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满九个月时就开始经历迫害

黑龙江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李伟梁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片警经常在晚上闯到我家,没理由的搜查、骚扰,我儿子刚满九个月时就经历这些,他从小长期受到惊吓,一听到敲门声就害怕,一下就抱紧我……”

黑龙江大兴安岭法轮功学员李伟梁,现年四十三岁,他于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连幼小的儿子也不能幸免。

以下是李伟梁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事实: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因当地法轮功修炼者被绑架,我们去要人,地区公安局告诉我们去找中央,我们就依法进京上访,被劫持回当地,被接回各单位逼迫写不修炼保证。九月三日,我们夫妻被关到加格达奇铁路邪党校洗脑班,由单位派专人倒班看管,对我们进行强制“转化”迫害,历时三个月。当时我儿子十二个月,也随我们被关到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三月,邪党要开两会。一天下午我正上班,单位突然派人又把我劫持到加区铁路邪党校洗脑班。我到那一看,妻子、儿子、姐姐都已被关在那。我们又遭强制“转化”迫害近三个月。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二日,我第三次被关进洗脑班迫害,被单独关押到旅店一个房间,历时六个多月。当时我姐、我妻、我母都被非法劳教,我儿子没人照顾,我抱着以死抗争,单位才让我回家照看孩子。那时的感受是无法用语言形容。

我母亲任万杰一生饱受疾病折磨,一九九四年修炼法轮功后百病全无,家庭也变得和睦,终于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邪党迫害大法后,母亲因进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两年,出狱后的几年,警察经常来家骚扰,遇到敏感日还要把母亲看管起来,母亲不去就派人跟踪,走哪跟哪。因受惊吓,失去正常炼功环境,导致母亲身体出现病症,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三日离世。

我父亲、哥哥和嫂子等亲人,都因我们遭迫害而受到了巨大精神上的压力和痛苦。尤其我儿子,一岁时就两次跟我们一起关洗脑班。那时片警晚上八点到十一点经常来我家骚扰,多次没理由的到我家抄家、搜查,我儿子刚满九个月时就经历这些。他从小长期受到惊吓,一听到敲门声就害怕,一下就抱紧我。他上高中期间经常担心我们,经常打电话看我们是否安全,直到我们接电话才放心。可想在这场迫害下,他的心灵受到多大的伤害!他能向谁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