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垫钱再寄控江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

我的父母说:“你们好好答卷子吧”

〖大陆来稿〗二零一五年六月初,我发出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陆续给周边的同修整理控状并邮寄。我们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各个阶层,不同时期先后走入修炼。其中有退休大学副教授、公司会计主管、市府副局级退休干部、有大专学历(曾为个体老板)的、有家庭主妇……,男女老少均有。

为了帮助不擅长写作的同修起草控告状,我都是面对面,同修边说我边记录下来再作整理。那些日子忙得顾不上吃顾不上睡。正好父母来小住几日。父母都七十多岁了,看我们忙于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什么都顾不上,尽管大热天的,还是把买菜做饭全包了,让我们专心写控告状,还跟我们说:“这些活儿不用你们,你们好好答卷子(写控告书)吧。”

那天我们连续工作了三个日夜,终于整理完成了第一份按照海外人权法律协会提供的模板写成的两个相互关联的刑事控告状。我们整理的条理清晰、有理有据,仅第七宗罪“非法拘禁罪”就列举了十五条,并把两个部份状子都打印上了我们的“控告诉求”,要求立即惩治元凶。

曾负责过劳资统计工作、挑剔苛刻的父亲看了我们的成稿,感到方方面面没挑的,挺满意,什么也没说。

老俩口给我们包了车前草馅的饺子(这还是第一次吃)。吃完我们就要去邮寄控告状了。老俩口说:“祝你们成功!”我说:“吃了这饺子去告状,一定成功!”

七月七日,我们用邮政EMS投递的,七月十二日最高法院盖章签收了这份七十七页的控告状(包括刑事控告状的正本、副本、身份证复印件)。

快递员垫钱再寄控江状

〖河北来稿〗我地有个不大的邮局。从六月份法轮功学员开始控告江泽民以来,凡是来这个邮局邮寄诉江快递件,邮局的快递营业员都热情的给办理,几乎所有快递全部妥投。有时遇到年老的法轮功学员去办理快递,离开时快递员都嘱咐一句:“您慢走。”

九月十日,一学员去邮寄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办完手续后,快递员对学员说:“请你给某某某稍个信儿,叫他来付二十三元钱。”

快递员说,是这么回事:八月二十五日某某某来寄了一封快递,迟迟未妥投。九月四日该邮件被退回邮局了。这位快递员立马从新按原来填写的单子又办理了一次快递手续,赶在快递车离开之前寄了出去。二十三元邮费是快递员自己给垫付的。

这位学员一听,非常感动,也非常感谢营业员有这么高度的责任心!

九月六日,邮寄该控告状的法轮功学员收到了来自北京的妥投短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3/快递员垫钱再寄控江状-319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