楷模兄弟屡遭迫害 山东临沂市刘永超又被610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法轮功学员刘永超、杨学芳夫妇,十一月三日上午接到自称是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党委的电话(电话号码是:13563991668),说是受临沂市610指使,查询刘永超的户口情况,及刘永超的弟弟刘永进的情况。刘永超正告他们:正是临沂市610将我的弟弟害得九死一生,还想再来迫害。

下午三点左右,又一个自称是办事处(可能是临沂市兰山区办事处)打电话(电话号码是:15505390011),非法询问刘永超住在何处。

刘永超、刘永进兄弟二人自小品学兼优,无论是在亲友中、庄邻中、同学中、老师中都备受赞扬。至今他们的同学依然将他兄弟俩当作学习的榜样,因为他兄弟俩的品行、学识、修养已在亲朋好友、同学老师中深深镌刻了备受推崇和敬重的印象:他俩就是不可多得的君子、同龄人的楷模。

然而就是如此优秀之人,十几年来却一直受到江氏集团及610非法机构的残酷迫害,多次将刘永进迫害濒死,甚至在二零零零年十一月第一次抄刘永进的家时,竟然毫无人性的将刘永进才一岁的儿子也非法关进了临沂市看守所三、四天,一个一周岁的孩子竟被关进了看守所,这也只有中共邪党和江泽民集团及非法机构610才能干的出来。

弟弟刘永进多次被折磨的生命垂危

弟弟刘永进,青岛大学国际贸易系本科毕业的高材生,在他风华正茂的年龄和开创事业的黄金阶段被临沂市610、临沂市市直机关工委伙同临沂市外经委将正在森信木业公司做外贸主管的刘永进从工作岗位上绑架的临沂市党校残酷迫害,从此刘永进失去了他心爱的工作。

十六年来,刘永进遭受临沂市610、临沂市兰山区610、临沂市车站派出所、临沂市洗脑班、临沂市看守所等多次残酷迫害,曾三次被非法刑拘在临沂市看守所,三次被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七年;在派出所、洗脑班、看守所被残酷迫害、野蛮灌食多次,并被洗脑班多次劫持到临沂市人民医院、兰山区人民医院、兰山区二院多次残忍灌食,多次把刘永进折磨的奄奄一息、濒临死亡。

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临沂市610将刘永进绑架到山东省济南市武警医院残害,在那里刘永进多次被强制抽血取样,被强行注射毒针,致使刘永进数次濒死;又在泰安监狱被以各种方式残害,入狱时风华正茂,一头黑发,不久就被折磨得白发满头,不知受过多少种刑罚残害?不知被迫害的几乎致死多少次?终于走出冤狱时,临沂市610范东旭等竟然带着两辆车在泰安监狱门口阴谋将刘永进再次绑架的秘密的地点继续残害。

十六年的残害,几乎把刘永进残害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而临沂市610还欲阴谋继续实施迫害。亲朋好友和广大的世人们都在看着这一切。

哥哥刘永超做好人遭受的迫害

哥哥刘永超接触法轮功,看到“真、善、忍”三个字时就激动的流下了眼泪,他知道这是他做人的标准。自从炼了法轮功后,他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人、做事,无论在学校里,还是工作后在单位里,同学、同事都觉得他是一个善良、真诚、品德高尚的好人,很少计较个人得失,人缘很好,都愿意和他接触、聊天,甚至被称为当今的君子。在矛盾中能站在对方立场上理解他人,宽容忍让。

