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沧州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实况(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至十二日。沧州市运河区法院枉顾法律,非法庭审被绑架关押一年多的九名善良法轮功学员。十一日,两位遭迫害的妇女晕倒在法庭上。

这九名法轮功学员是:康兰英、赵俊如、常寿轩、赵翔、刘立新、李丽、唐建英、侯东亮和曹延香。庭审现场,十位律师出庭为法轮功学员作无罪辩护。另据知情人士透露:“沧州8.17群体绑架案”中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徐凯因为律师不能出庭而被延后至二十四日开庭。

做贼心虚 法院内外戒备森严

九日上午七点多,运河区法院内外戒备森严,现场警察、特警、国保人员、便衣特务密布。法院门前的朝阳路两边的便道上、空地上,短时间内便停满车辆,绵延将近一公里,里面有许多是特务的车辆。马路两边站满了人,有法轮功学员和民众,也有许多国保便衣特务穿梭在人群中,停在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身后,有的捣乱,有的看谁到场,还有的在记车牌号。



上午十一点左右,沧州市当局又紧急调来大批警力,并现场布置,运河区公安局国保特务给门外法轮功学员录像,遭到法轮功学员呵斥,指责他们绑架、非法拘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是在违法犯罪。特务灰溜溜走开。

下午,当局把朝阳路两边排满没有牌照的车辆,并加派警力,运河区公安分局的李毅等人在人群中穿梭,并有特务再次给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和听真相的路人录像,晚上六点多庭审才结束。

十日,沧州市当局又加派警力,并到人群中阻挠干扰法轮功学员向民众讲真相。

据悉,这次庭审,沧州市市委三套班子都派人直接参与现场,指挥迫害,把这当作是讨好沧州市市委副书记、副市长贾发林(贾庆林的弟弟)的好机会,尤其是沧州国保。泊头国保大队队长王文生也带人来到现场。河南省司法局的头目也来了,目的是想给河南籍律师施加压力。天津武装部也来人了。

法院方面一度刁难律师,要收存律师的手机和包,遭律师抗议,最后经交涉法院方面退让,让律师把包和手机都拿进去了。

强制带伤出庭 法官当庭耍无赖

十日上午九点左右,警车载着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驶入运河区法院。据律师和家属说:法轮功学员康兰英被迫害的严重脱相,年纪轻轻的法轮功学员曹延香已是一头白发。有人向家属透露,曹延香被非法拘禁过程中,曾遭受沧州市看守所恶警指使的牢头狱霸的残酷殴打,从监舍打到厕所,并扒光衣服,往身上泼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法轮功学员侯东亮出庭时被殴打的头部伤口仍未痊愈。其代理律师质问法官马永胜,为什么虐待他的当事人,马永胜搪塞说,不是狱警干的,律师质问狱警干什么去了,有没有责任,马永胜无赖地说,今天不谈这个。

法轮功学员侯东亮当堂推翻了以前的所谓供词。侯东亮陈述到,沧州市运河区国保大队警察李毅,为了得到所谓的供词,曾经以侯东亮爷爷病重、要去世为理由,暗示侯东亮,如果不妥协就再也见不到爷爷了。在这种情况下,侯东亮被迫说了一些与事实不符的话。据侯东亮回忆,李毅把笔录骗到手之后说:“侯东亮,你爷爷死活与我无关。”律师说这是诱供骗供。检察官回应说那不是诱供也不是骗供,是属于询问技巧。律师回应,如果拿人家老人的生死作为询问技巧实在让人无法忍受,明显太荒唐了。

十日非法庭审从上午九点一直持续到傍晚七点半。经过一天的非法庭审,让九名遭关押一年多、身体饱受摧残的法轮功学员难以支撑。尤其是常寿轩已经年逾七十,赵俊如年逾六十,康兰英面色苍白,法院不顾现场的老人和病人一直强行开庭,最后在律师的强烈要求下才休庭。

律师:法庭一直在上演鬼怪剧

赵俊如是个朴实的农村老太太,修炼法轮功以前,她和丈夫都患有严重肝病,修炼后夫妻二人不仅肝病不药而愈,而且以“真、善、忍”为标准,他们处处宽容、礼让他人,在家族里、乡邻间有极好的声誉。她质问法庭:“为什么一说大法好就不让说哪?”

