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悲痛述说:人那样了还被上铐……

七旬老人董慧娣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马刚乡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董慧娣,被辽宁女子监狱迫害奄奄一息时,才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被放回家。然而在全力抢救无效的情况下,终因遭迫害太严重,在回家仅二十二天后,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晚含冤离世。

据悉,董慧娣在狱中被迫害出食道癌,临去世前一个多月,还被上手铐,脚铐在固定环上。

董慧娣老人
董慧娣老人

董慧娣老人,沈北新区马刚乡人。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于沈阳市看守所(位于于洪区造化);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八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七旬的董慧娣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法院没给家属判决书;二零一三年五月九日,沈阳市看守所告知家属董慧娣已经被劫持到沈阳女子监狱了;二零一三五月十七日,董慧娣的老伴到沈阳女子监狱要求见董慧娣,老俩口已经快一年没有见面了,被监狱无理拒绝。

董慧娣老人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老残队。老人被非法关押看守所期间,就被迫害出现心脏病、高血压的症状。按正常法律不论是年龄还是身体状况,都应该放人。然而沈北新区“610”勾结法院和监狱将老人非法判刑并投监迫害。

老伴悲痛述说:人那样了还被上铐……

董慧娣的离世使整个家庭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董慧娣的儿子是个孝子,他说:想起年迈善良的老母亲三年多来所遭受的冤屈,心就像被揪出来一样痛。如今母亲就这样含冤离世他从内心怎么也接受不了。内心那种“子欲养而亲不在”的酸楚让他眼里充满了泪水。

董慧娣与老伴一辈子相濡以沫,董慧娣的离世让老伴悲痛不已。以下是董慧娣老伴的悲痛述说:

我家老董死的太可怜,太冤了!她炼法轮功脾气好了,身体好了,整天乐呵呵的。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家里就没了宁日,马刚乡派出所的警察多次上我家骚扰、恐吓老董,不是今天要身份证,就是明天按手印、要照片……尤其是“敏感日”必来,进屋到处乱看。

他们还对老董进行跟踪、监控。老董曾两次被绑架,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被带到派出所被新城子国保大队的警察非法审问,晚上十点多钟才让回家;第二次是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日被马刚乡女副乡长蒋福环和另外一个乡里的女干部诱骗,被马刚乡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新城子清水二井洗脑班被非法关押了十五天。还有一回半夜两点派出所的四个警察到我们家叫门,进屋就问:有没有人来过,还炼不炼法轮功等话。十多年来我们全家生活在担惊受怕之中。

这次是她第三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这三年多来,我日日夜夜为她提心吊胆的,盼着她早日平平安安回来。哪成想啊!她这才回来二十多天就这么含冤走了。我们家老董是被他们害死的,而且死得不明不白的。九月二十七日把她从辽宁省女子监狱接回来时,已精神恍惚,一时明白一时糊涂,一直吐,喝水也吐。我一看这人就够呛了。问她在监狱咋的了?也说不出来,明白点时就说在监狱被逼迫长时间坐“小板凳”。回家一星期就赶忙把她送医院救治,在医院时医生每次喊她名字“董慧娣”她都惊恐不已,这明摆着是在监狱被迫害吓的。她被绑架后有一年多没让我们见她。被送到监狱后因为她不“转化”监狱也很长时间不让我们见。

今年八月初,第一监狱突然通知让我们去,我们全家都去了,是在第一监狱的医院见到她的,监狱医院说诊断她得了“食道癌”。我们当时看到她时,手戴着手铐,脚上被铐着固定环,人都那样了还那么对待她,他们的心多狠啊?当时监狱还跟我们要了三千元钱,说是给她看病。都知道辽宁省女子监狱是残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我是亲眼见证了!

九月二十七日把她从辽宁省女子监狱接回来时,监狱还告诉让每月汇报。老董是十月十九日晚九点四十分离世的,她临终前最不放心的就是我和儿子。从她死后我的眼泪一天都没断过,你说她就是个农村老太太学炼法轮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她有什么错啊!就这么被迫害死了!从派出所警察到法官到监狱所有的参与者都是迫害死老董的罪人!我们家老董好冤啊!我哭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冤死,更是因为在中国我能去哪里给她申冤啊!

老伴说完痛哭失声。

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

沈北新区“610办公室”指挥沈北地区国保、公安系统,伙同各社区,对辖区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绑架、关押至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和洗脑班非法关押。期间有的被非法劳教、判刑遭受狱警及狱警指使的刑事犯人的肆意侮辱、围攻、酷刑等迫害。致身心被严重摧残。回家后“610”及其指使的人员不断登门恐吓与骚扰,把原本通过修炼法轮功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活活迫害致死。截至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董慧娣老人是沈阳市沈北新区已知的第十三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屈桂芝,女,沈北新区二井大法学员,遭绑架拘留期间被打成重伤,抬到家时不能说话。屈桂芝在家养伤期间原沈北新区“610办公室”成员高雅清及二井社区等人,不断上门骚扰、恐吓、致使屈桂芝不久含冤而死。

◎罗福林,男,离世时五十岁,沈北新区蒲河镇千佛寺村大法学员。二零零一年四月三十日在家被绑架到区分局,被非法教养一年,身心受到极大的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孙素芝,女,四十五岁,沈北新区新城子街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初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天后,身体的多种疾病痊愈,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迫害之后,沈北新区“610办公室”伙同派出所、街道不法人员多次上门骚扰、恐吓,逼迫她放弃修炼,精神的迫害导致孙素芝身体出现肝硬化、腹水症状,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含冤离世。

