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修己救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

慈悲的师父您好!
同修好!

时间真快,一眨眼今年的法会又到了,这个高兴啊!心想决不能再错过今年的法会了。克服了懒惰和畏难情绪,不执着明慧是否刊登,认真写出自己几年来修炼的心得和感受,最主要的是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共勉。

我从修炼到现在,已经将近二十年了,从开始的一帆风顺,同修公认的根基好,悟性高,到近三年时间遭到反复严重迫害,从中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在反迫害中放下生死,放弃对世间的一切执着,全力救度众生的过程中走到了今天。艰难中感受到了大法修炼的无比伟大、神奇和快乐。

救警察

三年前我因追找恶人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之前我是有一定的思想准备的,但是对中共对大法迫害的残酷和非理性认识不足。过程中有三次机会我可以顺利的离开,但是我不肯离开,知道面对的将是被绑架,我也要等在那里为自己、为大法讨一个公道。结果我被抄了家,恶人抢走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和设备,还有许多现金,给我之后的修炼和证实法造成了莫大的困难。

我被关在铁笼子里,戴着背铐、脚镣,他们说我“反抗”。我在進入派出所的第一步,一个念头打進来:“不允许任何人动我一指头!”我就是来讲真相救这些警察来了,我也不用着急回家,谁也关不住我。平时发正念除恶是远距离,还要隐蔽自己,现在好了,就堂堂正正的坐在你旁边发正念,把操控你的那些邪恶因素清理干净。

笼子上面就是摄像头和录音设备,那时的我,没一点害怕,心想这样正好,我在这里讲,你们所有的人都在上面一边看一边听。

几个小时以后,警察们三三俩俩的来了。开始是来审问,后来是来说服,再后来是来劝解。他们说,从你家里抄来了那么多东西,你有的是钱,你不学法轮功,好好过日子多好!那么多钱想干什么干什么,想上哪玩上哪玩,学那个干什么?

我知道,这些人来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按照背后的旧势力利用的安排来考验我,看我是否能放下名利、生死和人间一切;另一个就是来找真相、听真相的。我的心里很清楚:我是李洪志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要放弃世间一切走向一个伟大的神,我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它们不配考验我,我要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我要像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样做好。

我不管这里的警察什么态度,来干什么,他们今天来了,就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不是都说我口才好么?那我就发挥我所有的能力,清除背后的一切干扰因素,全力让他们了解真相吧。

于是我从法轮功修“真、善、忍”开始,讲到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我自己修炼时间不长许多严重的疾病都不翼而飞,身强体壮;不少得了绝症的,象白血病、癌症等炼功都好了;严重的不治性出血性疾病,比如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再生障碍性贫血等等都不治自好;甚至一生的高度罗锅都能直立起来,大法修炼,祛病健身有奇效,这是公认的事实。

这些他们全都认可。

然后我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又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现在已经到了“天灭中共”的时刻,三退保命保平安。你看看薄熙来、王立军,就应该知道善恶有报是绝对的。他们都是江泽民的迫害法轮功政策的具体执行者。现在都锒铛入狱。

你们自己看看自己,掂量掂量,他们的实力你们哪个能比?薄熙来要后台有后台、要权力有权力、要钱有钱,现在还不是被判无期徒刑,关進秦城监狱!王立军是你们公安人员的所谓表率,手段多狠哪。还不是怕被薄熙来灭口,不得已闯進美国领馆寻求庇护。你们要是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沦为替死鬼的悲惨角色,那就会永无出头之日,家人孩子怎么办?

我讲完后,当时在场的三个人,两个保安和一个警察立刻让我给他们起了化名做了三退。

第二天,那个给我戴背铐的警察从上面下来,再没有昨日的凶狠模样,像个小媳妇一样的,态度很不自然的来到我跟前,说:“我就是昨天给你戴手铐的那个……”

我愣了一下,心想,一定是他在上面从监听器中听明白了我讲的真相,也想让我帮他保命,我不由的笑了,说:“你多危险哪,你最危险了。你是不是部队转业来到公安的?”因笼子和手铐、脚镣已经让明白真相的保安打开了,他示意让我从笼子里出来,因为在笼子里说话上面的人能通过监听器听到、看到。我出来坐在一个沙发椅子上。他说他是从内蒙部队转业到这里,刚刚一年。我说那你一定是党员了?我也是部队退休的,你我在这里相遇,缘份可不浅哪。这样吧,我也帮你一个忙,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共产党吧?他点头同意。

我为何被迫害?

