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青年大法弟子再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是一个青年大法弟子,得法时还是几岁的孩子,时常听母亲同修讲起那时我的修炼状态,天真可爱。然而,母亲同修被非法判刑,而后流离失所,我也慢慢不再精進,随着败坏了的道德在尘世沉沦。二零一四年初,一位同修来我家同我交流,希望我能去学法小组学法,我一听就高兴的同意了。同修走后,我回顾这十六年的学法历程,却发现虽自称是大法弟子,可师父叫做的三件事一件也没做好,反而深陷名、利、情中。

通过这一年的集体学法,我找回了九九年之前修炼的精進状态,也正是这个环境让我开始重视学法,在不断学法中慢慢精進,每当学法入心时,师父都会慈悲为我展现法理,在一思一念中修,稳步精進,心就这样慢慢沉稳下来,踏踏实实。

一、冲破阻力参加学法小组

我答应同修参加学法小组,可同修走后,我的心就开始七上八下,虽说我98年就开始修炼,可这十六年来基本上没有做到一个大法弟子的本份。因为在色欲上犯过大错,心中惭愧至极,觉得愧对师父,觉得无法面对同修。那种强烈的自责让我内心充满抵触,不愿意接触同修,虽然想精進起来,每想起自己的过去内心充满自责,不能在法上精進起来,反而又陷入深深的愧疚中。那是无法面对,不堪回首,这不堪的过去曾让我精神萎靡,不能振作,真的想过脱离大法。

我自己在想:同修让我去学法小组是不知道我的事,要知道了,估计也懒得理我了,与其让他们知道会嫌弃我,不如不去,自己在家学的不是也挺好吗。也就是这最根本的执着不愿暴露出来,对于去与不去学法组,我反复思考,不去吧,答应同修了,去吧,实在是没有脸面。我个高,用常人的说法人还挺精神,自己色的因素导致自己对这人皮很自恋,恰恰这帅气的背后是肮脏的色,所以我很怕被人夸奖,感觉承受不起,怕让同修说:看这小伙子,多好。带着这些不好的心如何修得正果,也正是这些不好的心,障碍着我,不愿意接触同修,种种的借口给自己开脱,其实都是在掩盖色欲心。

去学法那天,我脚似千金重,一步也不想走,迫于同修来了,我真是硬着头皮跟着走。我现在感到师父为救度我们真的费了好大劲,这样费劲的拽着我们,而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到了学法小组,一讲法学完,一个同修真的就说:这小伙子多好,有对像了么?两句话,戳住了我两个不好的心,色心没去,想成家的幻想也是障碍了我好久的心,我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真是怕啥来啥。表面上还是很平静的样子,内心却早已无地自容,我没那么好啊。

带着愧疚一路回家,可是集体学法,能从新溶入大法的正念很快排斥了那障碍我的不敢面对同修的心。我坚定正念,既然溶入大法了,我就坚定的走下去,跌倒了爬起来,内心掩盖的壳我必须炸开它,这是求名心,只想被人说好的心,统统不要,我就是精進啦,谁说什么我也不怕了。

再去学法的路上感觉没那么大压力了,我开始想去学法了,这个修炼环境太珍贵了,既然下决心修,我就不想再错过。在一次同修交流中,我讲出了我的过去,掩盖的心没有了,这层壳破开了,感觉色的心淡了很多,想成家的心也没那么重了,旧势力、那些邪恶就是喜欢呆在大法弟子内心中不想触及的阴暗里,时不时出来干扰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中形成间隔,抓住大法弟子执着不放的心使劲往下拖。走过这次历程,回头看看庆幸自己走过来,若为了一时的掩盖,错失永世的机缘,真是太不值了。

我仔细找自己的心,不论是掩盖心,羞耻心,要别人认同的心,想得到承认的心,归根到底都是我的色心,再深挖就是情,与其抓住情不放,痛苦搅扰,不如不要它,消下去,轻松自在。

感谢师父没有放弃弟子,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到学法小组,通过共同学法,破开我这隐瞒的心和色心的壳,重新溶入大法。大法弟子确实需要一个集体环境,切勿因自己执着不放的心阻碍了集体学法的机会,痛失精進实修的机会,这样的环境太珍贵了。

