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过上了好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在一家国企当工人,老婆嫌我穷,到区法院起诉与我离婚。法庭上,我弟弟说她:“我们家对你挺好的,你得讲良心。”她说:“良心值多少钱一斤。”最后,单位给我分得的福利房判给了我,她领孩子离开了。我这个家就这样散了。

我哥是一名大法弟子,他来看我时给我带来一篇大法师父讲法的经文,我看了后心里非常认可大法经文中所讲的道理。在单位,因为我技术高,别人不会、不能干的活我能干,同事都很服我,因此我就自视清高,天天训斥别人。看了大法经文后,我也开始按照“真、善、忍”要求做人,能主动尊重同事了,对同事态度也变的和气了,也不为奖金的多少与他人去争了。同事们都说我自从认同了“真、善、忍”的道理后人都变了。

离婚后,我心里很失落,下班后就和同事一起去看“大仙”,去了后感觉身体阴凉不舒服,就提前告辞回家了,到家时天已经黑了,楼道没有灯,我住七楼,上楼时,每层楼的拐弯处都有一个黑东西,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害怕,开门时拿钥匙的手都哆嗦,当打开门的一瞬间,就感觉全身“唰”一下立刻舒服了。事后,我哥说这是家中有大法师父的经文而起的作用。我内心非常赞同他的说法。

我在四十多岁时,身体情况不太好,很虚弱。有一次我休假,在墙根下晒了一个多星期的太阳,还是蔫头耷脑的。一天,晚饭后去我哥家,我哥让我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我听了半个小时,起来后顿时来了精神,身体也感觉有劲儿了。

后来,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迫害好人,搞什么“自焚”,我根本不相信那“自焚”,因为我的工作就是天天摆弄火的,(央视播的“自焚”录像中,自焚者王进东)头发烧不着,雪碧瓶不变形,那人脸上厚厚的什么东西,(警察)提灭火器巡逻,用消防毯灭人身上的火,摄像拍照,骗人哪?!太假了,太歹毒了。

我到家附近山上遛弯,遇到从吉林省来这儿的一位检察官,我俩儿说话很投缘,当说到法轮功时,他说他认识大法师父,我听了后有一种很高兴的感觉,他说:“大法师父人很好”。我俩是初次见面,在当时的那种形势下,我俩却唠的很开心。

有一天,一个在派出所当保安的朋友到我家,说他抓了一个炼法轮功的人,所里给了他一千五百元奖金,我是个气性大的人,我听他说完当时就火了,我说:“你什么钱都敢挣吗?”一看我真火了,他赶快说:“我以后不干那事了。” 我跟我妈和我哥说了这事,他们说我做的对,我哥说你会得福报的。

在那以后不长时间,我认识了一位女士,她是做手机电池生意的,要帮我。她有房有车,独身带着孩子,她妈也是大法弟子,我俩就好上了,组成了一个家庭。后来小福利房换成了大商品房,房子也落到了我的名下,她孩子也成家了,很幸福,现在开的已是第二辆新车。我们都退休了,过着悠闲的生活。现在日子过好了,我又找回了我的女儿,相处的也很好。

我哥说:“你知道大法好得福报了!”我心服口服,我不是个自私的人,我想叫更多人知道“法轮大法好”能得福报,所以写出我这真人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