夜深人静后,我先发正念除恶,然后仔细的一点点的向内找。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师父还说:“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我悟到,大法弟子之所以受迫害,很大一部份原因是自己修炼上存在不足,被旧势力抓住把柄不放。只要你能在关键时刻坚定正念,没有怕心,就会在师父的帮助下破除邪恶,使迫害遁形。师父说的上面两句话,那是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法宝,做到其中一条,邪恶必败。

坐在老虎凳中,思考着修炼上究竟存在哪些问题。发现很多事情平时也知道,就是不能全部去掉它。比如说:妒嫉心、显示心、欢喜心、情等等,我习以为常,并不严格要求自己,抓住一思一念的把它修去。比较严重的还有只想听好话的心,不让人说的心,修炼不向内找,专看别人的不足。这些问题别人都不是太严重,在我这里就很明显。根本原因就是自认为自己比别人对法的理解深,悟性高,甚至觉得层次比别人高,觉得自己有责任去帮助悟性差的,要对别人负责任,从而不修自己,老是修理别人。现在可好,旧势力就想办法来修理我了。

再一个原因是,近段时间不太注意发正念,原来还坚持着每天晚上的四次针对本地邪恶发正念,现在已经很久不发了,甚至连每天四次的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的时间都坚持不了,经常出现发正念滞后,意念不集中,自己知道存在这些问题,就是重视不起来。发正念是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之一,不按师父的要求做,给了旧势力迫害自己的理由。这是导致被迫害的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现在我还找到了更隐蔽的执着心当时没找到,即自己存在变异思想和观念,那就是侥幸心理。原本是去追找恶人的,那么追找恶人就要防范迫害,做到有备无患。我家是个不大不小的资料点,家里什么机器都有,还有很多随时要用的现金,也是一个五人学法小组的学法点。因为存有侥幸心理,事先没把家中设备和资料收拾妥当,也没和同修协调,这样让邪恶抄家时使得大法的资源和物资受到了很大的损失。虽然在后来面对邪恶时,想办法保护了同修,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让邪恶没理由再去查找其他同修,但自己的侥幸心理造成的损失是无法弥补的,这是严重的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同修不负责任,对大法不负责任。

此外自己还有优越感和看不上别人的心,看到同修的缺点和执着心,不是善意的、慈悲的、和风细雨的、一切为同修好和考虑同修的接受能力慢慢的道来,而是疾风暴雨般的口不择言,还经常觉得自己可能是道家的,以修真为主,说真话不必绕弯,还有什么“真理就是赤裸裸的”,还有什么“刀子嘴豆腐心”,借口那是为了同修好。可是实际起到的作用是相反的,使得同修接受不了。这显然就是没有修出慈悲心的表现,和只考虑自己不考虑他人的极端自私的外在反映。

师父的关怀

随着向内找和高密度发正念,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派出所的警察们态度明显变好,没有了手铐脚镣,夜晚值班警察还把自己的被褥让出来让我用,他自己拿个大衣躺在门口的长凳上。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

朦胧中我看到了一个厚厚的粉红色的大墙,忽然从下方裂开,打开一个厚厚的小门,我顺着这个门出去,有一条柏油马路,马路中间密密麻麻的都是一些象苍蝇一样的机器人,两个翅膀着地,立着站在马路上。我立刻发正念铲除它们。可这些东西越来越多,地上天上都是,铲掉一批又来一批。我长时间发正念清除这些邪恶因素,可是清理不完,铺天盖地。我开始想念同修了:如果大家知道我身陷囹圄,一定会发正念来帮助我,这些邪恶就会被清理干净……我感到疲劳,但是不敢放松,一直在发正念。道路向前延伸,邪恶少了。再往前,邪恶消失了。这条路好漫长,我不停的向前冲去,心中知道这是师父救我的路,但这条路上邪恶很多且漫长,我必须用正念闯出去。