二、在学法小组再去色欲心

人就是在常人的洪流中不断沾染,形成各种后天的观念而不自知,却还以为是自己。我喜欢古诗词,以前总是爱轻吟几句,把自己置身于诗词的情境中,而多数情景却是浓浓的情,时间久了,我也沉浸情中,感觉就是自己情重,实际上就是后天的观念包裹住了我的真念。我自认为是个很浪漫的人,所以时常幻想成双入对的快乐,幻想成家后的生活,于是放纵欲望,滋养了色欲。

学法组一位阿姨带女儿一起来学法,我的心又起了波动,又动了想成家的念头,这个想成家的念头在早些时候我一直在修,可是没能真正认识到这颗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所以时常还是会被情所带动,心性不稳,左右波动,再次暴露了我的色欲心。

接下来的几天,去学法的路上都在想女同修今天会来么?转念一想,这个思想太不好了,我的不好思想会给同修带来多少负面的东西,以往一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是逃避,不想面对,心想:不去学法啦,多发发正念,可不能影响了同修。表面看是为同修,实际隐藏了我的色的物质,想通过逃避的方式隐藏。而旧势力也想用这个借口再次干扰我,不让我去集体学法。一次不去,就会有第二次,久了就会脱离学法组。抓住了根本,我就发正念解体这不好的思想,不好的念头,解体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去学法的路上动不好念,就发正念,可是还是没能挖到根子上,只是抑制自己的妄念,而没能真正消除解体,表面上表现出了不动心。

这阶段,我大量学法、发正念,解体我的色欲心,感觉正念强大了,心也平静了。

但是随之就又来了一次考验。那是一位同修安排我去一位老年同修家,帮助她们小组的人写诉江状,没想到第一次见到那个老年同修,她就说给我介绍女同修认识,这女同修我们有过一面之缘,虽没记住样貌,但也因此事又动了心,老年同修告诉我没事多过来串门,简单的一句客套在我听来却被演化变成了再去她家会给我介绍女同修认识。同修是好心,想要我多接触同修多加正念,而我却因为自己的色欲心导致了对同修的误解。夹杂着色心、好面子心,想再去老同修家给我介绍女同修,我直接想问老同修那个女同修同意么,又感觉很不合适,心里七上八下的。去了三次,每次都是走到门口,觉得不合适又回家。后来和其他同修交流此事时得知,那个女同修已经快要结婚了,我一愣,对我真是一记棒喝,这是多大的漏啊,多强的色心啊,这么简单的考验,不好的心性就全表现出来了。

经过此事我回家盘坐下来发正念,突然师父的法打入我脑中“俗圣一溪间 進退两重天”[1],我的心中顿觉豁然开朗,真有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情啊色啊的,其实放下了,感觉也没有那么痛苦。我找到昔日同修的交流文章《修心断欲》(明慧文章汇编),看到同修们认识色心的过程,如何精進的过程,对我触动很大,文章中引用师父的法句句刻到了我心里,如今正法形势这么紧迫,我还在这情中烦恼,实在愧对师父啊,想想等待被救度的众生,这情色的东西真是什么都不是了。“随着你的层次的提高,你们的情被消下去的那部份它不会空,将被慈悲代替,它是渐渐、渐渐的会增加。”[2]明白了法理,我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没有困惑,真正体会到了“不动情清心寡欲”[3]的美妙。

偶然机会,我又与学法组的那个女同修见面,她的母亲,那位阿姨同修说:“我丫头特别单纯。”女同修在我面前落落大方,就像一个小天使飞来飞去,我修掉了对女同修的色,没有男女之情,和她相处起来感觉很轻松。

三、工作的环境就是修炼的环境

我们这代人,从小生活在党文化里,随着时代的变化,我们这代人处在社会中很尴尬的地位,三十上下,工作难找,房子难买,婚也难结,社会压力,人情冷暖,再加上从小的党文化教育让我们慢慢的变得重名利。

