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学会一技之长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值此大陆网上法会,写出自己在近几年如何学会一技之长,助师正法中的一些修炼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分享,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师父说:“我是说,用你们的一技之长,用你们的话说,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就这么做。”[1]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后,我们地区大法弟子遭到了邪恶疯狂的迫害,上百位大法弟子被骚扰绑架,三位被判七年重刑,十几位被劳教。我也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出来时发现我认识的几乎所有协调人和技术同修都被非法关押、判刑、劳教或流离失所。

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当我从恐惧、迷茫等情绪中醒过来,准备继续做好三件事时,发现技术成了我们这个地区的空白,因为几个技术同修都遭绑架关押了。这时,自己内心的后悔和自责无以言表,由于自己的懒惰和不用心,前几年经常开车拉着技术同修到处去装电脑系统、维修打印机、安锅等,但从来没有想到自己应该学些技术为证实法所用,还常拉着同修到外地购买耗材、设备,却从来没有想到应该留下联系地址,需要时自己能做些技术工作。现在需要了,自己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面对同修提高和救度众生的需要,面对同修渴望的目光,我暗下决心,从现在开始,证实法中需要什么,就学什么,做什么。

决心好下,真正做起来实在太难了。一个是以前从来没有实际操作过,怎么开始脑子里一片空白;二是由于自己多次被邪恶骚扰、关押,母亲不堪精神上的巨大压力而离世,亲朋好友都吓得远离了我,兄弟姊妹和家人随时都在被监控着,生怕我再做什么事,有什么闪失再遭到不测。但我没退缩,无论多难,我都得突破,学得一技之长,助师正法。

学习一技之长

一、学会真相手机相关技术

学的第一个技术项目是安装真相手机。从《天地行论坛》上下载了程序,利用一天早上躲到一个比较隐蔽的地方学习。可如何改串号怎么也学不会,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当我头昏脑涨的回到家时,发现我妹妹和妹夫正在家中等我,只说了一句话,妹妹就大哭起来,就是因为到吃饭时间了我还没回家,而我又没带手机,电话联系不到我,把她吓坏了。

一次我到外地买了几个能改串号的手机,被我外甥女发现了,晚上我正在家装程序,我的姐姐和妹妹来了,二话没说,掏出钱来要买我的新手机,我告诉她们不用她们担心,可她们在我家一边哭一边劝,直到深夜无果,她俩哭着走了。

就这样,我学会了这项手机技术,将此项目在我地推广开来。同修们再问买什么样的手机?怎样改串号?怎样购买电话卡时,我体会到了在证实法中掌握一技之长真的是很重要。

当然,在做的过程中,我能感受到师父时时在鼓励着我。当我们心在法上时,神迹往往就会出现。

二零一三年九月,邪恶开始实行手机卡实名制,为了不耽误手机讲真相这个项目,我提前从经销商那里购买了数百张手机卡,并根据经销商提供的办法進行了开通,然后把卡分发给同修们。但就在实行实名制的头一天,经销商通知我,他提供的开通卡的办法不管用了,必须打通一个电话才能开通。一切都来不及了。果然,随后就不断的有同修来退卡,因为这卡不能用了。一位同修拿了一百多张卡,试了十张都没效,就都给我退了回来。

我没有动心,只是想,这是大法资源,不能浪费。我随意抽出一张卡,用手机测试,是开的,又试一张,还是开的,最后发现,只有同修试打开过的开不通,其它的都可开通。以后,陆续送回来的,只要放在我这里就都开了。

师父说:“我们是修神的,那一定是有神迹存在的”[2]。

二、学会安装电脑系统

第二个必须学习的项目是安装电脑系统。因为大部份资料点被破坏,大部份设备被邪恶之徒抢去,需要尽快从新建立资料点,购买设备,给新电脑装系统就成了当务之急。

购买什么样的设备,从天地行论坛上可以查到,但怎样装系统,对我这个一点基础都没有的人来说,读天地行的说明无疑像是看天书。开始真着急了。

有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她可以从外地请到技术同修来教我地想学习技术的同修。我立刻将这好消息告诉了几位有兴趣的同修,请他们准备来学习。当那位年轻技术同修来到时,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等待他的竟然大部份是“白发族”,相比之下我不算老,也近六十岁了。

我安慰他:你放心教,我们一定能学会。我用了一个最笨的办法,也是最实用的一个办法,即把技术同修的每句话都记下来,把程序的每一个步骤都记下来,然后一遍一遍的练习安装,一块学的有比我年轻的,也有比我岁数大的,最后只有我一个学会了。但我所谓的会,只是学会了照葫芦画瓢,一旦有新问题就解决不了。我和技术同修在明慧网上建了内部联系,有问题随时请教。就这样,我担负起了我们这里电脑装系统的任务。

有一天,我突然得知:外地技术同修被绑架了,将被非法劳教一年。在系统升级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我想方设法又联系上了另一位外地技术同修,不久,这位技术同修也被邪恶绑架,而且被判重刑十年!