再往前,柏油马路消失了,接下来的是一条窄小的土路,再向前,这条路的尽头是一棵开满鲜花的大树,树不高,但树冠很宽大,开满了浅粉色的桃花,那应该是一棵桃树……

这时我醒过来了,知道了师父救我出去的路不是一帆风顺的,旧势力一路安排了很多邪恶在等着我,但是最终结果是非常好的。我心中感谢师父,并鼓励自己不能有丝毫的懈怠和放松,一定要否定和清除旧势力的一切干扰迫害,铲除前方道路中的一切邪恶。

否定所谓刑事拘留

接下来隐约的知道他们说我这是“大案”,在派出所可以关押四十八小时(按他们的法律规定,派出所关押人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事实上派出所关押了我五十多个小时),目地就是要把我送進看守所刑事拘留一个月,然后再通过检察院和法院加重对我的迫害。

第二天做体检。出现问题進一步体检。结果头一天接近正常的血压第二天一下达到二百以上。他们把我拉到了看守所,血压仍然很高。

坐在看守所走廊上,我又看到了那些象苍蝇一样的机器人排队在那里等着我,我立即发正念把它们清除掉。这时我发现在那个极端窄小的走廊里,在我的对面竟然站着六个狱警,恶狠狠的看着我。我一直发着正念,我想在这里要不要讲真相呢?他们是不是我要救度的人呢?看到他们的不善,我有些担心,感觉这就是旧势力安排的另一场考验。我决定放下生死和一切顾虑,豁上了,今天不管什么结局,我都要让他们听到真相。

于是我坐下来,很坦然的面对这些狱警讲了大法修炼的真相,“天安门自焚”的真相,“天灭中共”的真相,“善恶有报”的真相等等。

送我去拘留所的一个刘姓警察,很年轻,是派出所里我的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医生给我体检后说:身体不合格,需要请示领导。我知道这样的时刻就是正邪大战的时刻,必须加大力度发正念铲除那个所谓“领导”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对我作出拒收的决定,请师父帮助。果然看守所领导决定拒收。

那个刘姓警察不死心,偷偷摸摸的背着我出去打电话。无非是派出所、分局之类的,想要通过一些其它方面施加影响,把我关進去。于是我当着那六个狱警的面,对刘姓警察说:“医生已经给我体检过了,明确说我的身体不合格,他请示过领导,他的领导决定拒收。你为什么还在做小动作?今天我如果被非法关押,这笔账我就直接记到你的头上。告诉你,善恶有报是天理,我只要不死,出来一定找你讨说法。”

我这么说,他很紧张,说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是领导的决定,他只是请示领导。我说:“你把责任都推到领导身上也没道理,你请示领导怎么请示的?那里有你的态度和意见,那也是你自己在选择未来,你如果帮助大法弟子,就是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你如果加害大法弟子,定遭恶报。我给你记着这一笔呢。”他马上老老实实的坐到了我身边,不再上蹿下跳了。

已经等了多半天了,走廊那头吃过饭后又来了两个狱警,其中的一个真的很吓人:个不高,肥硕的身体站在那里,看上去一只胳膊就有一个人粗,一个人相当于三个人的宽度,我从未见过这么吓人的人。我有些担心和害怕,知道这是教养院豢养的一个打手,那要打起人来是无人能抵挡的。

我在抑制自己的怕心,决定不放过机会,除恶的同时给他讲真相。他说,还来了一个刘胡兰。我不接他的话继续讲。这时传来消息:上面通知放我回家。

狱医让我在体检表上签字。我看了一下,下面写着“在押人员签字”,我拒绝,因为我不是在押人员。医生苦苦的哀求让我签字,说不然他的表格就不合格,现在检查很严格如何如何。送我来的那些警察就跟医生说:“你别让她签字了,她从来没签过字。”我心里笑了,我知道,大法弟子真的按照法的要求做,就什么都能做到,不用自己说,警察都敬佩。

师父说过:“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3]

