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红月诉江被绑架 妹妹加拿大呼吁营救(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记者章韵多伦多报道)杨红月是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上午九点钟,在本单位(她是黑龙江省五常市环卫处收费员)上班时被两个男警察(其中一个姓刘)绑架到了黑龙江省五常市巡礼派出所。她的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妹妹杨红朋得知此消息后,呼吁各界帮助营救姐姐。

杨红朋说:派出所民警说是因为起诉江泽民,上边下了命令,并且诉江的诉状已经被两高退回当地派出所,派出所民警让杨红月写保证不再诉江,不再上访,被杨红月拒绝后,把她绑架到了哈尔滨市鸭子圈,并且没有给任何手续。而且,杨红月的女儿王玉娇(黑龙江队哈尔滨市商业大学一年级学生)也在诉江状上签了名字,派出所也在找她,逼她写保证书,现在王玉娇已经流离失所,处境非常艰难。

母亲和两女儿修炼后身心受益

杨红朋说:“我和母亲刘晓萍、姐姐杨红月都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的美好给我们带来了健康的身体,家庭的和睦,心灵的宁静,品格的升华。我们每天都是快乐无比,就这样修炼有一年多的时间。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之心,将所有的大法弟子推到对立面,使上亿的法轮功学员遭到了迫害,直到十六年后的今天迫害仍在继续,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和劳教、和活摘器官,数万个家庭破裂。”

图:杨红朋的母亲刘晓萍
图:杨红朋的母亲刘晓萍

母亲含冤去世 女儿诉江申冤

杨红月的母亲刘晓萍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曾四次被非法抓捕,遭受残酷迫害,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杨红朋说:“今年五月,国家颁布了‘有案必诉,有诉必理’的办案精神,我姐姐觉得母亲这么多年受到不公待遇,如今终于可以鸣冤昭雪了,所以在二零一五年五月份写了诉状起诉江泽民,以挂号信的方式邮寄给了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几天后收到回执单。可是就当我们等待此案被审理的时候,姐姐却在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日,在工作单位上班的时候被两个警察非法绑架,劫持到了黑龙江省五常市巡礼看守所,警察让她写不起诉江泽民不上访的保证书,被姐姐拒绝后,强行把她送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鸭子圈女子劳教所,也没有给家属任何手续,问关哪里去了,还不说。”

母亲十年四次被抓捕遭受残酷迫害

杨红朋回忆,第一次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刚过,母亲刘晓萍被数名警察跳墙进到家里把她强行带走,关押在黑龙江省五常市第二看守所,每天都动员家属去劝她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她始终没写,警察看无计可施,就威胁说要判刑。

母亲第二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她只身一人去北京护法,被北京警察抓捕,非法关在装满了大法弟子的房间,被非法搜身,抢走了数百元人民币。次日,被当地警察和单位接回投进黑龙江省五常市第二看守所,而且将所有来往费用都是由母亲刘晓萍本人承担。后来母亲和所有被非法关押在一起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长时间绝食,绝食大约七、八天后,被释放回家,但继续由单位和警察共四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看守。

杨红朋说:“在母亲刚回家时已经非常的瘦,头都抬不起来。回来开始吃饭后,就又被押回看守所迫害,直到四个月后,家里人通过多方努力才放人。母亲在看守所时吃的是玉米面窝窝头,每餐一个,菜是带泥的白菜汤,睡的是水泥地,上面只是铺个垫子,又潮又阴,母亲回家时得了皮肤病,非常的痒。”

刘晓萍第三次被非法抓捕是在二零零四年底,她被警察非法抓到洗脑班,非法迫害四个月,新年也是在洗脑班过的。后来被610机构负责人勒索钱财后放回家。

第四次,刘晓萍是在福建厦门被非法绑架到厦门市钟山派出所后,要了所有个人信息,并勒令她马上离开厦门。

杨红朋说:不断的骚扰、不断的非法抓捕令母亲精神几乎崩溃,身体健康越来越差,最后在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离开了人世,终年六十二岁。“这件事,我无论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会觉得难过。”

姐姐的遭遇

杨红朋说,我的姐姐为母亲的无辜被迫害去世,写诉状起诉江泽民后,现在不但遭到非法抓捕,她的单位还准备开除她的公职。姐姐在单位工作了二十多年了,一直任劳任怨,领导安排的工作从来不挑,工作认真负责,现在就为了为母亲讨个公道,就面临被开除公职的危险。并且现在她的在上大学的女儿王玉娇也被警察骚扰要让她写不上诉不上访的保证,否则就去学校找她,孩子现在流离失所,不敢回学校上课,不敢呆在家里,心理正承受巨大的压力。我姐姐的丈夫王忠也从外地回来了,虽然知道姐姐是好人也不敢去派出所要人,被中共迫害的怕了。姐夫对我说:你姐也被抓了,如果我姑娘也抓进去,我就不活了。

杨红朋说,一个原本美满的三口之家,为了做好人,为了为母亲鸣冤,就这么难!除了中共的环境下,可能没有第二个了。

黑龙江省五常市巡礼派出所所长杨大鹏,电话号码是:1884577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