我的头像被重锤猛敲,意识到是自己的依赖心加重了同修的魔难。从此决心逐渐清除这依赖心,有问题解决不了了,就抱着笔记本到电脑城向卖电脑的商家请教,及时发帖子到《天地行论坛》上咨询。当然有条件也还会向见到的技术同修请教。

就这样,就像一位同修说的那样:师父给点,向懂得的人学点,自己悟点,也就学会了。在电脑系统从XP向WIN8系统升级时,我很轻松的就掌握了,有时还能到外地教其他同修了。

三、学做大法书

二零零八年之后,由于邪恶的疯狂抄家,大法书籍在我地变得奇缺。学法心切,有些同修开始自己制作大法书。由于没有经验,做出的书质量不行。我萌生了做大法书的想法。

首先,从天地行论坛上下载做书的指导办法,购买了激光打印机、大切刀、塑封机等工具,根据天地行同修的建议,先做《九评共产党》、《绝处逢生》、《同化法光》、《江泽民其人》等书,等有了一定的做书经验,再开始做大法书。

怀着非常恭敬谦卑的心开始做大法书。我和资料点的同修常常交流:在这助师正法的伟大时刻,我们究竟有多大的荣幸,能亲手做大法书啊!因此,每当做大法书时,心中就会涌起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在每一道工序上,每一个步骤上,都用我们能做到的最严格的标准去做,做好后,每本《转法轮》我们都再用干净挺括的纸把书皮裱起来,每本大法书里,我们都放上一张漂亮的真相书签。

当一本本精美的《转法轮》和一套套精美的大法书源源不断的送到缺书的同修手里时,好多同修都不相信是我们自己做的,认为是哪个印刷厂印制的。几年来,上千本《转法轮》,几千本师父的各地讲法,不仅满足了我们当地同修的需要,有时还支援其它地区的学员,而这些书就在一间不足六平方米的房间里做的。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放置着两个笔记本电脑,两台黑白激光打印机,一台彩色激光打印机,一台喷墨打印机,还有大切刀、小切刀、塑封机、印书的纸张和其它必备工具,平时两个人换位都得侧身而过。冬天,屋里冷得令做书皮面用的冷裱膜都会断裂;夏天,热得机器常常不工作了。唯一的一台电风扇,只为用来使机器降温而不是为人。

自开始做书以来,几乎每年从大年初一开始人们忙着拜年、走亲访友之时,我都是在这小屋子度过的,因为这个时候最清静,没人打扰。一位同修问我,准备做到什么时候,我说,只要同修需要我们就做,或许要直做到法正人间。

利用一技之长

随着在修炼中不断提高,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加快,我越来越觉得学会一技之长在助师正法中是不可缺少的,包括常人中的一技之长。

比如,我会开车。这里有一个小插曲:二零零八年恶人说我用我的车从外地拉《九评共产党》了,以此为由把我的轿车抢劫去了。二零零九年十月,我刚从邪恶的洗脑班出来,我想:车是我的法器,我必须得要回来,继续为大法弟子证实法服务。

当我把这个想法和我大姐商量时,却被她狠狠的训了一顿:你还要车,把人要回来就不错了,不要再惹事了!可就在那天,当我走出大姐的家门时,突然接到了国保大队警察的电话:“你来把你的车开回去吧!”

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要回来的。这几年,因为我们这里就我这一辆车,我用这辆车拉耗材,买设备,拉着同修到乡村发资料、到邪恶黑窝发正念、到外地交流、送资料,还用它接送律师,有时也为外地同修服务,它的功劳可大啦。

再比如,我曾学过法律。这几年我用学过的法律知识,参与了为被迫害同修请正义律师为同修在法庭上辩护,我能从法律角度讲真相。特别是诉江大潮兴起,我立即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同修起草了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请律师带给同修签了字。

在明慧网发表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模板之前,我就把这封控告状作为模板介绍给当地协调同修,让同修们及时了解了诉江控告状的基本模式,同时我也为同修按要求打印、整理控告状。

我有一定的文化知识,近几年来我经常帮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修改、整理网上大陆法会的交流文章,自己也写一些证实法的故事、诗歌投向明慧网和正见网。

对“一技之长”的感悟

什么是一技之长?我的体悟是,证实法需要什么,同修需要什么,就会做什么,这就是一技之长,并不仅仅是指高精尖的技术才是一技之长。比如说会修打印机,会给打印机清零,会在电脑上安装系统等等,都可称为是一技之长。想起前几年,我仅学会了给打印机清零,就被外地同修请去。当我清零成功后,那里资料点上的同修敬佩的看着我,叫我“技术同修”。我教会了她清零的方法,然后认真的对她说:“你也是‘技术同修’了,因为你现在会的和我一样多。”她笑了。

这几年,只要是上新的项目,无论大小,我都认真学会,然后再和具体做的同修交流,如制作打印真相光盘、制作破网软件、制作台历挂历、丝网印刷、印制不干胶,打印真相币、操作新上的设备等。

二零一三年神韵光盘盒下来后,我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学会如何打印制作封面、封底和外面塑封包装的方法,然后再教给资料点的同修。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飞上了一层天,那里绿树如荫,环境如诗如画……我知道这是我用心做了,师父鼓励我。虽然这个项目在有的同修看来极简单,不用学就会。

当我看到有的协调同修整天忙的团团转,今天领着技术同修到这里修机器,明天跑到那里去搞协调,几年了,自己连上网、打字、发邮件都不会,说没有时间学,或说自己年龄大学不会。我就在想,假如我们每个协调人都学会一技之长,就能最大限度地避免技术同修因长期疲于奔命,没时间学法,出现漏而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假如把我们所会的一技之长,教给需要的同修,那就会不断的有更多同修成为“技术同修”;当我们从生命深处真正明白“助师正法”是什么时,大法需要我们做的任何事,我们都会说:“我会。”而不是说:“我不会。”

几年下来,感觉收获很多。虽然离师父的要求、离大法的要求还差得很远,但我一定会在修炼的路上更加勇猛精進,学会更多的一技之长,当大法需要时,我都会说:“师父,您放心,我会做。我所会的一切都是您给的。”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我只要用心去做就行。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