超期羁押。这是严重在执法犯法了。

家属要人遭殴打

哥俩又遭迫害,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日,我们家属去吉林市昌邑公安分局要人。到了一楼门卫打电话联系,出来两个不知姓名的男子,一个身穿便衣的气势汹汹地说:“你们是干什么的?都登记,身份证号是多少?叫什么名字?”

李德全的大外甥女说:“我们来要人,我舅炼法轮功没错”。穿便衣的警察大声说:“你在这里讲法轮功就抓你”。另一个可能是副局长的警察诽谤法轮功。家属告诉他们迫害法轮功的“610”头子李东生都被抓起来了。

这时穿便衣的警察揪住李德全外甥女的脖领子往外拖,态度非常蛮横,把人拽得上不来气,两次躺在地上抽了。同去的家属都急了,上前制止。昌邑公安分局的大厅里有三、四个警察殴打家属。一个警察拿着手机录像,穿便衣的警察说:“我已报告派出所了,一会就来把你们都抓起来”。家属多次去要人,警察除了不让见,就说案子报上去了,不归他们管了。可家人到昌邑法院一查,根本就没报上去。警察就是这样推来推去的。而且警察竟敢在警察局大厅内殴打无辜的百姓,这就是中共吉林市警察行为的写照。十六年来中共当局对法轮功学员根本就没讲过法律。

李德全、李德祥哥俩目前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属于严重超期羁押,这已是严重在执法犯法了。

三、起诉江泽民 愿善念尚存的人明辨善恶

我们妯娌俩之所以起诉江泽民,不是为我们自己,因为我们的遭遇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修炼者中的普通一例;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元凶,起诉江泽民,是彰显人间正义,是呼唤良知;停止对好人的迫害,还法轮大法清白!释放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家庭团圆;起诉江泽民,也是在给那些仍在听信谎言和为江泽民集团卖命的人一次明善恶、救灵魂的机会。

愿所有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良知、正直和正义感支持人们信仰自由和炼功自由的基本权利!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

强行带到昌邑公安分局兴华派出所。在派出所遭打嘴巴。哥俩遭非法审讯后被非法关押到吉林市看守所,妄图冤判。家人为他们聘请了维权律师做无罪辩护,吉林市政法委“610”操控昌邑区检察院、法院,阻止律师介入,昌邑区法院办案人单莲红不接待家属、律师,不接律师手续,不让阅卷。吉林市昌邑区政法委“610”人员和法院利用各种手段多次里外欺骗,逼迫家属和当事人辞退维权律师,不辞退律师就无限期关押。

李德全哥俩目前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马上就二年整了。按《刑事诉讼法》规定属于严重超期羁押,应立即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