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好人招致报应(1)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对于举报好人的恶人,人们往往称之为“小人”。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一些受中共谎言迷惑的人,受眼前小利的诱惑,放弃良知,去举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相当一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就与这些小人的举报有关。那么这些举报者的下场如何呢?我们看下面一些例子。

打个小报告,丢了自家命

河北省南皮县鲍官屯镇法轮大法学员常寿轩,曾被非法判刑三年。为了不让其他法轮功学员与常寿轩家联系,当地村民兵迟玉江(外号“瞎四”),受指使经常在他家蹲坑、盯梢。二零零四年春天,瞎四在赶集时跟踪一名大法弟子,到村支书信义芳家打小报告,结果死在书记家窗根底下,死时五十多岁。

正打黑报告,精神突分裂

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窑上村人刘红卫,听到村干部说举报一个法轮功学员奖赏很多钱,刘红卫就白天打听,晚上去蹲坑。经过几个昼探夜蹲,正准备报告领赏时,突然说话失常,精神分裂,严重到赤身裸体在垃圾堆里觅食,最后走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害好人,光棍丢了命

李锁贵,男,五十二岁,河北保定定州市大辛庄镇齐堡村人,光棍,给大队看门。二零零六年九月二日,三名外村来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被他与村支书何玉仓等人抓住举报,这三名法轮功学员随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十月,李锁贵遭报,患脑血栓身亡。

李锁贵打光棍本身就是前世没有积德造成的果报,这一世又陷害好人得恶报,他死后的下场不知会有多惨呢!

马蜂为何专蜇她?

北京市密云县穆家峪镇的孙淑英,七十三岁。二零零八年奥运会期间,她为了多挣钱不顾自己的年龄在村上看道口。同村一名法轮功学员扫大道。一天,法轮功学员和孙淑英说,扫完地,她要去城里的儿子家串门。孙淑英听后,马上给派出所打电话,说有法轮功人要到北京。派出所的警察马上到现场,把这名法轮功学员带到派出所。法轮功学员说自己没有错,警察没能在她身上搜出什么东西,只好将她送了回来。孙淑英看到法轮功学员被送回来了,吓得脸色都变了。

傍晚回家的路上,孙淑英突然遇到一大群迎面而来的马蜂,马蜂一直追着蜇她,她吓得躲闪,慌乱中,被脚下一块石头绊倒,头撞到离她家房子很近拐弯处的墙角上,满脸是血,晕了过去。她丈夫听见她的惨叫,赶紧跑出来,将她抱起。她的脸部连蜇带撞,不成样子。醒来后,她自己说,这是举报大法弟子受到老天的报应了。

砖墙砸死非意外,举报好人种恶因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四日晚十点多钟,一位姓马的女大法弟子在辽宁省盘锦市大洼县城郊挨户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村民刘永久发现后,在名利的驱使下,给大洼610打了电话,致使马姓大法弟子被绑架、拘留,送马三家劳教迫害三年。二零零二年秋天的时候,举报者刘永久跟别人去沈阳打工时,被倒塌的砖墙活活砸死,年仅四十八岁。

严重车祸的背后

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早上,四川资阳市雁江区法轮功学员为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在东岳山上集体炼功。在东岳山上教练太极拳的唐晓梦向公安局通风报信,致使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公安局非法抓捕。这个唐晓梦还经常写污蔑法轮功的文章刊登在《晚霞报》上,欺骗民众。二零零二年,唐晓梦因车祸脑部被撞伤,并被撞断了七条肋骨。

催促抓好人,自己得肝癌

原黑龙江佳木斯木材厂失业职工李凤斌,后成为环路社区雇用的协勤警察。此人十分仇视大法,参与监视法轮功学员,表现的非常卖力。法轮功学员多次告诉他大法真相,他却恶语相向,对法轮功学员的劝善之举非常抵触。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一法轮功学员在佳木斯环路社区张贴真相不干胶,被李凤斌发现后,举报到佳木斯桥南派出所。在派出所警察因事无法分身的情况下,李再三打电话,催促桥南派出所警察赶紧来将法轮功学员抓走。二零零六年九月,李凤斌遭恶报得肝癌。二零零七年四月四日,李凤斌在极度痛苦中离开人世。

一再举报把命丢

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水道镇水道村每逢皇历一、六赶大集。二零一四年皇历六月二十一,水道镇唐村法轮功学员徐进娥在大集上发法轮功资料讲真相,遇到水道村治保主任初善江时,非常友好的向他讲真相,并送给他真相资料。初善江非但不听,反而拿起电话,扬言要向镇派出所举报。徐进娥一再告诫他不要这样做,初善江不听善劝,心里打起了坏算盘。时隔十天,皇历七月初一,又是赶集的日子。徐进娥和水道镇岔河村法轮功学员王波一起到大集讲真相。初善江发现后,暗中向水道镇派出所打报告,举报了两位大法弟子,并亲自带领警察对两位大法弟子实施绑架,结果徐进娥和王波被非法拘留七天。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二日下午,初善江乘坐他人车辆,一车二人行至烟台恒邦股份有限公司附近,遭遇车祸,车辆翻在沟里,司机腿折,初善江当场绝命。

儿死财空为哪般?

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人王枫,开着自家车协同恶人四处抓捕法轮功学员,并提供“情报”,因此入了党,还奖励了生育指标。可小孩落生后不正常,住院押金数万元,现金不够还当了商店,卖了面包车,最后孩子死了,财也没了,夫妻关系也不正常了。

一部手机一条命

河北涿州市松林店镇南马村人李德顺(小名三顺),三十多岁。镇“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专门为他配了一部手机让他举报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三年七月,李德顺到法轮功学员家串门看见大法书,随即报告“610”,致使该学员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到南马洗脑班。二零零五年九月李德顺突患不治之症,仅几天就一命呜呼。村民都说,这是报应啊!

恶报临头后悔迟

湖北省宜昌市床单厂退休工人朱志香,家住宜昌市西陵区绿萝路。二零零二年左右,朱志香退休后,就听从绿萝路居委会安排,专门监视跟踪绿萝路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据居委会一工作人员透露,朱因为举报卖力,至少有一次以上从居委会领走了五百元奖金。法轮功学员曾经多次给朱志香当面讲真相,也讲了善恶有报的道理,可朱表面应付后,却又将学员的善行举报到居委会。后来,朱志香病入膏肓,瘦成皮包骨,肚子却肿的很大,其家人抬着她急送医院。朱志香当时对周围的人说:我这是对法轮功干了坏事遭的报应呀,现在后悔也迟了呀。不久朱病死在医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