参加工作后,对工作现状的不满意,没能以一个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内心充满痛苦,工作环境的与世隔绝让我感觉到寂寞孤独,以前觉得自己什么心都没有,可是现在什么心都上来了,工作中变得敏感,老员工欺负新员工,工资太低,那种空虚寂寞的环境,让我感觉很痛苦。我利用休息的时候开始置办创业,一味的用人的方法想解决现状,而并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大法弟子,没有意识到大法弟子的修炼路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因为当时脱离法很久了,已经不知道修炼心性了,不顾母亲(同修)的劝阻,我一意孤行。父母都看出了我当时的不正确状态,谁也都不敢说我什么,随意我怎么做了。平时上班,休息时就布置我自己的工作室,搞得身心疲惫,对生活现状的不满情绪就像背着很多的包袱,怎么也走不动。

这时,工作的环境突然宽松许多,我就像憋了很久一样,现在总算能抬起头喘喘气。这时母亲和我交流,我认识到我偏离了法,我意识到工作的环境就是我修炼的环境,自己却在名利心的驱动下,损失了很多大法资源,工作室放在一边不敢再提起,自己心性没修好,一提起来就感觉很羞愧。可是师父什么都能做,在后来我的工作室也参与了一项救度众生的项目。

作为青年同修,我做的太差,真象师父说的:“他觉的在有生之年还有很长的路,还想要奔奔,奋斗一番,达到一个常人的什么目标。”[4]我个人的感悟,其实名利的追求都是为了情,觉得在常人中出类拔萃,别人羡慕,说白了就是想找个好的另一半,生活富裕可以幸福的生活。其实法中都讲的很明了,有钱不是不行,得放下那颗心才是目地。总想找个好的伴侣是我对名利追求的根源。

工作的环境就是个修炼的环境,不要再自己给自己平白无故的增加修炼的难度,工作就是为了生活,那都是大法的资源,为什么还要因为这工资的多少计较,幻想好的生活,和常人攀比,现在想想有何意义,人生不过百年,让别人羡慕不过几年光景,为什么执迷其中不能自拔。工作中同事欺负新同事,其实想想你是个大法弟子,学法之初就懂得的道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5],怎么修炼这么久反而做不到了呢。

对于人成神的路,我个人悟的就是修炼的一思一念,任何事任何环境,你碰到的人说了什么,可能都会触动你的心,然而一个光耀无际的神还会带有这么多常人心么。我找到了我修炼的太多不足,只有好好学法,做好师父叫做的三件事,才能回报师父的苦度。

四、开始开口讲真相

我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由于以前我学法、发正念都跟不上,讲真相的事也就做的不好。这些年虽协助母亲做真相资料,但却甚少开口讲真相,这是没有那么大的慈悲心。我每当学法状态好了,才能开口讲一个两个的真相,可是一直不知道障碍在哪?而且每次讲真相只停留在只讲大法好,却总也讲不了三退。

和老同修交流,找到自己信师信法的程度不够,怕的因素存在,我开始多次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清除自身党文化的因素和怕的物质。我加强学法,法学好了,正念强了,这些障碍的败物就不敢阻挡,我开始开口讲真相了。

其中有一次,我单位的领导家庭突发变故,他的精神很受打击,我主动找领导聊天,和他讲了大法的美好,我送了他一本《转法轮》,领导接受了,并答应看完。想想世间的人没能得大法是多么痛苦的事,不能了解真相被邪党哄骗是多么可悲的事。和领导开口讲过真相,我动的是慈悲心,思想中障碍的东西就不存在了,于是我又和几个同事讲了真相,虽然效果不是很好,可是我真正认识到讲清真相的重要,救度众生是我们的责任。

现在我又与其他同修共同参加了一个讲真相的项目,我也更加感觉到了正法时间的紧迫,这也让我在修炼的路上更加精進起来。

参加了学法小组后,让我走出懊悔与低迷,找到了修炼如初的状态,也希望青年大法弟子再精進起来,不要荒废这千载难逢的机缘。与青年大法弟子共勉。

感恩师尊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一念〉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