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向内找真的是法宝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借明慧网第十二届大陆法会之际,向师尊汇报我在修炼中向内找方面的点滴体会。

看到对方的表现找自己

我家的学法小组成立好几年了,我们几乎每天下午都学法,上午外出讲真相,几年如一日。小组学法的人数不固定,多时十三、四个人,经常参加的有七、八个人。年龄最大的七十八岁,最小的三十几岁。多数同修三件事都做的比较平稳、扎实。

但也有个别表现的不好的,如其中一个未婚男青年。该学员根本就不讲真相,证实大法的什么事情基本上不做,他的表现完全不象个大法弟子的样子。前几年,全市多个学法小组他都跑遍了,所到之处人们都对他反感和排斥。同修听到敲门声,只要从门的猫眼看到是他,没有给他开门的。后来他又来到了我家的学法组。

自从他来后,我们小组往日那种祥和宁静的气氛被破坏了,同修们都感到受到了干扰,都对他起了反感之心。首先他每次来我家不是敲门,而是砸门,声音特别大,象邪恶之徒似的,砸得我们都心惊肉跳。我家对门住着一个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为了学法小组的安全和不影响邻居们午休(中午一点三十分开始学法),我多次好声的对他说,敲门不要声音太大,轻轻的敲几下我就听见了,可他根本象没听见似的,照样使劲的砸门。每次他進我家就象進了自己家一样的随便。其他同修進门后,都赶快坐下认真学法,而他不是,先在各个房间走走视察一遍,甚至连厕所也得進去看看;看到家中有好吃的东西,毫不客气的抓起来就吃,有时把我给师父法像前供的水果,也不打声招呼伸手就拿着吃了,看到饭盆里有稀饭,拿勺子就喝起来;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就洗起来,经常洗完后不关水龙头,等我听到哗哗的流水声时才知道他又没有关水龙头。他不象是来学法的,好象是故意来糟蹋我家似的。我几次跟他讲道理,他一句也听不進去,有一次我动了气说急了,他竟骂着我摔门而去。

小组的同修们都被干扰的无法静心学法了,也无法忍耐下去了,有的愤愤不平的说:别的学法小组都能不要他,我们为什么非要他呢?不要叫他来了;有的埋怨我,说叫他来是自找麻烦。看到同修们的各种说法,我想,修炼不能就事论事,是我和同修们需要提高了。

于是,我和同修们认真学法。师尊说:“一旦这种事出现,大家都着急:为什么给大法弟子丢脸哪、出现这些人哪?可是大家都没有想一想:我们自己是不是在哪方面做的不对了?其实自己真的明白了、做正了,这些人、这些表现就没有了,因为不会在大法弟子中出现任何无缘无故的事情,也是不允许的,谁也不敢。”[1]

师尊的法打开了我们的心结。

我用师尊的法对照自己,发现此同修多次来我家,对他的一些很随便的行为,我表面上好象忍住了,但我内心并没有忍住,每当听到他敲门的声音,心就不稳了,看不起他、反感、急躁等多种人心都出来了。我就针对这些心发正念清除,同时也不忘对那个同修发正念,清除他背后操纵他不理智的邪恶因素。此后,他再来我家时,我的心平静了,同修们也都用法对照自己,找出了各自的执着心后正念清除。

随着我们的变化,这个同修也变了,再来敲门时声音不那么大了,也不随便走动和随便吃喝了,也能安静的坐在那里认真读法了,而且读法的声音也正常了,不再是过去那种让人听了很别扭的南腔北调了。

这件事对我的触动很深,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人向内找的美妙。

去怕心 学法小组坚持学法不动摇

有一次,我市有十几名大法弟子在几天内被610非法抓捕,家也被抄,形势表现的很紧张。在同修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有同修建议我们学法小组赶快停下,理由是为我的家人着想,来学法的多名同修也都表示同意暂时停一阵子。

