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夫妻不再是仇人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的丈夫是一个吃、喝、赌样样都沾的人,脾气大的像是六月的天气,阴晴不定,说急就急,说骂就骂,发起火来多值钱的东西都敢摔。我们之间不像是夫妻,倒像是哪辈子的仇人,没有一天不吵架的。丈夫受无神论影响,不相信有神,更不相信修炼的事情。

说来还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事情了,那时我刚开始修炼大法,我在家里放师父的录像带时他还帮我。有一天我们比双盘能坐多长时间,他双盘能坐四十多分钟,可他就是不相信修炼的事。

后来铺天盖地的打压来了。我清楚的记得在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晚上,我和很多大法弟子都被警车带到了当地的看守所,被关押了整整一年。当时对于我的丈夫而言,真的是傻了眼,平日里一向对家务不管不问的他,此时要照顾家里三个孩子的衣食住行,要考虑到三个孩子上学需要的经济问题,还要受到亲戚朋友的议论,使他遭受到了多方面的压力。我回到家后,家里一切都不像个样了,还欠下了一万多元的外债。

面对这种情况使他更不能相信大法修炼了,对于我看管的也比较紧了,不让我跟同修接触,看到我学法就毁我的书,看到我炼功就跟我吵架。整天横眉竖眼、鸡蛋里挑骨头。天天有事没事的就给我找茬,撕书、毁坏师父的法像这些他都没少做,因此也给自己造了不少业。

二零零七年的时候,丈夫得了高血糖,需要每天早晚服药治疗,就这样一直持续着。到了二零一二年,他的血糖值高达到18mmol/l,然后医生建议打胰岛素控制,需要每天早晚各打一针。二零一二年年底,他的身体又出现了突发性的病变,排尿颜色成了红茶色,眼珠脸色都变成了黄色,去了当地的县医院只能确定是胆囊体积增大;然后去了市里的医院还是不能够确诊,医生说要等做手术后才可以确诊,我和女儿听后不敢给他说实情,为了安慰他告诉他说没事。

后来我们决定去北京,经朋友介绍住進了北京三零二医院,经过两周的检查、专家会诊,确诊是胰头恶性肿瘤,经家人一致决定同意做手术。我和小女儿隐瞒了他的病情,对他说是胆结石,做个小手术就好了。手术当天早晨八点進的手术室,直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做完,手术做完他直接被推進了重症监护室,术后的他身上带着十几个管子还有各种医疗器械。看到他这样我真后悔怎么没让他明白真相,没让他走上修炼的道路。

术后的这段日子,他似乎一下明白了很多,明白了人这一辈子没病才是福;他拉着我的手说:这次回家后你就好好学法轮功吧,我也不反对了,回想你这十几年无病一身轻。

一向不相信大法的他在危难中也改变了态度。我说:你会好起来的。你快念:“法轮大法好”吧,只要你诚心念,我师父会管你的。我还教会了他师父的《洪吟》中的十几首诗词。当时同病房的病友对他说:你有高血糖,刀口会不好愈合。可他的刀口一个礼拜就愈合了,住院四十五天,我们出院了。走时医院的主任交代:从做手术那天起数到两个月,需要再回医院复查一次。回到家呆了段时间,数着到了两个月的日子了,我们抱着没事的希望去了,新的检查报告是癌细胞转移,肝上有一点,主治大夫看到这个结果也愣了,建议我给丈夫做放疗吧。

一个星期后,我们去了当地市区肿瘤医院,刚好有个放疗科的医生是我们关系不错的邻居,医生看了他的病历外加上他刚做完手术身体极度虚弱。就跟我说:嫂子,我建议你还是让哥回家养养吧,给他吃些想吃的;放疗、化疗都有很大的副作用,就是做了希望也不大。

可是,小女儿不愿放弃这最后的治疗,化疗前又做了全面的检查,这一查肝上成了两点,化疗就化疗吧。可我明白,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他。

为了给他创造得法条件,我在医院附近租下了一间房子,给他带着MP4和书籍,就这样结束了第一个疗程。暑假孩子们都放假了,我和孩子们商量,咱们为了让你爸走入大法修炼,给他创造一个好的修炼环境,电视都不要看,上午、下午看师父讲法录像,其余时间看大法书,晚上打坐炼功。孩子们也知道大法好,在师父的加持下两个不修炼的女儿双盘也能坐一个小时,这样我们家成立了临时学法小组。就这样来来回回化疗做了五个疗程,直到最后他的头发都是完好的,同病房的病人女的都戴着假发,男的都剃成了光头。我明白他能够这样真的是因为有师父。

初期,他的心也有浮躁,不扎实的时候,有时候心性关、病业关过不去时,加上身边那些不知道真相的亲朋好友说了他,你怎么能不吃药呢?你之前还有糖尿病,你就不要在当地医院看了,还是去北京吧。别人这么一说他就更不稳定了,那好吧就回三零二医院做个复查吧,我坚信这次复查没问题。二零一四年皇历三月初,刚好也是手术后的一周年,复查片子出来,肝脏上那两个点消失了,我深深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背后有着巨大的承受。

丈夫也见证了大法的超常,在从北京复查后回家的列车上,他高兴的对我说:“回家后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好好修炼,不管别人再说什么,我也不会动摇了,这是师父给我的第二次生命。”他这一念发出,回家的第二天我们开始了晨炼,炼到头顶抱轮时,像感冒症状,一个劲的打喷嚏,师父给他清理身体。以前的血糖高时腿酸、嘴干、浑身没劲这些症状都消失了。多年的痔疮也好了,丈夫的心情也好了,家务活都跟我抢着干,真是在大法这个大熔炉中炼就出了一个新人。

我们夫妻相互不再是仇人了,成了今日的同修,我们以同修的称呼互尊互敬。同修一部法,同一个师父,我们感到无比幸运,我们只有努力给更多不明白真相的人讲真相,让他们清楚我们的师父是救人的。

在此,还是要真诚的给师父道声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