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遭摧残的花季(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四日】(接上文

监区长的女儿也受刑

二零零四三月十五日,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王淑艳在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当地巡警绑架,并劫持到通辽市公安局。当晚王淑艳戴着手铐走脱。第二天晚上,王淑艳的丈夫、原内蒙古通辽市监狱五监区监区长李殷杰,在家中被通辽市公安局警察邵军、王波等强行脱下他的警服并给他戴上手铐。年仅十六岁的女儿因保护大法师父的法像,不配合邪恶之徒的犯罪行为而被几名警察强扭胳膊戴上手铐,当时十六岁的女孩双手被手铐勒得鲜血淋漓,至今双手还留下两道深深的疤痕。警察把李殷杰和他的女儿非法关押到通辽市河西监狱。孩子后来被放回。

被担架抬出监狱的少年

二零零二年,河北阜城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宋海鹏,因制作真相资料被山西太原恶警绑架,关押九个月。在关押期间,他数次绝食抗议迫害。这个未成年的孩子承受着一个成年人都难以承受的痛苦折磨,直到奄奄一息,全身浮肿,警察才通知家人,用担架抬着抬出监狱,又抬上火车送回到家中。

被扒下衣服电击的少女

河北邯郸市大法弟子杨凤莲,是邯郸河北建筑科技学院城建系高级试验师,副教授。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杨凤莲与女儿杜丽坤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当时她才十六岁,因不放弃信仰,不写保证书,被副所长崔树敏指使人对她用高压电棍进行电击四次,有两次扒下衣服电。电的身上到处是伤。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被上抻刑后,又遭电击的少女

二零零零年腊月,河北省泊头市年仅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赵海燕,与其他法轮功学员去北京证实法,后被劫持到泊头市看守所。刚下过大雪,寒风刺骨,警察们只让她们穿贴身的衣服和拖鞋在院子里挨冻。泊头市看守所所长恶警孟庆忠把年仅十六岁的赵海燕绑在大铁床上。这张铁床床面是一张用冲床冲去圆形后剩下圆孔的铁板,有的地方尖尖的铁角向上翘着,刚下过的雪还留在床上。警察把赵海燕的双手分别捆在两个床柱上,把身子用力抻到极限后,再把两脚分别绑在床另一头的两个床柱子上。然后,恶警孟庆忠拿四根充满电的高压电棒开始电赵海燕,从脚开始电,之后电腿,撩起衣服电腹部,电脖子,电脸,直到这几根电棒都没电了才住手。把赵海燕的脚、腿、脸、腮和脖子都电糊了,肿了很高,都变形了,也使得赵海燕的腿瘸了很长时间。赵海燕被绑在床上在外面冻了一整天,当把赵海燕从铁床上放下来时,她身体下面的雪被她身体溶化后又结成了冰,把她的衣服又冻在了铁床上。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遭野蛮灌食的少女

四川省攀枝花矿务局工会职工法轮功学员陈祥芝的女儿王每心,是四川绵阳艺术学校的学生。二零零二年暑假期间到同学家串门,刚进屋半小时就遭绑架,被劫持到成都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王每心被恶警何中会,连续鼻饲野蛮灌食,导致王每心被迫从二楼的办公室跳下,摔断腰杆。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王每心被劫持到成都市青羊区第三人民医院四楼的一间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病房里的3号床。她一只脚被铐在床尾,晚上九点到早上八点再加一只手被铐在床头。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这样记述:“这期间每天二十四小时由四个武警、两个男狱警、两个女狱警共八人轮班守着。对门是男病房,也是关着大法弟子。他们被迫害得更惨,也是每天二十四小时连续长期铐在床上,根本不让下床解便,直接套上尿管。每次当我们听到对门的惨叫声和打骂声时,就高声抗议、制止,后来恶警们就把门都关上,尽量不让我们听见。我们每天被输进五、六瓶‘洗脑液’,整天昏沉沉的,感觉什么都不知道了,有一个大法弟子就是这样被整‘傻’了。……每一次输液的时候我们都一起挣扎反抗不让输液,要求无罪释放。这样他们每次输液都要给我们扎好几针才扎上,越到后来越不好找血管,他们就把我们双手、双脚铐成‘大’字形,在脚上、颈部、手臂上到处找血管扎。有一次王每心在痛苦的挣扎中把输液瓶砸在了地上,许狱医强行给她插上尿管,戴上七天七夜‘大’字形的手、脚铐。我们都同时哭着请求他们别这样对待这个孩子,她的腰部因摔断了长了一个拳头大的包,平躺着多痛啊!太可怜了!可是没有一点人性的许狱医(男,四十岁,成都市看守所医务室狱医,在这里临时负责)根本不理。小每心天天痛得直叫,后来多次哭着哀求许狱医给取了吧,就这样到了第七天,许狱医气势汹汹地问每心:还摔不摔瓶子了?每心只好说不摔了。又问:错了没有?每心只得违心地说错了。这样才把她的尿管取了,又换上单脚、单手铐。她才十六岁啊,现在回想起来不寒而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