我想到师尊的教诲:“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当时心里没想其它的,只是坚持说:学法小组要坚持学法,不能停。当看到有的同修把书拿走后,才引起我的重视。我赶快静下心来向内找:发现正是自己有怕心,同修们才会有这些怕的表现。发正念时求师尊帮我把怕的物质拿掉。我的心纯净了,学法小组一天也没有停止。我们做三件事没有受任何影响。把书拿回家的同修很快又回到了我们的学法小组。

这件事对我的启悟也很大:如果我不及时找自己的原因,学法小组一旦解散,就不知何时才能再成立起来,这就破坏了师尊为我们安排的集体学法修炼、共同提高的好环境。学法小组是师尊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的路,是非常重要的,需要我们维护好。

向内找 老年同修的不正确状态消失了

组内七十八岁的同修,一次下楼时不慎摔坏了脚腕,她女儿就把她送到我们的学法小组来。坐了有一个多小时,就站不起来了,也站不住了。我当时想起了师父在九三年健康博览会上,让学员跺脚的事情,就鼓励老同修勇敢的站起来,跟着我一块上厕所。从厕所出来,她的脚既不痛也不肿了,一切恢复正常。在场的同修们都目睹了这一奇事。

第二天,这位老同修来我家学法时又小便失禁了。我给她在地上铺了一块塑料布,等她起身走后,屋内的尿骚气味很大,呛得同修们都受不了,都不希望她再来学法了。面对此事,我赶快向内找自己:我有讨厌老同修的心。我就引导同修一起向内找,都找到各自要去的心,发正念清除,同时求师尊加持我们,很快我们心性都提高了上来,老同修的小便失禁很快好了。

谁知没过几天,她又出现了呕吐的问题,吃了就吐,浑身无力,连眼睛都睁不开的状态。家人一定要把她送去医院治疗,老同修本人也是从医院药房退休的职工,这时她的心也不稳了。她问我:家人都让我去医院,我去不去?我认识到了这是邪恶对同修的一种迫害,我就反问她:你说你应不应去?她说我也认为不应该去。我说:要认清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求师尊加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就走师尊安排的修炼路。

老同修放下了顾虑心,信师信法,结果时间不长就完全恢复了正常。

我非常感谢师尊给我们留下的集体学法的环境,让我们互相帮助,共同提高。现在这位老同修非常的精進,每天都在用心的做着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一天也不耽误,救人的数量不少。

在诉江中向内找

诉江是师尊给我们安排的一个讲真相救人、共同提高的好机会。开始我和同修们交流,都认识到了应该积极参与,但由于普遍存在怕心,开始都不愿先出头做。有同修跟我商量,说先帮我把我的诉状整理出来吧。我心里想:怕什么,江魔迫害我十六年了,害的我家破人亡,连孩子们的工作都受到了牵连,还不应该告它吗?于是,我决定带头做。同修很快帮我整理好了对江泽民的控告状,邮寄到北京,很快收到了两高的签收回执。

在我的带动下,我们学法小组的所有同修都积极的动手写诉状,在短时间内都把诉状发往两高并都收到签收回执。

诉状寄出后,我发觉内心还有怕。回想自己走过的修炼路:十三次被非法抓捕,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判刑迫害四年。在监狱里,由于我坚持对大法的信仰,遭受了种种酷刑折磨,内心留下了遭受残酷迫害的阴影。于是我决心抓住这次诉江的好机会,把这个阴影彻底去掉。

在此,我也向那些被迫害曾走过弯路、至今还没写严正声明的同修,还有那些被迫害后至今走不出来的同修讲几句心里话:我也曾和你们一样经历了同样的难关。我真正向内找时才认识到都是我没按师尊法中的要求做好,而被邪恶钻空子遭迫害。现在整体形势较之前几年宽松了很多,邪恶已少之又少了。现在的时间都是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为的是让大法弟子们能救更多的人。同修啊!赶快走回来吧!机缘难得,师尊在等着我们走出人来。不要给自己的生命留下永远的遗憾。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