刘永超从小就体弱多病,得法前,身患神经衰弱,经常头痛、头晕、慢性胃炎、厌食症,身体非常瘦弱,当时体重是五十六公斤,而且还有痔疮等多种疾病。学炼法轮功不久,身体各种疾病便不翼而飞,而且面色从过去的脸色蜡黄变为白里透红,体重也增加到七十三公斤。这一点他岳父岳母最清楚。因为他当初与妻子订亲时,还每天吃药,身体消瘦,满面愁容,岳父岳母担心他们将来是不是会幸福,可是当他们看到刘永超学法轮大法后的变化,真的很惊奇、很欣慰,非常感谢法轮大法、支持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真、善、忍”信仰的残酷迫害。刘永超当时正在河东区双山锁业上班,被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崖头管理区片区书记朱凤山诱骗上车,说是有事商量,同时也欺骗了他们公司经理。结果被他们非法关押到白沙埠镇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两天一夜。派出所钟姓所长,指使了本所两位民警对刘永超施压,一位叫孟庆尧(派出所户籍员),一位是本镇孝友村的姓王,进门后,一脚把刘永超坐着的椅子踢倒,手提橡皮棍,摆出打人的架式,逼迫刘永超所谓“交待问题”,刘永超对他们说一无所知。他们摆出气势汹汹威逼恐吓。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刘永超因去北京上访,被北京便衣警察非法抓捕,绑架到山东省临沂市驻京办非法关押一夜,并于腊月二十九日(即除夕),被临沂市兰山区公安局与白沙埠派出所非法绑架到白沙埠镇派出所,非法审讯。接着当天晚上,又被非法押送到临沂市看守所,整整被非法关押了四十五天。在被关押期间每天被强迫背“监规”,每天强迫洗冷水澡,那时还刚刚下过一场小雪。

在临沂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刘永超的大哥刘永达被兰山区610办公室非法罚款一万元,作为所谓不再上北京上访的保证金。

刘永超被非法关押在临沂市看守所时,刚开始被关在所谓“大号”,强迫他们穿囚衣,背监规,非法对无罪人员剃光头,逼迫他进行无工资劳动,扒大蒜、剥银杏壳,而且按时间完不成就会被体罚折磨,手指盖都扒出了血,特别是银杏壳,手指根本扒不动。不合格者、完不成者都要受到狱头的打骂。

刘永超妻子杨学芳的经历

刘永超的妻子杨学芳学了法轮功以后,严格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在家里,兄弟姐妹十几口人,相处融洽,邻里之间和睦相处;在工作中,兢兢业业,把厂里的活当自家的活干,生产的产品质量优异,每次开会,都受到厂里表扬。厂长杜广文经常找她谈话说要以她为标准扩大招工,让她把关,就找她这样品德高尚、聪明能干的工人,同事也都以她为榜样。

没炼法轮功的时候,杨学芳经常失眠多梦,总是休息不好,身心疲惫;学法炼功以后,这些毛病都没有了,而且精神饱满,真正体会到“心清体透”的美妙感受。孩子从出生到现在,没有得过什么病,更别说打针吃药了,体格健壮,性格开朗。在杨学芳很小的记忆里,她妈妈就是个病秧子,不能下地干活,在家里做饭都累得有气无力。在杨学芳学炼法轮功以后,她妈妈时常会辗转七八十里路来女儿家住一阵子,她说住在女儿家感受身体轻快,精神也好,吃饭睡觉都觉的香甜。每次回家,大娘婶子们都说走闺女又吃胖了,面色也红润了。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江泽民成立邪恶的610非法组织,发动了对善良法轮功学员的血腥恐怖迫害,操控一切宣传媒体污蔑、诽谤大法,白沙埠镇派出所每天派人蹲在大门口监视刘永超一家,以至于全家人不能正常生活、工作。有一天夜里一点多钟突然猛砸他们家大铁门,那声音在夜深人静的夜晚非常刺耳,砸得杨学芳心惊肉跳,原来是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镇委和镇派出所伙同船流村书记半夜三更夜闯民宅,把他们全家劫持到村委大院,当时他们的孩子还不到两岁,一个人睡在家里。他们把杨学芳关进一间杂货屋,一个年轻的无赖不由分说骂骂咧咧地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用力踹了她一脚。杨学芳感到从未有过的莫大的悲愤和耻辱,难道做好人有错吗?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黑白颠倒,善恶不分!

没过几天,临沂市兰山区白沙埠镇派出所又把船流村所有法轮功修炼者劫持到白沙镇镇计生委,把他们不分男女老少非法关押在一条狭窄的走廊里两天一夜,禁止他们喝水吃饭,禁止上厕所,逼迫他们在所谓的“转化书”上签字,否则不让回家。就在这同时,刘永超被白沙镇派出所非法锁在铁笼子里两天一夜。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