最终,我走了师父安排的路。

派出所中精彩的一幕

晚上下班之前,所有的警察都回到派出所了,二十多个警察齐齐地聚到了一楼的大办公室里聊天,人多的坐不下了,还有几个站在那里。我站在大厅看挂在墙上的所有警察的照片和注有每人名字的那个大红榜,个人情况介绍得很详细啊。我仔细的查找这几天和我接触过的那些警察的姓名。

不一会那个刘姓警察来了。办公室人多得已经進不去了,他就站在门口。我转过头去问他:你姓刘啊,叫刘××。不知为何,引起满堂哄笑。他涨红了脸说:“你找我名字干什么?”没等我回答,有个警察就大声说:“给你上明慧网,上恶人榜啊。”更热烈的哄堂大笑,还有人附和着喊道:“对,给他上明慧网!给他上恶人榜!”

很多人都附和着说:“对,给他上恶人榜!”又是一阵大笑。

刘姓警察脸一阵红一阵青的尴尬异常,指着开始说话的那个警察说:“你也干了。”那个警察理直气壮的说:“我没干,我只是看她吃饺子没有筷子的时候,帮她找筷子来着。”然后转向我问:“对不对?”我笑着点点头,他又重复着说,“我就是帮她找筷子来的,我不是你们专案组的,我没干。”“给你上恶人榜!”他不停的说,大家不停的嘲笑着那个刘姓警察。

我知道,当派出所里的邪恶被清除以后,警察也是等着得救的众生,他们都在抑制邪恶,为自己选择未来。在后来的几次被绑架中,我再也没见到这个被中共当作所谓苗子培养的刘姓警察,可能是他不敢也不想再干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了吧。愿他迷途知返,不要再被邪恶利用,做对不起大法的事情,为自己赎罪和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

我回家了。但是邪恶并不死心。那个队长找我儿子交代:让我住在儿子家里,要求我的儿子要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不能让我自己行动。每周要带我到派出所汇报一次。我想这哪是大法弟子所为呀,必须从思想上、行为上坚决的否定它。告诉儿子坚决不承认这种迫害,不用怕他们。

第二天早晨,孩子们还没起床,我自己就到早市逛去了。大约七点半左右,我站在正对大马路的岔道上,巧的是派出所巡逻的警车开过来了,离我大概不到二十米,车里两个警察都扭头看着我。我想起了师父的话,站在那里直视着他们的眼睛,根本不怕他们,他们立刻开车离开了。自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人让我每周去做什么汇报了,也不再让儿子看着我了。我回到了自己的家。

大约一周后,从公安分局调到派出所的一个警察,不知为什么,说要从新审理这个案子,派出所又把我找去了。那天的情况也很戏剧化:

新来的那个警察和两个女保安来审问我。我告诉他们我的事情已经都结束了,我再没什么说的了,你想了解情况可以查看记录,看录像,不要做对不起大法弟子的事情。那个警察说好,然后开始问我,并自己做笔录。他一共提出了六个问题,都是类似“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等等一般性问题。我回答了六次:“法轮大法好”。之后他说,本来还准备了很多问题,让我这么一弄,把他的思想弄糊涂了,什么也想不起来了,不问了。然后给我看他的记录,我一看上面写了六个“法轮大法好”。我知道了他为什么想不明白了,是大法清除了他头脑中的邪恶思想,他不知道说什么了。

修炼真好!

回家后,非常渴望学法。我抓紧学法,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不能再生出欢喜心、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一切都是师父在承受和安排。几天后,梦中师父点化,我上了两段楼梯,每段大约是四个阶梯,中间有缓步台并拐了弯,每个台阶都很高,我明白师父的点化都是有实质内涵的。隔一天梦中看到一个象大商场里那样的高高的滚梯,我站在滚梯上一下就被带上去了,那很高啊。再一天,看到一个半圆的梯子挂在天空,梦中的我心里想:“这可怎么上啊?也够不着啊?对,我让法轮带我上。”就这么一想,“呼”一下我就被带到了桥上,还被法轮拉出去很远。

那时的心情真的是无法表达,我不记得被关押和迫害时的苦,非常的遥远,只感到修炼的殊胜,和修去执着提高后的无比快乐。

修炼真美好!谢谢师父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