庭审中,九名学员全部推翻对方罗列的所谓证据。

下午将近六点时分,因连续开庭的强度和自身身体健康的原因,在众多辩护律师要求保障当事人和律师休息权利的呼声下,审判长马永胜仍想继续开庭,赵俊如突然从座位上晕倒,险些栽倒在水泥地上,幸好被身边的人拉住。要求审判长休庭的呼声更多了。审判长马永胜不得不宣布暂停,说完马上匆匆走出了法庭。

此时赵俊如坐在凳子上,并整个身体歪倒在紧挨着她坐的康兰英身上,康兰英身体本也不好,不一会儿,康兰英也就支撑不住了,二人随后被法警架出了法庭。又过了十分钟左右,审判长马永胜才从外面回到法庭审判长席,不情愿的宣布,因两位被告人的身体不适休庭,明天上午八点半继续开庭。

一位律师说,因为这些执法人员不相信因果,什么坏事都敢做,一群邪恶之徒在审判善良之人,天朝(人们对邪党政权贬义的称呼)法庭一直在上演鬼怪剧。

十日和十一日两天,这起群体绑架案主要责任人之一的唐国利和李毅一直在鬼鬼祟祟的伺机作恶。

无视法律 法警咆哮公堂

十二日进入非法庭审辩论阶段。法庭内,检察官说:“律师不能展开说法轮功不是邪教。”律师说:“我们怎么不能说?公诉人怎么能展开说法轮功是×教。”审判长说:“我没听见。”

律师一直在说,法官不让说。法警队长(警号1380001)冲过来,对着律师咆哮:“你干啥!你干啥!”律师们“哗”都站起来,质问:“你干什么的?一个法警有什么权力?”后边的警察都站起来。一位律师说:“怎么样,想打架啊!”

庭后一位律师说:“无论如何这也是一个反法制的案件,一个执勤法警在法庭上对律师大声咆哮,传播全世界都会说中国的法警真厉害啊,审判长啥也不是。”

作案警察继续折磨受害人

在法庭上,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赵翔说:我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这种非法关押。我对看守所的人说我要见李毅(实施绑架的警察之一),李毅曾承诺放我走的,我要走。过了几天,看守所说李毅来了。李毅来了之后就把我带到一个地方强行灌食,他给我头上带上一个像包装水果的套子,我双手被铐在背后不能动超过二十四小时……

听了赵翔的叙述,在场的人们都为之动容,有人在抹眼泪。过后一位律师说:这是典型的酷刑,这个事件非常严重,牵扯到办案人员犯罪。公诉人员在场,检察院人员在场,检察院必须介入调查李毅的违法行为。

律师:政府无权对信仰领域的事指手画脚

庭下一名辩护律师建议当事人、家属及律师今后不要再引用所谓十四种的那个文件了。他说,就是被规定的那些,政府也无权以邪教的名义打击,因为政府无权对信仰领域的事指手画脚。辩护律师梁律师说:即使引用,要说明政府无权规定什么是邪教。

刘连贺律师说:思想、观念、信仰不能作正与邪的划分。你可以认同,也可以不认同!任何人无权干涉他人的思想:政府(官员)什么时候都无权干涉思想自由。人们往往是喜欢和自己相同思想的人,排斥和自己信仰相左的人,甚至人身攻击,这个是误区。

铺天盖地的行政命令和歪曲的新闻报道不具备法律效力。

法轮功学员:愿天下万众诚心归善

遭绑架和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他们个个都在法轮功修炼中身心受益。比如法轮功学员李丽,修炼法轮功以后放弃利益之心,在一家旅馆打工期间捡到一枚大白金戒指,为了便于失主找寻,她将戒指交给店主;法轮功学员赵俊如,修炼以前夫妇俩均患有严重肝病,修炼后夫妻二人不仅肝病不药而愈,而且以“真、善、忍”为标准,他们处处宽容、礼让他人,在家族里、乡邻间有极好的声誉;侯东亮修炼以前患有严重鼻炎,躺下睡觉呼吸困难,十分痛苦,修炼后得到康复。

