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身陷囹圄屡遭酷刑 老父悲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此时不但流泪了,他的心也在流血。”这是王雪梅对当过兵、内心无比坚强的父亲王绘桢的描述。

十六年来,面对善良、孝顺的女儿遭受两次非法劳教、精神病院虐待,多少次面对被酷刑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儿,老人的心不仅是在流泪,更是在流血,由于王雪梅在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再次被迫害入狱,王绘桢老人身心疲惫、精神压抑,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悲愤离世,最终也没见到女儿王雪梅最后一眼。

一九九六年,辽宁丹东市护士王雪梅姐妹喜得法轮大法,中西医都无法治愈的顽疾不翼而飞,妈妈李秀琴得肺心病几十年了,当时已卧床不起,随时有生命危险,刚修炼法轮功几天,自己就能下地上厕所了,身上有劲了,腿也不软了。父亲王绘桢也开始修炼了,家庭里一片祥和的气氛,身边的一些亲戚、朋友看到了王雪梅全家人的变化,纷纷开始修炼法轮功。

演示图:电棍电击以强制“转化”

十六年的残酷迫害,王绘桢老人看到两个女儿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被非法劳教、关进洗脑班、精神病院、监狱等,王雪梅遭受过长期不让睡觉、吊铐在铁架子上两天两夜、电击、强迫连续五天五夜罚站、野蛮灌食、抻刑、药物摧残等酷刑迫害,后又被开除公职。每一次都被迫害的瘦弱不堪,才被送回家。迫害发生后,王绘桢老人自己的家也受到了来自当地的宽甸青椅山乡政府、及当地派出所警察和赫店城村干部的经常骚扰。逼迫二位老人交出法轮功的书,并非法抄家,将挂在墙上的师父法像给抢走,还抢走法轮功书籍等。二零零一年三月王雪梅看望住在宽甸的父母,丹东派出所警察给宽甸当地派出所警察打了电话,正在王雪梅同父母相聚时,十几名穿着警服的警察闯入家中,雪梅的母亲受到惊吓,不久含冤去世。

她被单位欺骗关进精神病院和重症的精神病人关在一起,单位领导把七十多岁的父亲从农村接到精神病院逼他签字:“王雪梅死了,医院不负责任”。老人因此受到极大的刺激。

王雪梅在《辽宁丹东市护士王雪梅被关入精神病院的遭遇》一文中写道:

老人双手紧握着我的手,流着悲痛的泪水对我哭诉着:“孩子,我老了,你要好好活着,我不愿看到白发人送黑发人。”当时只感觉他的双手在颤抖, 面颊在抽搐。

我爸他是个老兵,长这么大,我从来没看到他流过泪。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他此时不但流泪了,他的心也在流血。他说:“孩 子,我老了。”这几个字的表明他此时是多么无助,又无可奈何,他是怎样走出这个房间的?逼他签字时,“王雪梅死了,医院不负责任”那几个字是怎样写出来?医院给他女儿关进精神病院,今天又要害死她,叫他一个老人怎么负责?

文中还写道:过年本来是亲人团聚的日子。可我被绑架到精神病院里,家里剩下幼小的女儿。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四那天,女儿被“批准”来看妈妈。我高兴的过去搂住女儿,却被女儿推开。女儿哭喊着数落我:“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了?”“过年你为什么不回家陪我?”

我哭着向孩子解释说:“不是妈妈不要你,是他们把我关在这里,不让妈妈回家。”我越靠近孩子,孩子就越往后退。在场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流泪了。

今年十月一日,全家人都来看望卧病在床的老人,老人在人群中寻找着说了一句:“雪梅呀雪梅。”眼神充满着期待,这时王雪梅的女儿赶紧说:“姥爷,你一定要等到我妈回来。”老人好像又有了希望……

十六年中共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从上至耄耋之年的老人,下至年幼的孩子都利用来威逼、利用,伤害了人类最美好的感情,这就是真正的反人类罪。法轮功学员由于坚持心中那份最神圣的信仰,全家三代受到邪党的迫害,即使这样王绘桢老人还坚信大法向人诉说大法的美好,坚强的老人不愿向人诉说心中的那份痛楚,在迫害的压抑中,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一五年十月八日含恨离世,最终没能见到日夜担心的女儿。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