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店副总在安徽女监被迫害致双目失明、瘫痪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朱维英,女,六十多岁,原是安徽合肥梅山饭店副总经理,是一位女性精英。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十六年来,朱维英被非法关押过看守所、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监狱,遭过强行“转化”迫害、野蛮灌食、绑老虎凳、电棍电击、鞋底抽耳光、被恶徒从厕所捡来用过的卫生巾、卫生纸塞入嘴内等非人迫害。

二零一五年十月份,朱维英女士在安徽女子监狱被迫害得双目失明、颈椎被踩伤,导致瘫痪,生活不能自理,安徽女子监狱不给治疗,也不肯放人。

一、被关精神病院 不断的遭药物摧残

中共利用药物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相当普遍,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在没有精神病史的情况下,朱维英被中共强行送入合肥市第四人民医院,以精神病的名义进行迫害。

在精神病院,恶人开出朱维英不住院的条件:就是放弃修炼法轮功。主治医生每天强制她吃药,不准她炼功,要求她承认法轮功是×教,如不承认就加大药量。这些药都是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破坏作用很大。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用电针电击

两个多月,朱维英被强制大量服药后,出现嘴唇发抖、站立不稳、全身浮肿、脸色蜡黄、精神呆滞、行动缓慢和大脑反应迟钝的状态。这期间,一旦朱维英拒绝服药,恶医生就强行给她用电针或打针,打完后躺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所有这些,医院从来没有出示过任何诊断证明。

药物摧残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诸多暴行中的一种,虽然它不是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迫害使用邪恶手段的全部,可是它却反映了这场迫害运动的恶毒和残忍。

二、流离失所 屡遭绑架、抄家

二零零零年,朱维英两次去北京上访,被两次非法关押安徽合肥看守所,并两次被非法关押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一年,朱维英因上访被劫持到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其丈夫遭合肥“六一零”威胁,因害怕遭株连迫害与朱维英离婚。

二零零二年五月,朱维英被非法劳教两年,延期三个月。她从劳教所出来后,一些六一零不法人员不断上门骚扰,朱维英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八日下午五点,合肥国保大队王璐、林强和稻香村街道姓苗的主任带着一帮打手十几人,带着一米多长的铁棍,突然把朱维英家围住。恶人强行用铁棍把她家的三道铁门全部撬开,强行把朱维英从三楼拖到一楼,朱维英的上衣、裤子被拖烂,拽烂,脚趾头被拖青紫,恶人还企图掩盖,不让院子里的老百姓看,就这样朱维英被强行绑架到安大洗脑班。

之后,恶人又从她家中抄走大法书籍、MP3和VCD各一个,以及录音机一台。在洗脑班 里,朱维英根本不配合警察的安排和命令。在绝食十三天期间里,恶人每天强行灌食插鼻管一次到两次。一帮犹大和恶人对她又打又骂,威胁说:“不‘转化’送劳教,劳教三年、打死你也没人知道,就象打死一条狗一样。”

最后,在朱维英生命危险的情况下,恶人不得不把她送进医院。在医院里,朱维英机智闯出魔窟,从此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深夜三点半钟,朱维英与另一位流离失所的法轮功学员正在炼功,忽然听到楼顶上有人用电锯在锯楼上房屋的钢门钢窗(因她们租住的房屋是顶层,上面是复式楼),他们从窗户往下一看,下面围满了许多恶党不法人员,还有警车和消防车。这些人非法闯入房间,将朱维英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戴上背铐,把她们住的房屋翻的一片狼藉,所有的钱物洗劫一空,把他们绑架到合肥市新宇宾馆洗脑班进行残酷的迫害。

三、经历老虎凳、灌食等酷刑

合肥市公安局长亲自坐镇指挥,唆使警察对朱维英不停地打耳光,嘴里还说着:“我再叫你跑!”紧接着就强制她坐了四天三夜的老虎凳酷刑,致使朱维英两腿从脚一直肿到大腿根部,就这样警察还不停地打她耳光,每天两次野蛮灌食。当把朱维英从老虎凳放下来时,她的两腿根本无法动弹。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在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后,恶党人员七月六日将朱维英送往安徽省女子劳教所继续残酷迫害。七月九日,朱维英被迫害成急性阑尾炎,当晚送往武警医院强行手术。手术后伤口还未完全愈合,就又送往女子劳教所关入禁闭室,三天才把她放回宿舍(这期间她一直没有进食)。

在合肥女子劳教所,朱维英不配合警察的任何要求,警察就叫劳教犯每天把她从房间抬到车间。她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每天如此。最后警察怕她再喊,就用透明胶带把她嘴封住,然后再抬。恶人在对朱维英进行野蛮灌食,故意用勺子往嘴里使劲捣,把她的口腔都捣伤了,鲜血直流。

在女劳教所被迫害了三十六天,恶党不法人员们还不罢休,又将朱维英送往肥西县看守所进行了四十一天的残酷迫害。每天把她抬到医院进行野蛮灌食,皮管从鼻腔插到胃里,也不让拔出。好好的一个人,最后被迫害成双目失明,两腿无法站立,整个人脱了相。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朱维英在被残忍迫害了九十六天后,终于走出了魔窟,再次流离失所。

四、秘密判刑 在监狱被迫害的眼睛失明无法行走

二零一一年六月,朱维英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郑德明同时被警察绑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朱维英被中共法院秘密庭审、判刑,庐阳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及法院在这个案件审理过程中蓄意不给其家人任何消息。

二零一三年,朱维英的儿子到安徽宿州第三女子监狱探监时发现,母亲因拒绝“转化”,已经被监狱警察迫害出严重病症:“头抬不起,眼看不见,腿不能走”——这是朱维英儿子看望母亲时看到的悲惨状况,当时他母亲朱维英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相见的。监狱头目还说:什么条件都够保外就医了,但不“转化”不行。

朱维英详细遭迫害的情况及参与迫害责任人待查。在合肥,朱维英和吴晓华教授所经历过的迫害都是相当惨烈的,她们都是女性中的精英,都是因为不肯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迫害十几年,从看守所到精神病院,从劳教所到监狱,当局对她们的摧残无休无止,药物摧残、酷刑凌辱。十四年来,她们所经历、所承受的苦难是语言无法表达的。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一样,她们只是个普通的修炼之人,是慈悲与人为善的。法轮功学员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传播真相,唤醒人的良知,包括那些现在还在迫害他们的人。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