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思想中那些不易察觉的“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近日,看了师尊《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后,我为自己的差距着急,想让自己的境界每天都有提高。当我这样想时,师父便不断的点化我,让我看到了一个个思想中那些不易察觉的私。

这两年,大陆的经济直线下滑,什么生意都不好做。我心里却有一念:别人生意不好做,我的生意不受影响,我跟别人不一样(事实上影响真的不大)。这两天,我突然对这个问题有了深层的思考:“为什么我跟别人不一样呢?为什么我的生意就不受影响呢?”原来,我的心里时常会冒出一个念头:“这些年,我给大法项目没少出钱,因此,在别人生意下滑时,我不应该受影响,大法会回报我的。”

这不是私吗?这不是在和大法讨价还价吗?这念头藏得很深,到自己生意要下滑时,它冒了出来,让你感觉心里有底:你曾为大法项目付出那么多钱,现在该回报了。这个私藏在生命的深处,不动声色的操控你,只是它表现的很狡猾,时隐时现。于是,我在惊醒的同时,看到这个私的丑陋,发正念彻底清除它!并跟师父说:“我为大法项目付出是纯净的,不求任何回报,我要彻底去掉这个肮脏的私!去掉,彻底去掉!!”

前两天,周围有个同修住院了,去看他时,他只是哭。之前,我有种预感:他可能要被以病业的形式迫害,因为他不是很精進,学法少,炼功少……自己还觉得不错,这些年本地出现过几例这样被以病业形式迫害的同修。同修住院后,负面议论很大,有的说:“这是他自己作践的,带修不修,拿修炼当儿戏……”还有的说:“平时做三件事咋样?自己还不清楚吗?出现病业魔难了,才想起求师父……”过程中,我心里也很沉,感觉可惜和无奈,也有怨恨,觉得该同修这些年实在太差,没白没夜忙生意,发正念倒掌,看不到精進的表现,邪恶怎么会放过他呢?

我的这个认识,师父借一个同修的嘴棒喝了我:“你这个认识,倒让旧势力高兴,很符合旧势力口味,旧势力会说:‘这么多大法弟子都指责这个同修,我们干对了吧?’这认识和旧势力有什么两样?为什么不找自己?”我猛醒,一下子看到自己的私:自己一直在用观念衡量:“该同修不精進,被迫害也是情理之中”,这是用“不行就淘汰”的旧宇宙理在衡量同修,这不是站在旧势力一伙了吗?我立即解体这个观念,改变认识:同修在病业魔难中,一方面我得找自己不足的地方,跟上正法進程;另一方面,要帮助同修多发正念,不承认这种迫害,同时在法理上和他交流,而不是看其缺点和指责抱怨。我这样想时,就觉得全身能量很强,发正念时也能静下来,有种殊胜感。

还有,我在不断精進的同时(其实和精進同修比差远了),心里总有一念:“我这么精進,圆满是没问题的。”甚至有时想:该做的都做了,该付出的都付出了,结束那天,不会落下。近日,我忽然悟到,这想法不对呀!师父在多处讲法中告诉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我想的圆满背后是什么?是熬出头了,离开人间苦海,我解脱了,而不是把救度众生放在首位,精進背后有明显的目地性,这够新宇宙生命标准吗?

每一次,我为证实大法项目的付出,都会油然升起微微的一个念头:那就是:和威德联系起来。觉得自己比别人做的多,出的钱多,付出的大,师父说的那些“大果位”和“高境界”,我也会理所当然的在里面,因为我已经付出那么多了。这不是和师父讨价还价吗?我感到很汗颜,大法弟子呀,有一点私,都带不到新宇宙中去,这个根本一定不能忽略。

以前,每次发正念时,我都加上一念:“清除自己身体里老病死的魔,让三界的物质对我不起任何制约作用,让我的面貌年轻再年轻,成为讲真相的素材。”近日,我发现这一念很不纯,有很强的自我性,“年轻”的背后是私,想让人夸奖我修的好,多虚荣啊。年轻了又能怎么样?永远当人吗?大法带给你的美好是不知不觉自然而来的,还用去“求”吗?人的表面再好,最后都得扔掉,能带走的,是修出来的纯净和无私的境界。

写出近日一点体会,意在交流。并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