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马勋德夫妇被非法关押 家人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迫害的十几年中,宁夏回族自治区吴忠市马勋德、郑凤英夫妇因坚持信仰屡遭迫害,二零一二年底前又分别被邪党公检法非法秘密判刑,马勋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现在马勋德的姐姐马凤兰代被非法关押中的弟弟、弟媳控告迫害元凶,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四日已收到最高法院、检察院签收回执。

马凤兰在控告书中陈述的事实:

以前我一身病,到处求医都看不好。尤其腰痛,痛了二十多年,干点重活腰就痛的不能动了,连路都不能走,有时叫人扶着走。有次上班,骑车子不小心摔倒把右臂摔成粉碎性骨折。到医院住院做手术也没治好,干活有时还是痛。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后时间不长,身体的各种不适就逐渐好转了,胳膊也不疼了、腰也不疼了,感觉一身轻。随着修炼,我也明白了做人的道理:要按“真善忍”做人,遇事再也不和人争斗了,也不斤斤计较了,心情也好了。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对师父的感激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弟弟马勋德原来是吴忠仪表厂劳资处的干事,大专文化、工程师。修炼前有严重的肾结石,曾做过两次手术。每次犯病时疼的把头顶在墙上、跪在地上或满地打滚。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得法修炼后原来严重的肾结石等病都好了。

我弟媳郑风英原来是宁夏吴忠仪表厂的职工。一九九七年因身患多种疾病无法上班,四十五岁提前退休。那时患有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十指变形、不能用凉水;天冷时腿疼的上厕所蹲不下去,左腿不能弯曲,上厕所只能歪着身子;严重的气管炎,只要躺下就不停的咳嗽,胸部、腹部疼痛;还有严重的肠炎、胃下垂。全身都是病,哪疼医哪。中医、西医、气功、偏方试了个遍,哪个也不起作用。还脾气不好,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经常和别人发脾气、吵架。一九九七年五月得法修炼,三天后她的肠炎、胃下垂就好了,以后再也没犯过。其它的病也逐步痊愈了。修炼后能容忍了,对家人、对朋友宽容了,认识她的人都说她变了一个人。

那时我弟弟、弟媳同修“真、善、忍”,家庭和睦,亲朋好友对他们羡慕不已。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我弟弟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五十六天,劳教两年,判刑两次共十二年半(一次五年、一次七年半)、关押到洗脑班十四天;弟媳被拘留十五天,关押在戒毒所四十八天,劳教两年加教两个多月,判刑两次一共十年(一次三年监外执行、一次七年),关押到洗脑班一个月;我弟媳的大弟弟被关押三十七天;我弟媳的侄女被关押三十七天;我弟弟的儿子马钊也曾被绑架关押。目前我弟弟、弟媳仍被分别关押在宁夏银川监狱、宁夏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马勋德、郑凤英说真话,被非法拘留、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我弟弟、弟媳还有其他几个大法弟子给国家信访办、宁夏信访办联名写了一封信。信发出后被我们当地的公安部门截了。三月一日晚上,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章、警员马宝珍、任小荣、郭建军,还有其它几个警察到他们家非法抄家,把他俩抓到吴忠戒毒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月二十日,弟弟和弟媳再次被吴忠国保大队的警察抄家绑架到戒毒所关押。弟媳被关了一个月的时候,脚趾头和趾头缝流着脓和血水,溃烂、脓肿严重。家人找到王文章、马宝珍要求放人,他们不放。又过了十几天,狱警看弟媳脚肿的太吓人,怕担责任,就请示王文章和马宝珍,他们才同意放人。这次她被关了四十八天,勒索了两千元钱(后来要回来了)。我弟弟在戒毒所肾结石犯了,疼得满地打滚,戒毒所的人怕出人命放回了家。一共关了五十六天,被勒索了三千元钱。

二零零一年二月九日,王文章、马宝珍带着吴忠电视台的记者、摄影师等在吴忠仪表厂开了一个所谓的揭批现场会。厂子把炼法轮功的人都找来了,要大家表态,我弟媳不发言。会后国保大队警察将她绑架到吴忠公安局,当天下午没走任何法律程序,直接将她送到银川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在银川女子劳教所她被“包夹”,监视一言一行、被禁止和大法弟子说话、来往,绝食抗议后被加期两个多月。

我弟媳在银川女子劳教所期间,我弟弟去给送衣服。因衣服里装了大法经文,劳教所政委马燕给吴忠国保大队打电话诬告。国保大队的王文章就直接将我弟弟劳教两年。

二零零四年八月,我弟弟和弟媳、弟媳的大弟弟和侄女四人相继被绑架、三家被抄家。其他俩人关押三十七天回家了。我弟弟、弟媳被关到十二月底。弟媳被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弟弟被判重刑五年,送到吴忠关马湖监狱,后转到了石嘴山市惠农监狱。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冤狱到期后,610的直接把他绑架到了银川洗脑班,延期迫害了十四天才回家。我弟弟被黑窝关了五年多,期满回家时骨瘦如柴,身体虚弱,走路直不起腰,精神恍惚。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五日上午,吴忠市“六一零”的马旭东一伙、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仪表厂保卫处的齐洪林等强行将我弟媳绑架到了银川“六一零”洗脑班关了一个月。

二零零九年三月,我弟媳被绑架到宁夏青铜峡国保大队关了一天,后来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回家,后来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零年七月九日,宁夏吴忠市利通区国保大队长李军、副队长马宝珍带几名警察伙同利通区古城派出所薛明华、朝阳派出所馘建军,青铜峡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正江、王浩等,先后绑架了岳钦、钞旌佩夫妇、马雄德,还有马雄德的儿子马钊。并非法抄家,他们被非法关押在吴忠看守所。随后马钊、钞旌佩、马雄德相继回家。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弟弟和弟媳再次被跟踪绑架,随后被非法关押到了吴忠市看守所。二零一二年底前俩人被非法秘密判刑,马雄德七年半、郑凤英七年,此后二人都上诉了。吴忠市中级法院经非法二审后、维持了诬判。

因我弟弟、弟媳多年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弟媳的母亲含恨离世,弟媳当时被关押在劳教所,没有见她母亲最后一面;我弟弟的儿子马钊是重点大学毕业的,很有才华,但因父母多年遭受迫害,至今已三十六岁了还没有成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