开庭最后一天,法轮功学员侯东亮发表的最后陈述说:我利用周末休班时间,参加了这样一个在“私人空间”举行的以“修心向善、做好人”为目的的修炼心得交流会。作为一个信仰者以重德行善为根本没有危害他人的主观故意,我本人的行为也没有对任何个人、单位、群体构成伤害。“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信仰为本,道德为尊”,俗世洪流中,对于“真、善、忍”的追求,来自于心底的善念。

我的行为也没有破坏任何一条法律实施,所以公诉机关指控我“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不成立。

法轮大法使我拥有了健康的身体和善良的心。古代有多少先贤为了修炼、寻道上下求索,“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世。”俗世繁华转眼枯,金钱、权利、爱情、名誉,随着时间流逝,您能守住什么?等你退休了,还有谁会记得你?唯有“真、善、忍”的信仰,亘古不变、永恒。

最后,希望法院明察秋毫,秉公执法,排除欲加之罪!请求无罪释放!

愿天下万众诚心归善,祝世上好人幸福平安!

近五千民众签名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

自今年五月份以来,在河北省沧州和天津市武清的大街小巷,一张张征签传单继续在人们手中流传。近五千民众公开签名,要求立即释放自去年八月十七日以来被非法关押至今的九名无辜法轮功学员。

一名法轮功学员跟一位老太太讲明白真相后说:“咱们好人救好人,现在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请你签名声援一下,把他们营救回来。”老太太说:“行,我签。”她把自己的名字签上了。她签完后说:“我给我老伴也签上,他也是好人,他也愿意好人救好人。”于是她把老伴的名字也郑重的签上了。

有三位明白真相的汽车司机,学员请他们签名营救被非法关押的九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都纷纷郑重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其中一位一边签名一边说:“法轮功就是好!我就是要支持法轮功!”

有个老太太的对门住着一位法轮功学员,知道征签一事后说:“我知道凡是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我真名真姓签个字,来人调查我也不怕,好人就是好人。”她还回家告诉儿媳妇也签了字。

有位大嫂是外地人,平时最不爱参合事。当她听明白征签一事后说:“我不会写字,给我签上个名,快把人放出来。”

某企业的一名车间主任说:“我签,人多力量大,多签点名,就放人了。这算什么事呀,不就是串门说话的事么。”

事件回放: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沧州交流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体会时被警察绑架。九月二十二日,河北沧州政法委、“六一零”及市局公安操控沧州运河公安分局的唐国利、李毅等人与运河检察院的人员,非法批捕李丽、曹延香、赵翔、刘立新、康兰英、赵俊如等六名女法轮功学员及徐凯、常寿轩、侯东亮三名男法轮功学员。

几名法轮功学员都被非法关押在沧州市看守所,为了抗议非法关押等迫害,有法轮功学员在那里绝食。天津武清法轮功学员刘立新、赵翔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不法人员将其双手昼夜背铐,使其生活无法自理,同时还给她们灌下不明药物,使她们身心均受到巨大伤害。

被罗列罪证构陷后,九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为他们聘请了十二名律师做无罪辩护。律师们依据《宪法》及相关法律要求撤案,但是沧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勾结律师事务所,在地政法委及司法局人员找所有律师谈话,威胁律师们不要为法轮功学员辩护,有的被要求写书面材料。

今年九月,沧州“8.17”案件的几位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向沧州市公安局邮寄了:要求市局信息公开申请,公开参与“8.17”办案人员的警号和办案单位。市局在法定日按时分头以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中规定的公开范围为由拒绝公开上诉信息。可见他们害怕承担相关责任。

从人的法律层面上看,遵照行政命令而不是法律条文或错用法律条文给无罪的人定罪,这样的“执法者”终将受到法律的惩处;从道德的层面看,欺凌良善,侮辱弱小必将受到良心的谴责、世人的唾骂以致贻害子孙;从历史的角度看,助恶为虐者哪一个最后不是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从天理报应的角度看,神目如电、报应不爽,作恶亦或助恶的谁能逃得过恢恢天网。看到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下场了吗?不要简单的认为这仅仅是因为贪污腐败、派系斗争,其背后彰显的是善恶必报天理昭昭。无论从何种角度上说,押上自己和家人、家族的命运被动地去干一件昧良心、违天理的坏事也是不值得的。奉劝那些至今仍在追随江泽民集团直接或间接参与迫害,或还在为迫害推波助澜的人,赶紧悬崖勒马,站到正义者的一方。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