◎刘坤,女,沈北新区虎石台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六月下旬,依法去北京上访,却被绑架判三年、二年劳教,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龙山教养院,马三家教养院。期间被迫长期直接睡在水泥地上,导致全身和脸浮肿,尤其脸肿的鼻子都看不清,后来神智不清,教养院怕担责任,于二零零二年九月提前八个月放回家中。回家后,经常被跟踪、骚扰。二零零六年过年期间,政法委、派出所、社区等六-七个人去她家恐吓,造成刘坤精神极度恐惧,于二零零六年九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刘素云,女,年龄未知,沈北新区马刚乡老年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上午在同修家帮着搓玉米,碰到突然前去骚扰的村长和马刚乡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刘素云当时走脱,吓的没敢回家,派出所的警察就把她老伴叫到大队审问,刘素云到哪里去了?刘素云在极度的恐惧和惊吓中,一病不起,不久离开了人世。

◎奚常海,男,68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瘫痪,出狱后历经两年多的病痛折磨,医院多次的抢救无效,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傍晚五点许含冤离世。

奚常海是沈阳市沈北新区财落镇财落小学的退休体育教师,长得高大魁梧。一九九六年,有幸得法。自觉得的是万年不遇的高德大法。从此,坚定地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通过学法炼功,困扰的失眠症、神经衰弱、风湿症,神经性胃肠炎都好了。走路一身轻。而且戒掉多年的烟瘾、酒瘾。修心向善,处处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家庭和睦,工作顺利,在单位和社会上是公认的好人。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对法轮功全面迫害后。因为坚修大法不放弃,被长期监控,跟踪,骚扰。家人也不得安宁。从二零零八年开始至今,退休金一分钱没给。儿子因此受到牵连而失去工作,精神受到严重打击。被两次非法拘留,三次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张士教养院(劳教所)遭受迫害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奚常海被沈北新区610办公室、公、检、法系统枉判十一年重刑非法判重刑十一年。

二零零九年关押于沈阳监狱城的第一监狱内。在那人间地狱般的环境中度日如年,饱尝了冤狱之苦。长期在黑暗潮湿的监室内,见不到阳光,长期被逼坐“小板凳”,屁股的肉皮坐破一层又一层,皮肤呈黑色。不许家人接见,后期即使接见了,时间短还监听,奚常海被迫害得出现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脑梗、肾衰竭、眼睛看不清东西、行走不便等,曾经有几次晕倒在监狱里,只好坐轮椅。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家人多次要求保外就医,沈北新区610办公室主任高洁(女)就是不给办理手续,他的妻子四处奔波求救,二零一三年才得以保外就医,把已经被迫害的瘫痪在轮椅上的奚常海抬回家,此时的奚常海,已经无法行走,大小便经常失禁。

而奚常海这种“回家死”的杀人方法是中共监狱新发明,人迫害快不行了,把你放回家,死在家里,监狱还不担任何责任。

奚常海去世前,在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听说到起诉江泽民的消息后,就将自己所遭受的迫害经历,写成刑事控告状,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起诉江泽民的罪行。

◎王敏,女,六十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轮功学员王敏,两次被非法判刑,冤狱迫害导致罹患乳腺癌,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半夜含冤离世。

王敏是沈北新区第一小学的体育老师,曾经身患多种疾病,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获得健康。在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受到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非法打压与迫害后,于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正在学校上班时遭警察绑架,遭恶警陶德军等刑讯逼供。当时新城子(现沈北新区)“610办”的头子佟树良下令对王敏等几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重判。非法开庭的当天,高雅清等新城子区“610”的头目竟坐在主审法官陈克学的两侧,直接参与非法庭审。王敏被非法判刑五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非人折磨,致使她出现乳腺不适的症状。当二零零六年王敏出狱时,胸部的肿瘤已长大、溃破。王敏回家后,被非法开除公职。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前两天,王敏再次被十多个警察绑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再次被非法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因王敏被沈阳市监管医院检查出患有乳腺癌,监狱拒收,沈北新区“610”指使沈北新区法院对其实施监视居住,定期或不定期的对其进行骚扰,干扰其正常生活,致使王敏病情恶化,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含冤离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红色恐怖中由于被骚扰,恐吓强迫放弃信仰而不敢学法炼功,导致旧病复发,含冤离世者仅沈北新区虎石台地区一地就有五名,他们是王丹梅、王素洁、蔡老太太、夏俊臣、残疾人老周,他们生前多次受到居委会骚扰。其中残疾人老周,二零零八年四月接到派出所不让炼功的骚扰电话后本人及家人极度恐慌老周旧病复发,六月中旬去世。其他地区待查。

相关电话:
沈北新区政法委:
电话89751358
书记慈维德13604189988办024-88044388
副书记佟常清13840383926办024-88043049

“沈北新区公安分局610”:
主任董绍强024-88087996、024-88041870
孟凡东办024-88087996、024-88041870

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公安局:
局长关强024-89609595、15502426688
副局长:张柏清、刘壮志、刘职敬
政委陈亚明
纪检组长郭会影024-89603799、13898831111(前任国保队长)
国保大队:队长赵启宏、副队长段庆祝13998125898

马刚乡派出所:89751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